“Where_are_the_people?”_resumed_the_little_prince_at_last._“It’s_a_little_lonely_in_the_desert…”___
“It_is_lonely_when_you’re_among_people,_too,”_said_the_snake.
― Antoine_de_Saint-Exupéry,_The_Little_Prince
 
 

【原创】记忆中的味道:猪肠粉

非苏凰。

。。。。。


你跟我回乡走一走,我带你到家附近的一间简陋的老店吃猪肠粉。


家乡的猪肠粉,跟你常在港式点心楼吃的不尽相同。


港式肠粉包馅,里面包了叉烧,虾仁等。


而家乡的猪肠粉比较Q,没有馅,只在白雪雪的肠粉上面撒把芝麻,淋上甜面酱与辣椒酱。听起来单调,其实这纯朴的吃法,更能吃出猪肠粉的米香。


嫩滑细致却又QQ到刚刚好的肠粉越来越难找,这间老店是我这几年来吃过最好的一家。


这店还有一个卖点,酱料任淋。


在一般店里,店家会直接把酱料淋在肠粉上。有时候,客人觉得酱料不足,多要些,吝啬的店家就会不高兴地黑起了脸或者索性不给。


这家老店没有这个问题。每位点猪肠粉的客人面前都摆上两个塑料瓶子,一黄一红。黄色的瓶里装甜面酱,红色的瓶里装辣椒酱。食客自己决定要淋上多少的酱料。


我们点了猪肠粉,几块炸件,找了个空桌,坐下来等待。店里人很多,吸烟的人也不少。正在戒烟的你,显得有点坐立不安,一再地用手抓了抓被风吹的乱七八糟的头发,大概是烟瘾犯了。


我尝试转移你的注意力。“每一次想起猪肠粉,我首先会想到的不是这店,而是中学时候在山城的猪肠粉档口。“ 


中学,我们相识之前的日子。这话题果然立刻引起你的兴趣。


你的眸子亮了。犹如饥饿的猫看见了一只大耗子。


这话题真的有那么的精彩吗?还是你又想逗我?看我发窘,是你的恶趣味。


你若有所思似笑非笑的打量我,忽地弯下身子,直勾勾望入我的眸子。“中学吗?” 那双深不见底的黑色眸子,忽然变得更加深邃。


知道你一定是故意的,我的脸庞还是忍不住热了。想要移开目光,却又不服气。


伙计来的正是时候,捧上我们点的肠粉的同时也打断了你的注视。我乘机低下发热的脸庞,伪装忙碌的淋上甜面酱,径自小口小口的吃起来。


从眼角偷偷观察你,到底是你第一次吃我家乡的猪肠粉 - 


你先放了些甜面酱以及少许的辣椒酱,试吃一口,立刻决定多倒些辣椒酱。其实我不需要担心的,你对吃没什么要求,几乎只要摆在你面前的,你都可以吃下去。


两个人安静而舒适的对坐,吃着嫩滑细致带甜味的肠粉,我以为你已经忘了刚才的话题。哪知道半响后,忽然听见你遗憾万分的说:“没有机会看你穿校服的样子。。。“


我还来不及说'没什么好看的',你已经接下去说:”爸妈那里应该有你中学时候的照片吧?”


我差点被肠粉噎到。


才不要让你看见我中学时的土样子!


会被你笑到面黄!


我回去就把照片全藏起来!


我把话题岔开,想像一千零一夜的女主角一样,用故事让你忘记了中学照片。


“当年凤姐是我们死党中,第一个一满17岁,就立刻去考了个车牌回来的。


我们高三那年,她常在放学后,载我们到黄巴士车站附近吃猪肠粉。


那猪肠粉档口其实只是一辆摩托车,撑着顶大大的蓝色阳伞,在路边摆摊。虽然连个店面也没有,但光顾的人客很多。食客们手捧着红色的碟子,站在炎热的太阳底下吃得津津有味,是山城的一道风景。


我们今天吃的这猪肠粉是扁平状,散开如河粉似的。山城那档口的猪肠粉,却是卷成一条条像猪肠似的,然后剁切成大约一口大小的颗粒。


我习惯先把一颗颗的颗粒一层层的摊开,好像摊开未着墨的白底卷轴一样,然后才吃。所以吃得比较慢。


急着要赶回学校参加学会活动的伙伴们,吃完后就在一旁不耐烦的催促。


而我从不着急。


反正我知道,站我旁边的阿蓉,虽然是在一口一颗粒的吃,但总是吃得比我还慢。


那档口唯一的缺点是酱料给得少。尤其像我这种不放辣椒酱的吃法,常会遗憾甜面酱给的太少了。那时候我面皮很薄,从不敢向老板多要。


我们常常会说,要是哪一天有一家店可以酱料任淋,那该有多好!“


我用筷子拨弄着碟里的猪肠粉,安静了下来。


“多年后,终于如愿找到了这么的一家店。只是当年的人,都已经散了。“


这话我没有说出来,但你明白。


你伸手揉了揉我的头发,难得温柔的安慰我说:“阿蓉在加州,我们每几年可以去她家住几天。凤姐住的地方,离这里不远吧?今晚约她吃个宵夜吧。还有其它的人,虽然无法全积聚一堂,但若真要见面,总可以安排得到的。“


嗯,不过是生离,而非死别。要见面,总是可以办得到的。


只是有些情景,过去了,就再也回不去了。


中学毕业过后,我曾经多次经过那卖猪肠粉的档口,却再也没有停下来吃过。


虽然物转星移,人与事都不断的变迁,然而我知道我是幸福的。无论是过去死党们的真诚无伪的陪伴,还是如今你不离不弃的一路同行,我是极其幸福的。


我眨了眨眼睛,将眼里的湿气堵回去,挾起些许猪肠粉放入口里。或许我喜欢的不只是猪肠粉嫩滑清香,更是它充满回忆的味道。


你挾了块炸件喂我,我赏你一个大大的笑容。


你柔声说:“乖,快快吃,吃完我们回爸妈家看照片!”


一千零一夜的女主角宣告失败。



02 Sep 2017
 
评论(26)
 
热度(7)
© 洒然照新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