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 are the people?” resumed the little prince at last. “It’s a little lonely in the desert…”
“It is lonely when you’re among people, too,” said the snake.
― Antoine de Saint-Exupéry, The Little Prince
 
 

WIP 【苏凰】好命的你(一)

好命的你(一)

Disclaimer: WIP= Work In Progress

🐢龟速更新,慎入

私设如山,慎入。

HE但不一定会甜,慎入。

Your feedback would be greatly appreciated.


。。。。。


“都说缘许三生,希望来世我们都可以生在平常人家,可以平淡安稳的携手终老。”


“兄长此诺,来世也一定要记得。”


"此生一诺,来世必践。”


。。。。。



他们都说你命好。


虽说你出身贫寒,生长在寻常不过的老百姓之家,但在如今这世道里是比上不足,比下却绰绰有余。


陋巷里的小屋虽简陋,但比起流离失所的人们,至少有挡雨的瓦片;


衣食虽单薄,称薪而爨,数米而炊,但至少没有到卖儿鬻女的地步。


而且爹娘对你嘘寒问暖,大你五岁的哥哥关爱维护你,在这乱世里,你的命好得叫人称羡。


等你即将及笄之际,哥哥如愿考上了武状元,独占鳌头。从此你们家一登龙门声誉十倍,到底武状元这个靠山是钱也买不到的。


所以即使你没有特别出众的容貌,也没有什么才名在外,上门提亲的贵家子弟还真不少。


你家人为你挑选了林家的小少爷。


林家曾经是个呼风唤雨的世家,但彼时家道已见中落,所以你也算不上是高攀,到底怎么说你也是武状元的胞妹。


反倒有些人觉得你可以嫁个更好的人家。


虽说林家的小少爷自少才华横溢,是县里数一数二的才子,但人人知道,他体弱多病,人瘦得像根竹子,面无血色,好像大风一吹就会被吹走的样子,很难说是不是个短命鬼。而且他上面还有两个哥哥,林家说什么也轮不到他当家。


连媒人婆都亲自上门来劝说,不如考虑司马家的大公子?在她滔滔不绝巧舌如簧的攻势下,你爹娘听的一再点头称是。


但你那位特为了这头亲事而赶回家乡一趟的哥哥,力排众议,大力支持你嫁去林家。


他一边大口喝白水,一边安抚爹娘的心:“林家三公子身体是虚弱了些,但并无大碍。此人绝非池中物,迟早会干出一番大事业来的。”


对你,他说:“三公子是个良人,你安心嫁过去吧。为兄保证,他一定会对你好的。”


其实嫁谁,你没有太多的想法。虽说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你相信家人会作出最妥善的安排。而且你向来性格淡然,没有太大的喜恶。你心里总觉得嫁谁没有什么差别,只要那人不要太过份,那么你有信心你们一定能够一生一世相敬如宾的。


你的性情与家人向来不尽相同。或者说是大相径庭更为合适。


哥哥是个铁血汉子,为了朋友可以两胁插刀不说,爹在街坊里也是个出了名热肠古道,谁家有事,他总是第一个前去帮忙。而娘,借盐、借油、帮忙照顾老的、小的,熬个汤药什么的事,别说是再所不辞,就是把邻舍当着自家人照看。所以即使在哥哥还没考得功名前,你们家就很受左邻右舍的欢迎。


然而这样的热情似乎在你来世前,就被家人包揽完了,没有多余的剩下给你。不是说你就是个见死不救的,相反的,要帮忙的事你从来没有少帮忙,也从不借故推搪。只是你自己知道自小,对人、事与物,你总带着隔膜与清冷。。。仿佛所有发生在身边的悲伤,欢笑,爱恨都只与你擦身而过,偶稍微沾身,但大多数时候你只是个旁观者。


小的时候,你有个酱釉鱼型陶埙,鱼嘴处是吹孔,可以吹出好听的音乐。你随身带着,一有空就拿出来吹奏,算得上是你最宝贝的物件。有一日,这陶埙被邻居的小孩强要去了。哥哥知道后,想要去帮你讨回来,你不肯,说给了就给了,别人吹过的,你也不想要了。你心里虽觉得有点可惜,但真心觉得不是什么值得去争的。


家里有只狗狗,从小养大的。牠很缠你,总爱绕着你打转。虽然你很疼爱牠,但是你心里知道你的疼爱是所有保留的,你总觉得狗狗迟早会离开的。


你十二岁那年,狗狗病了。牠离世的那日,你似乎有所预感。所以你一早就跪坐在狗狗身边,让牠把头枕在你膝上。你陪伴着牠,直到牠咽下最后一口气。你静静地拭泪,反倒是隔壁家的春花在你身旁哭得死去活来。你轻轻地抚摸着狗狗渐渐变得冷硬的身体,心很痛,但是,是在你可以忍受的程度里的痛。


长大后,邻舍的姑娘们都有了喜爱对像。当然不是每一位会爱得愿意像巷尾的青青一般与情郎私奔,但与爱慕的人说上一句话而雀跃不已,或是没有见到想见的那人而黯然垂泪的戏码是日日上演的。而你无法想象会让某个人,如此的影响你的心情起伏。就如当你读到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时,你只觉得是诗人的想象力好。


哥哥爱笑话你,说你要是如此与世无争下去,一定离成仙之路不远了。


这样的性子,说得好听是识大体,因为淡泊所以凡事可以冷静从容,在别人眼里你一直是个娴静端庄的好女儿。然而说得难听,则是无情。


哥哥结交的奇人异士多,有一次带一个据说看相很准的道长回家暂住。那道人一见你就啧啧称奇,但却不愿意多说。后来哥哥追问了几回,他才松口稍微说了几句。


”穆姑娘前世被人伤透了心,所以这一世把真心藏了起来。“道长顿了顿,再继续。”只怕这一辈子到老都会如此平平淡淡的活着,无大忧亦无大喜,啧啧啧。“


他说得有点嫌弃的意味,大概觉得这样子活着没意思。哥哥听了只想知道那个前世的负心人在哪里,大概是想去打他一顿为你出气。道长摇头说这种事他无法得知,哥哥才肯罢休。


而你却觉得这样子没有什么不好的,虽无大喜但也因此无大忧,平平静静的过日子不是很好吗?这些话你没有放在心上,倒是那位道长过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后,辗转托人送来一尊青瓷马,说这尊马与你有缘。【注一】


你把青瓷马拿在手里细看,它大约有一个巴掌高,玉翠绿色,似玉非玉,晶莹剔透,神态宛如一匹真马。可惜的是青瓷马明显受过重创,马头与马身曾经裂开。如今分开的马头与马身被人用了八个锔钉连接起来。


修补的人聪明的在每个锔钉上,用细红线绑上个小巧玲珑的铜铃,绕着马颈一圈的锔钉,看起来就像围了一圈的马铃铛。红线的颜色暗淡,看起来是很多年前圈上的。


被说与一只补过的青瓷马有缘,你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是暗指你的心如此马般不亢一击吗?还是说你前世的心碎了,今生勉强被补了起来?


不管是哪种说法,你没有时间去多思量,定聘后成亲前有好多的事需要打理。那尊青瓷马就被你随手放置在床边的矮柜上,后来不知怎么的与嫁妆一起被送进了林家。




。。。。。

【注一】关于青瓷马,请读《记当年:青瓷马



09 Nov 2017
 
评论(38)
 
热度(81)
© 洒然照新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