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_are_the_people?”_resumed_the_little_prince_at_last._“It’s_a_little_lonely_in_the_desert…”___
“It_is_lonely_when_you’re_among_people,_too,”_said_the_snake.
― Antoine_de_Saint-Exupéry,_The_Little_Prince
 
 

【苏凰】北境之后(一):云南

【北境之后(一):云南】

梅长苏病逝的消息与他写给霓凰的绝笔信,几乎同时抵达南境兵营。

那时,霓凰与她的铁骑已把南楚的兵士逼回南楚的地界,收回所有失地。经此一战,南楚元气大损,看来将近几年不会再敢轻举妄动。

接到信后,霓凰把自己关在帐篷里一整日,下令谁也不见,包挂穆青。

这把穆青急的如锅上蚂蚁,一边为苏先生的事难过,一边又恨不得姐姐从来没有认识过这个人。即为姐姐两段姻缘皆如此不幸而愤愤不平,更气恼自己从前总把姐姐往苏先生那里推。再想想其实这全是苏先生的错,明明是一介书生,为什么要自荐去监军?

穆青急得不行时,就捉住送信的宫羽问话,要知道苏先生去世的详情。在金陵一别时,苏先生的身体看起来比过去都好,为什么会在短短三个月间起如此巨变?可他才问没两句,宫羽已经泣不成声,结果什么也没问出来。

一日过后,霓凰从帐篷里出来,完全看不出有哭过的痕迹。接下来她雷霆行事,竟比往日更积极打点战后的事务,外人完全看不出她有任何不妥。连宫羽也以为霓凰绝情,辞别时稍有微言。

但穆青不是外人。现今的姐姐,就如十几年前父亲刚去世的时候。那时候的姐姐,也是像现在这般不哭也不闹。父亲死讯传到穆王府的第二日,她就缟素入兵营,带领铁骑血战青冥关,把南楚杀个措手不及,歼敌三万。

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平定战乱,所有人都称赞姐姐是女中豪杰,化悲愤为力量。(当然也有人觉得姐姐是铁石心肠,冷酷无情。)只有他知道战后有一晚,姐姐哭倒在祠堂里。在那漫长的一夜里,姐姐在祠堂里放声大哭了一夜,七岁的他也在祠堂外守了一夜。一边偷偷地掉眼泪,一边持守着,不让任何人进去打扰姐姐。

第二天凌晨,姐姐双眼红肿走出祠堂时,看见守在外头的自己,什么话也没说。但是姐姐看他的眼神,让穆青挺起胸膛,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可以成为姐姐的庇护。

所以穆青知道现今的姐姐不是没事了,只是暂时压制下去。比往日更积极,是为了能够更快的,把所有事情处理完毕。

几个月后,事情打点完毕,霓凰交代穆青好好的守在南境。自己带着奏章、几个随从、打算策马往金陵去。

临别时,穆青忍耐不住,问起姐姐的归期。霓凰注视穆青了一刻,才淡淡的开口说,“这里有你守着,姐姐很安心。“想想又接下去说。“放心,姐姐不会走丢的。”说完拍拍他的肩膀,就要转身离开。

穆青捉住霓凰的手。“姐,苏先生会希望你好好的活着。”

霓凰眼神一暗。“我知道。他去平定北境,何尝不是怕北境一倒,南境也必受牵连?覆巢之下焉有完卵。。。青儿,你不要担心。我会好好的。给我一些时间,我一定会很好的。”

看着在沙尘中逐渐远去的背影,穆青下决心,他必定会好好的看守云南。就如当年七岁的自己,持守在祠堂外,让姐姐安心的去做,她需要做的事。他绝不会让任何人与事,去打扰姐姐。


30 Jul 2016
 
评论
 
热度(33)
  1. 七色乳酸君洒然照新绿 转载了此文字
© 洒然照新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