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_are_the_people?”_resumed_the_little_prince_at_last._“It’s_a_little_lonely_in_the_desert…”___
“It_is_lonely_when_you’re_among_people,_too,”_said_the_snake.
― Antoine_de_Saint-Exupéry,_The_Little_Prince
 
 

【苏凰】北境之后(三):林府

【北境之后(三):林府】

是一个天气很好的夏夜,风清月朗,圆月如白玉盘般高高的挂在漆黑的天空中。玉轮本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霓凰一个人靠着墙,坐在林府的祠堂里。祠堂里的烛火点得亮亮的,林殊哥哥的牌位摆在最前方,前面还祭奠着一颗很大的珍珠,是景琰哥哥从东海带回来的吧?

已是亥时,景琰哥哥也快到了吧?

果然听见有人匆匆的脚步声,霓凰转头往门外看过去,不出所料,是景琰哥哥。

萧景琰看见霓凰从祠堂里探出个头来,就安心了。一边放慢脚步走进去,一边说,“我就知道你离京前一定会到这里来。我还怕我来得太迟,你已经离开了。”

青梅竹马的三个人,从小到大就是心愿相通的。不需要任何言语,已经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

霓凰站了起来,端正的行了个福礼,“景琰哥哥。”

萧景琰一听见这熟悉的称呼,眼眶立刻泛红了。

霓凰看见了,就岔开话题。“还是我应该要参见陛下?”

萧景琰知她心思,故意哼一声说,“你敢?”

“敢呀。今早入宫时,我不就参拜了陛下吗?”

“说的是。”萧景琰瞥她一眼,“感觉起来,还真得很怪。”

霓凰想说,要是林殊哥哥也一起参拜,那你不是更不自然咯。转念一想,这话还是不说为佳。

她盘足坐了回原位,道,“我把我们埋在梅园里的最后一坛酒,挖了出来。景琰哥哥,今晚我们三个人在这里一起饮了吧。”

萧景琰看见她从身后,拿了一坛酒三个杯子出来。“你早知道我会来?”

“嗯。”

梅花酒一开,淡淡的梅花香充满祠堂。萧景琰接过满满的第一杯酒,走到林殊牌位前,放在珍珠旁边。

萧景琰背对着霓凰,忽道,“霓凰,你一直是知道,他去了北境。。。就回不来了,不是吗?”

霓凰稍微迟疑。“嗯。”现在,已没有隐瞒下去的必要。

萧景琰什么也没说,走了回来,随地坐了下来,拿过霓凰递给他的酒就干了。他俩就安静的,一小杯接一小杯的喝。

大约喝了半坛,萧景琰打破寂静。“接下来你打算去哪里?廊州吗?”

“嗯。”

“然后呢?”

“景琰哥哥,你不要担心。我不会有事的。我不知道去了廊州后,我会去哪里。”霓凰顿了顿,在萧景琰开口劝她前,继续说下去。

“凡是兄长到过之处,我都想去看看。所以我也想去琅琊阁看看,可是我想蔺晨,不会欢迎我的。他始终怨我,没有尽全力拉住兄长出征的脚步。也有可能,我会去霍州抚仙湖品露茶,或者到秦大师哪里吃素斋,再沿沱江走 。。。” 越说声音越轻,都是兄长答应带她去的地方。“但我答应你,无论在哪里,我都会好好的照顾好自己。”

霓凰喝一口酒,继续说。“兄长相信景琰哥哥会是个好皇帝,大梁会有太平盛世。我要好好的活着,代兄长看见他的愿望一一实现。”

萧景琰紧紧握住酒杯。“好。你代他看。我一定会还大梁一个国泰民安,一个太平盛世。”说完就一干而尽。

霓凰把她杯子里的酒也干了。

“况且。。。”她声调一变,没有再说下去。

萧景琰注视着她。“况且什么?”

霓凰把视线集中在林殊的牌位上,轻轻的、几乎是自言自语的说。“况且梅岭一战,我不也以为他死了吗?我等了十二年,终于等到他回来。说不定我再等十二年,他又会再回来。那我总得好好的照顾自己,要不然兄长十二年后回来,岂不是看不到我?”

萧景琰惊然转头望向林殊的牌位。霓凰说的对,当年他不也是一直以为小殊葬身于梅岭吗?后来他不是回来了吗?当年他没有见到小殊的尸体,现在他还是没有见到小殊的尸体。明知道不该期望,一股希望,仍旧慢慢的充满了他的心。

“好。那么我们一起,再等他十二年。这一回,我一定会把他认出来!”


。。。。。


破晓时分,皇后柳茵(注一)忽然醒了过来,发现皇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她身边注视着她。她慌张的坐起身来。

萧景琰按着她的肩膀,说,“皇后不要慌,是朕不让他们通报的。只是忽然想看看你、看看肚子里的孩子,就来了。吵醒你了,真对不住。”

柳茵听见他的声音有些沙哑,身上似乎带淡淡的梅花酒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又不知道应不应该问。想想就道,“孩子刚才动的厉害,陛下要不要把手放这里,说不定他会再动一动。”

萧景琰伸出右手,轻轻按在柳茵的肚皮上。肚子里的婴儿果然踢了一下,萧景琰与柳茵,相视而笑。

萧景琰望着柳茵,怜惜的说。“这些日子幸苦你了。”

柳茵摇摇头,明白萧景琰指的,不只是怀胎的幸苦。“皇上朝务忙碌,也幸苦了。”

萧景琰低声笑。“是忙碌,但朕。。。但我的心情低落也是真的。让你操心了。”

柳茵握住他的手问,“那皇上现在是想开了吗?”

萧景琰点点头。“算是吧。。。小茵,你要不要听一个三个好朋友的故事?”声音竟有点哽咽。

柳茵眼眶红了,她知道这是萧景琰,真心愿意接受她,让她进入他世界里。“嗯,我要听。”

萧景琰反握她的手,眼睛无焦距的望向远处。记忆中那些天空总是湛蓝、草地总是清翠的日子,如卷轴般在他眼前展开。“很多年前,有三个很要好的朋友一起在金陵城长大。。。”


注一:我用了柳茵这名字才后知后觉发现我‘盗用’了 running阿香 的人物名字。我太喜欢她写的同人,尤其她写的萧景琰与柳茵,所以写的时候就自然而然用上了。过后我写信只会了她,她同意让我继续用。谢谢!没有看过她文的朋友,应该去看看 http://dingaxiang.lofter.com/

01 Aug 2016
 
评论
 
热度(35)
  1. 七色乳酸君洒然照新绿 转载了此文字
© 洒然照新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