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_are_the_people?”_resumed_the_little_prince_at_last._“It’s_a_little_lonely_in_the_desert…”___
“It_is_lonely_when_you’re_among_people,_too,”_said_the_snake.
― Antoine_de_Saint-Exupéry,_The_Little_Prince
 
 

【苏凰】北境之后:廊州 (五)

【北境之后:廊州 (五)】

景琰哥哥惠鉴,

你一连三封信,都收到了,气也消了。看在刚出生的小皇子的份上,原谅你。

我知道,你是在为我好。我终于了解,每一回黎纲他们围着兄长说“宗主,我们是为您好”时,他有多无奈。

我很好,身体很健康。为了不再喝晏大夫的苦药,我会好好的照顾自己。听闻蔺少阁主,也快要回到廊州了。到时候我身边,就有两个好大夫,请你不要挂心了。

你怎么知道,我为了兄长报梦的事恼你?我当然生气兄长第一次入梦,竟是为了你的事。虽然我也说不清,到底我是气他、气你还是气自己。可是你怎么会这么聪明,猜到我生气这个叻?是静姨猜的吗?

今日是仲秋佳节,霓凰在这里向你、皇后嫂嫂、静姨请安。

盟里如往日仲秋时节的习惯,在总部这里设宴。黎纲他们希望我去,我就去。

盟里的长老、舵主们都很和气。大家吃吃喝喝很尽兴,也很志同道合的,不提兄长。只有飞流,整个晚上不吃不喝,瞪着空荡的主家位发脾气。

江左盟一直没有立新宗主,似乎打算,让这个位置一直悬空下去。

华灯初上,不知道谁先开始叹了一口气,接着大家都慢慢地安静下来。然后一个接一个,向主家位置鞠躬后,黯然离开散去。

景琰哥哥,你说兄长知不知道,这世上,有这么多人思念他?

回院落的路上,月光明亮。我问飞流,是不是在生气苏哥哥的气。他抿着嘴唇,什么也不肯说。

后来我们跃上屋脊上一边吃小饼,一边赏月,飞流忽道,“不气。很想。” 

我告诉他,我也很想很想苏哥哥。

景琰哥哥,你是不是也在思念兄长?

今年还似前年月。

前年月。

那知今夜,月圆人缺。


霓凰笔

元祐七年八月十五


05 Aug 2016
 
评论(2)
 
热度(25)
  1. 七色乳酸君洒然照新绿 转载了此文字
© 洒然照新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