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 are the people?” resumed the little prince at last. “It’s a little lonely in the desert…”
“It is lonely when you’re among people, too,” said the snake.
― Antoine de Saint-Exupéry, The Little Prince
 
 

【殊凰 】记当年:初见

【记当年:初见】


今日是周年纪念,写个甜小品来庆祝。《北境之后》,明日再续。

。。。。。。。。。。。。。。。。


要真算起来,霓凰是先认识景琰哥哥,才认识林殊哥哥。虽然就差那一柱香的时间。

五岁的霓凰第一次从云南到金陵,随母妃拜见太皇太后时,九岁的皇七子萧景琰刚好也在。

小霓凰长得剔透玲珑,像个玉娃娃似,嘴甜又不惧生,太皇太后喜欢的不得了,就把她留下,让穆皇妃自己到各宫走动。太皇太后正在逗霓凰吃糕点时,宫女进来通报,林家小殊前来向太奶奶请安。

七岁的林殊进前来行礼,霓凰见他样子长得俊朗,但不特别,比较起来,景琰哥哥更好看些。可是剑眉下是一双清澈却不经意流露出精光的眸子,霓凰一看就知道这哥哥跟自己一样,也是个娘常挂在嘴边的 '混世魔王'。

只见林殊一反平日爱闹的性子、一言不发的入席。就连萧景琰过去跟他打招呼,他也一副无精打采,爱理不理的样子。

太皇太后见他有异,立刻把心思转向她的宝贝外孙。把他招来身边,握住他的手问长问短。怎么啦?是不是又闯祸啦?还是谁惹你的气啦?

林殊噘着嘴说,“我以为太奶奶有了霓凰妹妹就不要小殊了。我要是一个女娃儿就好了。”

正在大口喝白水的萧景琰,听到这话,差点喷水。要是林殊是女娃,那岂不是女魔王?

霓凰心想,这个哥哥厉害,一进来就成功转移太皇太后的关注。

只听林殊接下去说,“要是个女娃,可省事,不需要每日重复誊抄四书五经。太奶奶知道,我五岁时候就已经可以把四书五经倒背如流。现今不只每日只作抄写,还不准我提问。”

萧景琰终于捉到重点了。看来小殊今日是来设计那个他不满了很久的夫子唐。那夫子是林帅家乡的父老,所以虽然小殊对他诸多不满,但一直没有办法说服父母换个人。

霓凰想,我也想换夫子想了好久,得赶紧记下他是怎么说的。

“哦,是老师傅那边怎么啦?”太皇太后问。

“每日就只知道叫我重复抄四书五经,我说我早会了,他就说是给我练修身养性。什么问题也不准我问,说我年纪这么小,会有什么值得回答的好问题。我看他根本就回答不出来吧?今日我真忍耐不住,就告诉他,要是我继续抄这些不需要脑袋的,迟早我的脑袋也会呆坏掉。他气的翘起胡子,然后指着我说,我要是不要学,那不如去当个女娃儿算了,在家里呆着绣花就可以了,还赶我回家去换个女装。太奶奶,你也会绣花吗?”

太皇太后还没来的及回答,一把娇滴滴的声音在旁边响起,“夫子应以'传道、授业、解惑'为己任,怎么这位老先生不准门生问问题呢?气起来还胡乱说话,霓凰四书五经兵法都有在学,就从来没学过绣花。”

林殊瞄了那个女娃儿一眼,帮他?目的呢?哦,学兵法,不可小观。

太皇太后自然了解她的外孙有多顽皮,想必是把老师傅气上头了,才会如此口不择言。可看来这夫子没有足够的能力继续教导小殊也是真的。看来她得跟溱潆说说。

“然后我到您这里来,看见您一心一意在逗霓凰妹妹,我就觉得心灰意冷,不如做个女娃儿算了。”林殊轻轻叹口气。

萧景琰拼命把糕点往口里塞,怕自己不小心笑出来,会给小殊宰了。还'心灰意冷',小殊是不是演得太过了?

霓凰想,这哥哥看来比我还会演。

太皇太后拍拍林殊的手背,按抚他。“好好好,不慌不慌。太奶奶给你说去。来来来,这是你爱吃的太师糕。”

林殊立刻展颜欢笑,“谢谢太奶奶!” 伸手去拿太师糕时看见小霓凰瞅着他,在太皇太后转过身时,向她扮了个鬼脸。

霓凰立刻回了一个大大的鬼脸。

“哈!是个活的!”林殊心想。刚才还帮我说话。好,等会儿跟景琰溜出去钓鱼时,可以考虑把她也一起带上。


07 Aug 2016
 
评论(5)
 
热度(37)
© 洒然照新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