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_are_the_people?”_resumed_the_little_prince_at_last._“It’s_a_little_lonely_in_the_desert…”___
“It_is_lonely_when_you’re_among_people,_too,”_said_the_snake.
― Antoine_de_Saint-Exupéry,_The_Little_Prince
 
 

【苏凰】北境之后:廊州 (八)

【北境之后:廊州 (八)】

景琰哥哥惠鉴,

我以为我可以安静的渡过兄长的祭日,但事与愿违。蔺晨在庄里设午宴,宴请盟里的长老舵主。说是兄长的遗愿,不愿我们祭拜,只愿我们集聚,以思念为祭。为什么我会觉得这个点子,比较像是蔺少阁主的?

撤下午饭后,蔺晨就抚琴弹,奏起豫津与宫羽姑娘的曲子。只见他左手按弦,右手撥弦,朗声唱起:

半生意气,半世浪跡

药香缠骨,铸就一纸江湖名

踏归金陵,重遊故地

指点一局,浮沉江山的博弈

少儿郎,策马騁千里

不过旁人口中的一段嶙峋

古塚里,铮铮铁骨不屈

谁还忆烽煙下英魂的悲鸣

风起兮,风起兮,吹十载別离成曲

再相聚,被无情埋了曾經

一子棋,一坪局,布一場尔诈我虞

回首时,不知是谁人手笔

半生意氣,半世浪跡

指点一局,浮沉江山的博弈

一抔土,葬骸骨不平

多少遗恨史事书都难下笔

来时路,那人只身入局

復一朝赤焰的千秋名

风起兮,风起兮,巍巍朝堂滿风雨

拥江山,未留生前身後名

战火起,硝煙急,只待他重披铁衣

便是將一生铸一腔赤心

又一年 叹瑯琊榜上再无名 

【注一】

我悄悄的擦眼泪,好些兄弟红了眼眶。豫津的歌词我看过,最后一句是蔺晨加上的。看来他是打算明年的公子榜首,继续悬空。这是他纪念兄长的方式吧?

弹奏完毕,蔺晨拿起他的折扇站起身,开始叙述起,兄长与他到东海时的事。把如何遇见飞流,把他给捡了回来的事也说上了。这事,盟里的兄弟知道得也不多,大家都听得入神。飞流知道是在说他,就噘着嘴跑过来,挨着我坐。我笑着安抚他说,我喜欢听,苏哥哥也喜欢听,因为我们都很开心,小飞流可以与我们在一起。

蔺晨一说完,就有其他兄弟接下去,一人一个故事,绘声绘影说的,都是兄长成为梅长苏后的事迹。

初为宗主,毫无武功,引起盟里兄弟们的不满。梅宗主却以智,一一化解。不但不伤一人,而且不到半年时间,所有兄弟,皆口服心服。

贺岭密谈,不带一兵一卒,不动一刀一剑,劝服束擎天帮主回北方。从此梅宗主闻名天下。

与天龙帮一战,盟里一百人,对天龙帮五百人,顺利把天龙帮拿下。

南方九大帮派,因误会而联手来役,宗主设群龙宴,不但成功化解危机,还与九大帮派结为友盟。

大大小小的事迹,有些我听说过,有些第一次听。今日从亲历其境的兄弟口中听来,另有一般滋味。崎岖弯折,惊险非常的事,来到兄长的手里,却能化险为夷。景琰哥哥,我多么希望你也在这里一起听。我尽力把每个故事都记住了,日后慢慢写下来给你听。

这一说,竟然说到天色渐暗,蔺晨又令人上晚饭。看来他是,早有准备的。大家一边吃,一边继续说说兄长的事迹。大伙吃的比午宴尽兴,觥筹交错,有时候说到兴起时,却又忘了吃饭。

晚饭后,每位兄弟,照例先向空荡的主家位置鞠躬后,才离开。可是这一次,大伙们是嘴角含笑,一边走还一边津津有味的说着,不像仲秋时的默然凄惨。

在宴席里,我只听没有说。只剩下黎纲甄平蔺晨与飞流时,我忽然想说了。

我说了几个,我们小时候上房揭瓦的英勇事迹。。。纪王府偷酒,设计气走夫子周,偷窥京城第一美人。。。飞流听得眼睛睁得大大的,嘴巴一开一闭却没有发出声音,大概是不相信他的苏哥哥曾经如此顽皮胡闹。

我说的桩桩件件,都是我们三个人一起干的好事,都是以你背黑锅为收场。所以虽然你不在这里,我连同你的思念一起献上为祭了。

没有想到今日,竟会是一个愉快的日子。心还是隐隐作痛,但充满了许多美好的记忆。以思念为祭吗?兄长今日,想必收到我们满满的心意。

蔺晨与飞流还在院子里,忙着做天灯。这天灯,在我们云南是上元节,用来祈福的,蔺晨偏说可以用来把飞流的思念,传达给苏哥哥。小飞流很高兴,要写上 ‘苏哥哥,回家。快。’


霓凰笔

元祐七年十二月十九

【注一】《琅琊榜·归殊》【作词:沄汐、作曲:音频怪物】

                 取自网络:https://youtu.be/VH_CBusBR8g


08 Aug 2016
 
评论(10)
 
热度(33)
  1. 七色乳酸君洒然照新绿 转载了此文字
© 洒然照新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