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 are the people?” resumed the little prince at last. “It’s a little lonely in the desert…”
“It is lonely when you’re among people, too,” said the snake.
― Antoine de Saint-Exupéry, The Little Prince
 
 

【苏凰】北境之后:廊州 (九上)

【北境之后:廊州 (九上)】

景琰哥哥惠鉴,

今日是大年三十,霓凰在这里跟你拜个年。

青儿几日前就到了,曲指一算,大概是一接到我的信,就立即启程往廊州来。其实我也很思念他,所以很欢喜可以一起过年。

我亲手裁做了三件新衣,一件给青儿,一件给飞流。另外一件我折好,与兄长的衣服,放在一起。这是我第一次学做衣服,针线粗糙,但他们不嫌弃。

这几日,大概要因为要过年了,全府上下喜气洋洋。连晏大夫都笑呵呵的,蔺晨更是满脸桃花。我悄悄问晏大夫,是不是那个昏迷的病人有了起色?他老人家只是抚着胡子笑,不搭话。

吃年饭时,蔺晨忽然提起,我曾经说过我很感激他这十多年来照顾兄长。我不知道他为何故意提起此事,只能小心翼翼地回答,“霓凰自是感激,日后若有任何霓凰可以效劳之处,还望蔺公子告之。”

“那好。谢字就不必多说了,说了也是白说。我倒有个法子,让你来报恩。”蔺晨两手抄在袖子里,笑眯眯装作无害状说。

“蔺公子请说。”不知道他又想出了什么乐子来。

“我们拜个把子,结为兄妹吧。”甄平喷酒,我也傻了眼。这个蔺少阁主,真是语不惊人誓不休。

“我们今日在这里结拜,那从今日起,你就是我的妹妹。那我若为你的什么人,做过什么事,你自然不必言谢。日后我也可以,仗着云南穆府郡主长兄的名号,招摇过市。怎么样?”

我虽然不知道他这么做的目的,但相信他是不存恶意的,多半就是找找乐子而已。我感激他的心是真实的,兄长口里虽不说,但何尝不是把他当兄弟?寻思片刻,就答允了。

他立刻请在场的人为证,就地对天盟誓,简单的结拜了。景琰哥哥,霓凰从今日起就(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大哥。青儿兴奋极了,一直嚷,“姐姐的大哥,自然也是我的大哥。”然后亲热的大哥前大哥后的叫。我强忍着不去翻白眼。

过后听见蔺晨,哦不,大哥低声笑着喃喃自语,“呵呵,现在我可是他的。。。还怕治不住他。。。”也不知道是在算计着什么人。

忽地声调一转,朗声说,“妹子,为兄有份礼要送你。”哈!重点来了吧?要看看蔺大哥,在玩什么把戏。

他笑眯眯的说,“明日一早,你随我到医馆里去。”

医馆?他要教我医术吗?大年初一?

还是。。。还是那个昏迷的病人是。。。是什么人?

我一把攥住蔺晨的袖子,紧张得说不出话来。他用手指轻轻点点唇,笑着说,“天机不可泄露。”说完就摇着扇子,大摇大摆地带着青儿飞流到院子里放炮竹。

我坐在檐廊下看他们。我的心好像青儿燃起的长鞭,霹雳吧啦的作响。又像飞流放的烟火,一时灿烂绽开,照亮了黑暗,瞬间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景琰哥哥,我知道希望越高,失望就会越深。我不敢再想下去,再想下去,我会逼疯自己。也无法在坐在这里什么都不做,就只等天亮。

去医馆的路很暗,但我有信心找得着。


霓凰笔

元祐七年腊月三十


09 Aug 2016
 
评论(6)
 
热度(32)
  1. 七色乳酸君洒然照新绿 转载了此文字
© 洒然照新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