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 are the people?” resumed the little prince at last. “It’s a little lonely in the desert…”
“It is lonely when you’re among people, too,” said the snake.
― Antoine de Saint-Exupéry, The Little Prince
 
 

【蒙挚】记当年: 当蒙大统领还是懵大哥时

【记当年: 当蒙大统领还是懵大哥时】

应我家丫头要求,写她最喜爱的蒙(萌)大统领。

。。。。。。。。。。。。。

蒙挚,人如其名,有点懵,很真挚。

十七岁的他,在一场演武赛事,被祁王从万千将士里选出,推荐入赤焰军。要说他一点也不觉得骄傲吗,那是不可能的。当然他不会把这事放在嘴边,又不是小孩。就只是走起路来背挺的比较平常直,笑声比平日响。即使在赤焰军里被安排去带小孩这种琐事,也不能叫他丢了笑容,至少他现在是大梁最强的军队里的一员。

这小孩,来头很大,更叫任何教过他的人,一个头两个大。赤焰的将士们宁可请缨上战场,也不愿意去当他的教头。但蒙挚初来报到,自然没有听过这孩子的伟绩丰功,只知道是林帅的公子。想到林帅竟然把他的独子交给自己教导,蒙挚就感动得一塌糊涂。只觉得自己一定得尽全力教导好林小公子,才不负林帅知遇之恩。

蒙挚第一次见到林殊,只觉得这林家公子长得好。虽然跟其他同龄的七岁男孩比较起来,他不算高 (严格说起来,是有点矮),但胜在骨骼佳,是个适合练家子的。

林殊第一次见到蒙挚,觉得这个新兵看起来么懵懵的,一副很好骗的样子。

林殊每日的作息是早晨上学塾,午后到练武场练武、练枪法、骑术等,最后一项是弓箭练习,才算完成一日的课业。蒙挚名义上是负责教导林殊弓箭法,可是这小殊却像是什么都已经会了,连马上连环射击也难不倒他。所以蒙挚觉得自己比较像个牢头,就负责监督他每日练习就是了。

蒙挚陆续听说这小殊实在不好教,可是他怎么也看不出来。这孩子极有礼貌,总是蒙大哥前,蒙大哥后的。连常来找他玩的小伙伴,七皇子萧景琰与小霓凰郡主都跟着管他叫 '蒙大哥'。而且林殊练习态度好,每日准时报到,一练就是一个时辰,从不喊累。所以当林殊提议说蒙大哥以其站在一旁干等,还不如去做自己的事时,蒙挚毫不犹豫就答允了。况且还有七皇子,小郡主与她的侍女在一旁看着,他就更加放心。

事实证明他的放心是正确的,每一次他一个时辰后回到射击场时,都会看见林殊乖乖地在练习。有一次他还特意提早半个时辰回去,也没有发现什么异样,所以蒙挚深信他的同袍们太多虑了。

直到几个月后的某个午后,蒙挚正在练拳时,看见萧景琰慌张地向他跑过来,蒙挚才知道原来他一直被蒙在鼓里。每个下午他一走开,林殊他们就跑到附近的溪边钓鱼戏水,郡主的侍女一早被收买来为他们把风。难怪好几次看见他们全身湿淋淋的,他还以为是天气太热了,才弄得汗流夹背。

今日他们在溪边嬉戏时,小郡主坚持要下水捞莲蓬,结果一头栽下水。虽然被林殊萧景琰合力救了起来,但慌张之下喝了好几口溪水,吓得脸色苍白、哭闹不停。林殊还在安抚她时,萧景琰就赶紧来向蒙挚求救。

小郡主被送回林府,换上干净的衣衫。经过晋阳长公主极力安抚,总算停止哭泣了。御医诊断,只是受了惊吓。过后,穆皇妃到林府来,把她接了回去。当然,小郡主因此事被禁足了一个月,身边的所有侍女都被换下,由穆皇妃的心腹取而代之。小郡主还很长一段时间惧水,但那是后话了。

这事闹大,自然传到林帅耳边。他一怒之下,下令杖打林殊五下以示惩罚。晋阳长公主虽然心痛,但不愿有违丈夫的意愿。而且小殊这孩子,越大越野,现在不制,以后只怕还不知道要闹出什么事来。

没有人想到,蒙挚竟然到林帅面前为林殊求情。“是蒙挚看管不严之过。我愿意为此受罚,代受这五杖。”

林帅本要开声拒绝,他还不清楚自己的儿子有多顽劣吗?不要说蒙挚一个新人,就是跟他身边多年的将领,有哪一个没有吃过这小子的苦头?林帅不经意转头,看见站在一旁的林殊一脸讶异的仰望着蒙挚,完全不能相信蒙挚竟然把所有责任往自己身上揽。

林帅转念一想,嘿,这小子自小不喜他人为自己受罪,这说不定会比杖打他来得更有效。沉思片刻,林帅开声道,“好。我原来念着林殊是个孩子,所以把惩罚减半。既然你意愿代刑,那就依制十杖,月俸减半半年,你可愿意?”

蒙挚毫不犹豫,“蒙挚愿意。”

林殊立刻开声,“父帅,不关蒙大哥的事,全是我。。。”

林殊话还没说完,就被林帅打断。“我命他教你,这自然应该由他负责任。这里不到你发言,你给我退下去好好反省。郑东,你执行杖罚。”

行刑后,蒙挚被架着回到房里休息。林殊溜了进来看他,慎重的向他行礼致歉。“蒙大哥,对不起,连累了你,日后我会想办法补偿。从今日起,我不再叫你 '懵' 大哥,也不许景琰霓凰这么叫你。”

蒙挚听得一头雾水,不叫他 '蒙' 大哥,那叫什么来着?但看见这小殊这么认真的道歉,他也不好说自己有听没有懂。“好!我只希望你日后对我说实话。要是你觉得弓箭练习是浪费时间,那我可以去跟林帅说,其实你不需要每日练这么长时间。有话就直说,不要再瞒我,可以做到吗?”

林殊点点头,“可以。”

蒙挚这十杖虽然被打的有点冤枉,但却从此多了个肝胆相照的小兄弟。负伤期间,林殊斟茶递水,不假他人之手。月俸减半期间,林殊把府里好吃的,都留了一份给他。

即使当他被强制调去禁军后,林殊仍旧与他亲近。。。亲近到简直是把他家当自己家,每三五天,就与他的小伙伴们在他家聚头。林殊仍旧遵守约定,对他坦诚,有问必答,从不瞒他任何事。

。。。只是蒙挚越来越觉得那其实。。。可能。。。不是件好事。。。


“小殊,你要去哪玩儿?”

“我正要去找景琰。”

“噢?今早我不是看见言侯家的小豫津和谢家的景睿跟你一块儿吗?”

“是。父帅命我照顾他,不可以让他们走丢了。”

“那他们人呢?”

“我把那个爱四处乱跑的言豫津绑在你家后院的树上,萧景睿正守在他旁边哭。等我跟景琰玩完后就会回来放他。你不用担心,这样言豫津就不会走丢了。”说完,林殊就自顾自的去找萧景琰。

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的蒙挚,赶紧去后院救人。


又有一回,

“小殊,你跟靖王要去哪玩儿?”

“我们要去纪王舅舅的酒库里偷酒。”

“什么?不可以!你们才几岁,怎么可以喝酒?”

“我已经十四岁了,景琰十六。”

“那不是重点。不准去。”

“蒙大哥,我们走啦,别告诉我父帅哦,要不然我会被打的。”

拦不住人的蒙挚,结果在纪王府外为那两个小子把风。


再有一回,

“小殊,你们三个一身黑衣人打扮是要去哪玩儿?哦,郡主你也在?”

“噓,蒙大哥,我们要夜闯柳府。”

“柳府?柳上书府邸?!”

“听说他的侄孙女柳絮是琅琊榜排名第八的美女,今晚住在他府上。我们要去看看她是不是真的名符其实。”

“什么?胡闹!不准去!”

三双眸子瞥了他一眼,决定不理他。“走!”

结果当晚,因为不放心再次跟着去的蒙挚,只来得及即时救出林殊与郡主。靖王落在后头,被府兵抓了,差点被逼娶柳絮。幸好柳姑娘已经许了人家,此事方作罢。


这样的事发生了一桩又一桩,终于又一天,蒙挚学乖了。不管那三个家伙穿黑衣、白衣,他一律当着没有看见到。最重要的是,绝对不能问他们要去哪玩。


12 Aug 2016
 
评论(18)
 
热度(89)
© 洒然照新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