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 are the people?” resumed the little prince at last. “It’s a little lonely in the desert…”
“It is lonely when you’re among people, too,” said the snake.
― Antoine de Saint-Exupéry, The Little Prince
 
 

【殊凰】记当年:中元节

【记当年:中元节】

【记当年】系列写的是殊凰琰小时候的故事。以单篇为主。

。。。。。。。。

近日小霓凰的心情很低落,从小照顾她的嬷嬷走了。嬷嬷去年年尾从云南随着穆王府的队伍来到金陵,身体就一直不好。年事已高,加上长途跋涉,今年五月在京城忽染风寒,病逝了。走的时候,小霓凰正好随穆王妃在郊外别院小住,所以连最后一面也没能见上。

小霓凰一来思念,二来觉得是自己坚持要嬷嬷陪来金陵才害死了嬷嬷,所以心情一直很低落。不但没有玩头,还常常会一个人时掉眼泪。穆王妃劝了几回也没果效,就吩咐小殊、景琰多陪霓凰玩儿,希望能让她慢慢淡化悲伤。

陪是陪了,玩也玩了,小霓凰看起来也好象比较好些了。穆王妃很欣慰,多亏小殊与景琰,她的宝贝女儿总算有了笑容。但林殊知道小霓凰的心结并没有打开,她只是把心事藏得更深,不要旁人为她担忧而已。

这个强颜欢笑,林殊很小就学会了窍门,想不到六岁的小霓凰也会。虽然林殊必须承认他不常强颜欢笑(从来没有),苦肉计倒是常年在练。每次被罚被打(家常事),他必定呼天喊地,一点点痛也要喊得像疼死了。喊得越响,打的人越心疼,那罚得越少,是他一贯奉行的政策。

基本上,林殊觉得这强颜欢笑与苦肉计的原则是一样的。就是脸上是一套,心里是另一套。真要看破,就得专注看眸子。表情可以假,语言可以假,但眸子要骗人可不容易了。而小霓凰,无论她脸上笑得有多么开心,眸子里毫无一丝喜意。

可是这个心结要如何解,林殊还真是没辙。所以就只好当作不知道,继续带着小霓凰满京城找乱子。

*****

七月的午后,三个小伙伴在河边钓鱼。虽已立秋,但今年的秋老虎甚为凶猛,天气仍旧燥热得叫人受不了。坐在树荫下,听着淙淙水声,美其名钓鱼,三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天南地北的聊着,十分愜意。

说着说着,说起几日后的中元节。对其它节日没有什么特别感觉的林殊与景琰,一说到中元节可乐了。中元节除了例常的祭天祀祖,对他们来说最好玩的就是晚上放了河灯后,可以到赤焰军营里去听兵士们讲鬼故事。

照习俗,七月半鬼乱窜,夜里不应该四处游荡,更不要说鬼故事。但偏偏军队的人不信邪,像是要比比谁的胆子大,也不知道是谁先开始,但七月半在营里讲鬼故事的传统在林殊与萧景琰有记忆以来就有了。

刚开始他们两个小毛头是偷偷去的,要听又会怕,常常会被吓得接下来几晚上作恶梦。 但是不管大人们怎么阻止,每年他们还是照去不误。现下大人们是一个眼开一个眼闭,反正这哥儿俩不只不怕了,兴头起时,还会跟着说上几个。

“为什么要在七月半说鬼故事?”霓凰好奇的问。

“嘿嘿!你不知道么?”林殊故意沉下声来吓霓凰。“七月十五,鬼门关大开。所有的死去的先人都会回家团圆,至于没有家人的孤魂野鬼就只好在路上游荡。呜呜,霓凰,我。。。来。。。找。。。你。。。了。。。”说完,举起双手在胸前摇摆。

霓凰知道这个林殊哥哥疯起来,一时半刻是停不下来的,就转头问景琰哥哥,“死去的亲人,真的会在中元节回府吗?”

“是有这样的说法,可是我从来没有见过任何鬼魂。霓凰你不要害怕,既然是亲人,就必然不会加害我们。”萧景琰安慰她。

霓凰嘟嘟嘴,轻轻说,“我才不怕。”

“呜呜。。。穆霓凰。。。我是索命鬼。。。”林殊摇摇摆摆的走过来。“你怕。。。不怕?”

霓凰做个鬼脸。“不怕!”

“不怕?那。。。那我就。。。挠痒!”说完就举起指头假装要戳霓凰,霓凰淘一把溪水往林殊泼去。

三个人很快陷入泼水混战,中元节的事被抛在脑后。

*****

七月十五傍晚时分,林殊与萧景琰来穆王府找霓凰去放河灯,下人回话说郡主不去。这下子,他们可奇了,不是约好了一起去吗?问清楚了郡主在凤凰阁的院子里,就直接进去寻人。

来到凤凰阁,一眼就看见霓凰闷闷不乐的坐在檐廊边,眼眶有点湿润,大概是哭过。身边有个炭火已灭的火炉,还有半篮子的黍稷梗。

霓凰看见他们,就缩起裙里的双腿,双手交叉放在膝上,把头枕在臂弯上。林殊与萧景琰对看一眼,一左一右的把霓凰夹在中间坐了下来。

萧景琰开口问,“怎么啦,霓凰?心情不好吗?”

“她没回来。”霓凰闷声道。

“谁没回来?”萧景琰问。

霓凰没有回答。林殊瞥萧景琰一眼,道,“嬷嬷。”

霓凰把脸埋进手心里。“你们说七月半,亲人会回家团圆。为什么嬷嬷不回来看霓凰?嬷嬷生前常说,霓凰是嬷嬷最亲的人。可是我等了一整天了,怎么她没来?。。。嬷嬷是不是还怪霓凰,所以不回来看霓凰?”说着,声音开始咽哽。

萧景琰没有想到霓凰会把自己的话放在心上,这下子不知道要如何向她解释。“霓凰,这些都只是。。。只是。。。我也没有见过。。。”正在吞吞吐吐的萧景琰,看见林殊向他打了个眼色,就噤声。

林殊正声道,“小霓凰,嬷嬷不来,不是不要来,而是不能来。”

一听此话,霓凰果然抬起头来望向林殊。

林殊继续说,“嬷嬷不能来因为这里的阳气过盛。鬼魂乃阴气之凝集,不能太过接近阳气,否则就会魄散魂消。”

萧景琰瞪大了眼睛,小殊在说什么鬼话?

霓凰擦干眼泪,问,“那我要怎么做嬷嬷才能来?”

只见林殊一边用手指搓衣角,一边很认真的胡说下去,“一,要等太阳下山;二,要把院子里灯火都灭了;三,要撤了所有的侍女。就你一人在院子里等嬷嬷,你怕不怕?”

“霓凰不怕。”霓凰歪着头注视着林殊,好像要看清楚到底他是不是在说真话。“林殊哥哥,这样就能减轻院子过盛的阳气?”

“嗯。”林殊点点头,继续说,“日主阳,夜主阴。所以要等月亮升至中天时,才是好时辰。灯火人气都带阳气,所以都要撤去。我们也不能在这里陪你。景琰是皇子,阳气最盛,要他在,嬷嬷就不能来了。”

“那林殊哥哥、景琰哥哥你们快点离开吧。”说完,霓凰就急忙站起来送客。

林殊漫条斯理的站起来,对霓凰说,“不用着急,现下太阳还没完全西沉。你先去用晚饭,然后再回来,就差不多了。”

林殊与萧景琰往出院子的路走上两步,林殊像是忽然想起什么,回过头来挑眉问,“霓凰,你真要见嬷嬷的魂魄吗?古书上有记载,魂魄回到阳间时,形体必有所变化。所以无论外形或是声音都不会再像生前的嬷嬷。照我说,倒不如不见。”

霓凰斟酌片刻,下决心。“要见。”

*****

林殊与萧景琰一踏出凤凰阁,萧景琰就沉声问,“小殊,你这是何苦骗她?到时候她见不着嬷嬷,岂不是又要伤心难过?”

“谁说她见不着嬷嬷?”林殊胸有成竹地回答。

“什么胡话?你知道这鬼门关开,回魂之说根本是。。。”萧景琰还没能说完,话就被打断了。

“走快些,在霓凰吃晚饭回到院子前,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林殊一边说一边加快脚步。

“我们有什么事要做?不就是去放河灯吗?”

“河灯可以等,我们先要去找匹白布。”

“白布?干么?”

“扮鬼。”

“什么?”萧景琰吼出声,止住脚步。“你要吓唬霓凰?那太不厚道了!”

“噓!我不是要吓唬她。”林殊没好气的白萧景琰一眼。“我是要下猛药,解她心结。”

*****

好不容易用过饭,等到圆月升至中天的小霓凰,把凤凰阁的侍女全支开,灭了灯火,就坐在檐廊下等嬷嬷。

只见东边乌云重叠,不知道会不会吹过来。要真吹过来,可能就会下起大雨来。要是平日里,霓凰必定希望下场大雨,一洗多日的炎热。可是今晚要是下起雨来,嬷嬷还会来吗?

等着等着,空气窒滯郁闷,累了一天的霓凰打了个盹。醒过来模模糊糊间,瞧见月光下不远处有个白色的影子。一身宽阔的白衣随晚风飘荡,披在肩后是一头转白的散发。她立在树荫下,虽然月光透过树叶洒在她身上,但叶子的影子交错落在她脸上,看不清楚样貌。

霓凰立刻清醒过来,是嬷嬷么?霓凰站起来要往她处跑过去。

“霓霓,你不要过来。”轻轻似有似无,听不清楚像不像嬷嬷的声音,但是只有嬷嬷一人叫她 '霓霓'。

霓凰立刻止住脚步,兴奋的叫,“嬷嬷!” 过后又委屈的问,“嬷嬷你在生霓霓的气吗?”

“霓霓是嬷嬷最亲最亲的人,嬷嬷怎么会生霓霓的气?只是霓霓是郡主,阳气盛,嬷嬷不能近身,也不能久留,否则会对魂魄有损。”

霓凰一听,不敢再贸然向前。

“嬷嬷,霓霓好想好想你。你过得好不好?“声音略带哭音。

树下传来一声悠悠的叹息声。“嬷嬷不好。嬷嬷看见霓霓在阳间伤心,嬷嬷在阴间也每日以泪洗脸。嬷嬷本应往光明处去,但是舍不得霓霓,所以一直在阴间徘徊。”

“嬷嬷,光明处是哪里?去了,我就再也见不着嬷嬷吗?”

“在光明处没有生老病死,没有眼泪没有烦恼只有欢笑。不是每个灵魂都可以进去的,嬷嬷有机会进去。可是一去,就不能再回阴间或阳间。”

霓凰开始抽泣。“那。。。嬷嬷。。。你去吧。”

又是一声叹息声,嬷嬷最近这一年常常叹息。“不行。嬷嬷放不下霓霓,会担心牵挂。”

“嬷嬷不用担心,我会好好的。”霓凰一边擦泪一边说。“霓霓答应,只要想到嬷嬷在个没有眼泪只有欢笑的地方,霓霓就会慢慢的快乐起来。嬷嬷你先去等霓霓,等有一天霓霓很老很老,头发像嬷嬷一样白了,霓霓就去光明处找嬷嬷,好不好?”

“好!嬷嬷等霓霓。”

“再见,嬷嬷。”霓凰已经泣不成声了。

“再见,霓霓。”

这时,秋风忽起,乌云遮住了月光,四周陷入黑暗。等乌云稍微散开时,树下的白影已经不在了。

霓凰按捺下眼泪,轻轻的对自己说,“我答应了嬷嬷,我会快乐的。”

凤凰阁门外传来吵杂声,好象是景琰哥哥的声音。霓凰用袖口抹干眼泪,往外走去。

一走出去果然看见景琰哥哥往凤凰阁的方向快步走来,身边跟了些看热闹的侍女下人。景琰哥哥嘴里嚷嚷什么的,手里还攥着个身披白布,一头散发的林殊哥哥。如果不是林殊哥哥的头发是乌黑的,霓凰真要以为刚才的嬷嬷是林殊哥哥扮的。

“怎么啦,景琰哥哥?”

“霓凰,你看!我在府外抓住了这小子!我就知道他不安好心,果然他打算要扮鬼来吓唬你,幸好被我先抓拿下!”

“霓凰,你别听他的。我不是要来吓唬你,是要来安慰你!”林殊生气的推萧景琰一把。“现在可好,我还没进府,计划就给这小子弄垮了。”

哦,刚才真的是嬷嬷的鬼魂!

“林殊,你还敢说?明明是你的错。”萧景琰不甘示弱的推回去。

霓凰赶紧在在他们俩中间,要不然两个哥哥可要打起来了。“我没事了。真的没事了。”

两个小伙子大眼瞪小眼,瞪了一阵子才作罢。霓凰赶紧道,“你们不是还要去赤焰军那里听鬼故事吗?”

“也是,你不说我还忘了。怎么样,萧景琰,你还敢不敢去?”林殊挑战道。

“当然要去,我可不像你那么胆小。”萧景琰不屑道。

“好。我们走着瞧,看谁胆小!”说完,两个人就争先恐后往外走。

林殊走的快,一小撮头发不小心扫过一个侍女的手背。噢?湿漉漉的?刚才外头下雨了吗?

霓凰目送两位哥哥,轻轻摇摇头,有时候真觉得自己才是姐姐。打个呵欠,揉揉眼睛,真的累了,要去睡觉。知道嬷嬷有好的出处,今晚霓凰应该会有个好眠。


19 Aug 2016
 
评论(11)
 
热度(47)
© 洒然照新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