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_are_the_people?”_resumed_the_little_prince_at_last._“It’s_a_little_lonely_in_the_desert…”___
“It_is_lonely_when_you’re_among_people,_too,”_said_the_snake.
― Antoine_de_Saint-Exupéry,_The_Little_Prince
 
 

【殊凰】记当年:仲秋

【记当年:仲秋】

《记当年》系列是殊凰琰小时候的故事。暂时全是单篇,不定期更新。

。。。。。

“怎么这么久?”在阴暗角落来回渡步的十三岁萧景琰不安的问。

双手交叉抱胸的十一岁林殊靠着墙,无所谓地耸耸肩。

“要不要进去看看?”萧景琰往农屋望去。在中秋的圆月照亮下,一景一物都看得很清楚,就是没有看见小霓凰的身影。

“嘿嘿,大概分不清楚那一根才是葱。”林殊撇嘴嘲弄。那丫头之前连葱长什么样子也不知道,临时抱佛脚强行记住了,可是要在半明半暗的菜园子里找,只怕不容易。

“那我们要不要进去帮她?万一出事了怎办?”萧景琰紧张的问,额头上冒出薄汗。早知道就不让她一个人去。

“能出什么事?最坏的可能就是被那只疯狗发现,被咬一大口。”林殊老神在在的回答。嘿,他就爱吓唬景琰。霓凰与他早来这里探查过,这户人家没养狗。

疯狗?萧景琰大吃一惊,正想冲进去救人,瞥见一脸平静的小殊,转念一想,知道自己又被耍了。平日要是小霓凰出事,最着急的一定是小殊,现在既然他不急,想必不只没疯狗,连只狗也没有。

萧景琰学起林殊,双手交叉抱胸靠着墙,不怀好意的问道,“嘿,你不怕她偷到把葱,真的如愿嫁给书生?”

想起霓凰没脑袋的行为,林殊就沉下脸。

霓凰七岁开始立志要下嫁书生。

七岁那年,穆王府请来了一位姓傅的授课先生。傅先生温文儒雅,学识渊博,是一位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霓凰说的)。对霓凰活泼的性子不像以往的师傅般,一味打压,反倒温和的徐徐相劝,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傅先生与他体弱多病的妻子住在穆府里,霓凰一有空就爱往他们的院子里钻。霓凰看见傅先生与妻子伉俪情深,琴瑟和谐,傅先生更是处处维护与体贴妻子,心里很是仰慕。因此立下决心,日后嫁人一定要嫁个像傅先生般的读书人。

霓凰是独生女,最要好的朋友就数林殊与萧景琰。所以他们从两年前,就开始被逼听她说,她要下嫁书生的人生计划。

反正就是她说她的,萧景琰体贴,有时还会好声应上几句。林殊只要不反驳,就算是给她面子了。林殊最看不起那种只说不练,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百无一用是书生,林殊完全不能够理解,霓凰为什么要嫁这么没用的人。

林殊不能理解,穆王妃倒是把霓凰的孩子话放在心上。她自己嫁了个武将,终日为丈夫出征担惊受怕,不想霓凰日后也过这样的日子。穆王妃心想,要是霓凰能够嫁个门当户对的书香子弟,倒是件好事,所以很鼓励霓凰往这方面想。

穆王妃还有另一个担忧。霓凰从小聪明伶俐,十分活跃好动,对女红、刺绣等毫无兴趣,但对骑马、射击、武术却是兴致勃勃,连读书也只爱读兵书。小小年纪,跟父亲讨论起领兵作战的事宜,说的头头是道,穆王爷私底下,不只一次叹息说,只可惜霓凰是个女儿身。

穆王妃还真的害怕有一天,她的宝贝女儿会走上战场。这也是穆王妃长居金陵的原因之一,把霓凰带离云南,远离战事。也希望霓凰在金陵多与其他府邸的大家闺秀来往,近朱者赤,可以养出些好气质。

只是霓凰不太能跟京城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金枝玉叶合拍得来,反倒是跟林殊萧景琰成了好朋友。这两个虽是好孩子,但一个是武将世家,一个是皇子,实在都不是穆王妃想为霓凰寻的良人。所以当穆王妃听见霓凰竟然自己说出,日后要嫁个像傅先生似的读书人时,高兴的不得了,已经开始在心里盘算,京里有哪府人家有适合的好男儿。

话说回当下,今日是八月十五,三个人在各自的府邸里吃过家宴后,就集聚到穆王府,说是要守夜延岁。没说的是,在守夜前,得先帮霓凰完成一个心愿。

几日前,霓凰从侍女哪里听说了个家乡的习俗。据说未出嫁的女孩,要是在仲秋夜里,偷到一把葱,就必定能如愿嫁个好郎君。霓凰说好说歹,就是赖定他们两人帮忙。

这葱,霓凰得自己偷。林殊日前与她先来探查,寻了一户合适的农家。今晚,林殊与萧景琰负责在外替他把风。

林殊没好气的瞟了萧景琰一眼。“她嫁不嫁书生,与我何干?”

萧景琰眼底隐约带笑,捉狹道,“霓凰就像是我的亲妹妹,只要她嫁个心仪的人,幸福的过日子,我就为她高兴。至于她嫁的这个人,是个书生还是什么其他的,对我来说,没差。你肯定你也不介意?”

萧景琰看着这两个傢伙从小一起玩到大,虽说他们每隔三两天就要吵上一回,可是要说亲近也比其他人要亲的多。小殊对比他小的孩子,从来就没有耐心(对比他大的也没什么耐心!),就只有对霓凰,他愿意让她跟在后头。嘴里常嚷嚷说她是个大麻烦,但上哪里总带上她。一边嫌她累赘,一边又在她玩累后背着她回家。这些萧景琰都看在眼里。霓凰要是真的嫁个书生,小殊怕是第一个站出来反对。

林殊抿抿嘴,还没来得及接话,就听见急促的脚步声。抬头一看,果然见到霓凰的小身影从农屋里快步跑出来,怀里抱着一堆的菜!林殊眨了眨眼,是不是自己看错了?不是说只要偷一把葱吗?为什么她像是把全菜圃的菜都给采了呢?

涨红脸的霓凰跑近,经过他们时也不减速,只压低声音喊道,“快跑!”

三个从小一起闯祸的伙伴默契十足,听霓凰这么说,知道是出事了,也不问缘由,立即拔腿跟着跑。一直跑到穆王府外,才稍微停下来喘气。

“怎。。。么。。。啦?不是没有狗吗?”萧景琰问。

“没狗。。。有一只。。。很凶的鹅!还差点咬了我一口。”霓凰一边往凤凰阁走去,一边上气不接下气的解释。

林殊忍不住了。“你不是进去偷把葱吗?为什么弄的像是把人家全部的菜都给偷回来了?你打算明天去卖菜吗?”

霓凰小嘴一嘟,把满怀的菜往林殊身上推。“我分不清哪个是葱,所以就每样偷采了一点。反正我留了好些银两给他们,绝对足够买这些菜。你快帮我看看,这里面有没有葱?”

林殊失笑,从没有见过这么不认得蔬菜的人。对霓凰来说,所有的菜就只有颜色上的分别,绿色、黄色、红色、紫色、白色的菜。至于要在绿色的菜里分出油菜、芥菜什么的,可就难倒她了。

林殊接过菜来,翻了翻。这丫头还真天才,这一堆的菜里面,什么都有,就是没有一根葱!他先暗里给了萧景琰打了一个眼色,然后随便选了根看起来比较像葱的菜,在霓凰面前比比说,“喏,葱。” 然后就把它掺杂在其它菜里,随手丢了。毁尸灭迹。

萧景琰连忙转移话题,“太好了!八月十五偷到葱,霓凰你一定会嫁个如意郎君。你心目中有了人选吗?”

霓凰点点头,笑嘻嘻的点燃一枚霹雳弹。“嗯!我要嫁给司马雷!”

“什么?司马雷?那个败家公子司马雷?”林殊爆炸了。“文不行武不就,只靠着家里的权势,在外招摇的司马雷?你看上他哪一点?你忘了他小的时候,曾经欺负过你,把你推下梯级?你还自己说过,最讨厌司马雷!”

萧景琰听着觉得好笑,霓凰选择的人还真得不怎么样,但也不至于像小殊说得那么差强人意。虽然他想,无论霓凰选的是谁,都会被小殊批评的一文不值。

三个人已经来到凤凰阁的院子,看见正在准备热茶与点心的侍女,林殊住了口。撤退了侍女后,林殊灌了一杯茶,继续骂人。“这样一只软脚虾,你说,你为什么要嫁他?你有没有长脑子?他怎么看也不像个书生!”

霓凰不理会林殊的怒气,慢条斯理的拿起一块月饼,一边吃一边回答,“我要嫁司马雷,因为我不喜欢他。”

这下子可轮到萧景琰不明白了。“霓凰,你可知道你嫁人,可要与那人日日相处?怎么会想要嫁个你不喜欢的人呢?”

林殊倒是安静下来了,双手交叉放在胸前,打量起霓凰。

霓凰翘起鼻子,嘟嘟嘴道,“你们别管我,我就是要嫁个我不喜欢的人。我才不要像后羿那样伤心死了。”后面一句是含在嘴里说的。

后羿?萧景琰当然知道嫦娥与后羿的故事,可是嫁司马雷与后羿到底有什么干系?萧景琰只觉得女孩子的想法真是。。。莫测高深。

林殊忽然开口问,“霓凰,傅先生决定要离京回乡了吗?”

霓凰点点头,放下月饼,失去食欲。

林殊眼里溢满了理解。“傅夫人病逝已经有两个月了吧?傅先生仍旧无法接受吗?”

霓凰的头越来越低,索性把额头压在石桌上。“先生说哀莫大于心死,他的心已随夫人死去了,如同失去了嫦娥的后羿。”

萧景琰终于明白过来。“所以你要嫁个你不喜欢的人!那样子,若是他先死去,你也不会像傅先生失去他的夫人、或者像后羿失去嫦娥一般伤心?”

霓凰继续把额头压在石桌上,不回答。

“霓凰,”林殊声调难得放软,带疼惜口吻道。“要是有一天你嫁了你不喜欢的司马雷,景琰或我比你早去了,难道你就不会伤心欲绝?”

霓凰猛然抬起头,眼泪汪汪地盯着林殊。“我不要你们任何人比我先去!”

“所以你看,这跟你嫁谁不嫁谁,毫无干系。“林殊用食指点了点被她压得红红的额头。“只要跟你亲的人走了,你总要痛上一回。你若不要这痛,就只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跟谁也不亲。”

霓凰沉思片刻,觉得林殊哥哥说的有理,下决心的说,“那我还是嫁我喜欢的人好了,至少我还可以在他身边保护他!”

萧景琰扶额。“霓凰,应该是你的夫婿保护你吧?”

霓凰回答,“我才不要像母妃那样呆在府里,成天为着父王提心吊胆!真要担心受怕,我宁可我的丈夫,留在府里,为我担心。”所以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正好。

林殊看了霓凰一眼,像是不经意的说,“要我说,谁都别呆在府里等着谁。一起作战去,互相守护,岂不是更好?”

霓凰一脸兴奋的望向林殊,从来没有想过夫妻一起上战场,越想越觉得这主意太棒了。“林殊哥哥,你会让你的妻子跟你一起上战场吗?”

“如果这是她的选择,而且她又有那样的能耐的话,我不会阻止。我相信即使在战场上,我仍旧可以保她安全。”林殊自信的回答。

霓凰眼睛眨呀眨,一脸若有所思的打量起她的林殊哥哥。林殊装着不知道,自顾自的吃起月饼,只是嘴角微翘了起来。

那一晚玉轮高高挂,萧景琰一脸怜悯的望着银辉下的霓凰,觉得有点像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妹妹,被人卖掉了的感觉。

从那日起,霓凰不再提下嫁书生的事。


07 Sep 2016
 
评论(35)
 
热度(76)
© 洒然照新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