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 are the people?” resumed the little prince at last. “It’s a little lonely in the desert…”
“It is lonely when you’re among people, too,” said the snake.
― Antoine de Saint-Exupéry, The Little Prince
 
 

【殊凰】记当年:为什么萧景琰没有爱上穆霓凰

【记当年:为什么萧景琰没有爱上穆霓凰】

家有突发事故,暂无力更《十月》,只能写《记当年》自娱,请见谅。

【记当年】系列是殊凰琰小时候的故事。单篇,不定期更新。

。。。。。

太奶奶赐婚于小殊与霓凰后的第二日,十六岁的萧景琰坐在芷萝宫里吃母亲做的点心。

在旁一边话家常,一边绣制药囊的静嫔望了儿子一眼,似慢不经心的说,“昨日,太奶奶赐婚了?”

萧景琰喝了口水,说,“是啊,小殊高兴的心花怒放,都快要飞上天了。”

静嫔又看了儿子一眼。“那你呢?”

“我?”萧景琰裂开嘴一笑。“我为他们高兴啊!小殊他求太奶奶求了大半年,才总算把这头婚事定下来了!我等着喝他们的喜酒。”

静嫔细细的观察儿子,见他神色无异,就放下心来。嘴角带浅浅微笑,溺爱的说,“那就好。”

那就好?嗯?母亲这话怎么有点奇怪?正在吃榛子酥的萧景琰正想问,静嫔却已扯开话题。

这话就被萧景琰暂时搁置,一直到他大步踏出芷萝宫时,才灵光乍现,恍然大悟过来。“噢!母亲是以为我对霓凰。。。?!”

出了宫,萧景琰骑着他的爱马到林帅府附近的小溪边。夏日的午后,他们三人常在溪边乘凉。等会儿,小殊一定会把霓凰从穆王府里拐出来。

萧景琰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双臂交叉枕在脑后,躺卧在大树荫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继续思想母亲的话来。

想起来也不能怪母亲会误会,到底霓凰与他也可以算是青梅竹马。。。嘿嘿,真要算起来他比小殊还要早认识霓凰。【注一】

这么说起来,怎么他从来没有对霓凰动过心?从来没有往这方面思考过的萧景琰,决定好好想想。

霓凰她。。。嗯。。。太像小殊了。闯祸的本事绝对可以跟林家小殊相比。要是娶了回家,岂不是娶了个混世魔王回家?他从小跟在小殊后头收拾残局已经收拾得怕了,想到下辈子还得继续下去,忍不住吓了一身冷汗。

而且他从霓凰五岁就认识她了,不只一次看见过她哭得稀里哗啦,眼泪鼻涕一起流。怎么娶回去当妻子呢?那岂不是像娶个妹妹?

再说,君子不夺他人所好,他一直知道小殊喜欢霓凰。。。可能比小殊自己还早知道。

(等人等的有点困的人,决定继续打发时间,顺此往下想。)

若是自己真的爱上霓凰,那他会否因为小殊的缘故而放弃呢?

嘿,应该不会。

就让两人公平竞争,看霓凰的选择。

嘿嘿,幸好自己没有爱上霓凰,要不然伤心的会是小殊。

萧景琰打了个呵欠,那两个人今日怎么那么慢?又打了个呵欠,懒洋洋的闭上眼目。夏风徐徐,树荫下人不知不觉中就睡着了。

阳光透过层层交错的枝叶洒透下来,大大小小的粼粼光斑落在他的身上。

醒过来的时候,萧景琰第一眼看见的就是霓凰笑容灿烂的侧脸。她笑起来时,嘴边有梨涡。看着赤足坐着河畔边踢水的霓凰,萧景琰想起霓凰小时候溺水的事。后来,她就一直怕水。小殊与他费了好长的一段日子,才让她愿意再次把脚伸到水里去。那也只限于在浅水中。游泳,她是绝对不肯,不管小殊如何笑她是只旱鸭子。

不知不觉,他们三个人在一起已经七年了,中间有这么多美好的时光与回忆。想来幸好霓凰日后嫁的是小殊,那么即使在她嫁为人妇后,他仍然可以常常与她见面。否则他一定会挂念这个妹妹。

萧景琰在他们发现他醒过来前,好好的观察昨日刚定过亲的两个人。霓凰看起来一点也不尴尬,嘻嘻哈哈的就跟平日一般。小殊坐在霓凰身边,乘她没有注意的时候偷看她,耳朵还会发红。

嘿嘿,等他们送了霓凰回家后,他一定会好好笑话小殊。然后他们两个人可以好好打上一场架,松松筋骨。小殊跟他打架从不用内功,所以两个人相打起来,不相上下。

萧景琰轻声站起来,蹑手蹑脚走到小殊身后,对霓凰比了比,把食指放在唇间。霓凰眸里瞬间充满了满满的笑意,嘴角弯弯的翘起来,林殊看呆了,竟没有发现萧景琰已经来到身后。萧景琰从后面用力一推,要把林殊推下溪。林殊大吃一惊,身体往前倾,双脚掉入溪里,踉跄几步才勉强稳住了身子。

林殊从溪里跳跃上岸,对准萧景琰的腹部挥拳一打,萧景琰早有预备,敏捷的往后退开,没打着。林殊白了萧景琰一眼,没有继续。今日林公子心情好,不跟萧景琰计较。

太阳西下,打道回府时,萧景琰故意与霓凰东扯西拉,尽绕着些婚后的话题打转。他就爱看小殊腼腆尴尬的样子。

“婚后你总不能再连名带姓的叫他林殊哥哥吧?那要叫什么好?”萧景琰故意问。

觉得景琰哥哥说的很有道理的霓凰,毫无心机的问,“林殊哥哥,那婚后我要怎么称呼你?”

“叫 '相公大人' 或是 '老爷大人'。”林殊一边回答,一边刮了萧景琰一眼。等会儿我会好好跟你算账。

小霓凰白了林殊一眼。握住小辫子的尾端,想了想。“我像林伯母叫林伯伯一样,叫你 '兄长',好不好?”

“不好。叫 '大人' 比较好。”

萧景琰立即插话,“你看这个人是把你当丫鬟,是吧?我看你去跟太奶奶说说,还是别嫁他了。”

林殊停下脚步,转过头来瞪萧景琰。

霓凰不理睬他俩,想了想,喊了一声,“兄长!”

林殊的耳朵立即红了,也顾不得瞪萧景琰,说了声,“随你。”转身就继续往前走。

三个人没走几步路,萧景琰又开口问,“霓凰,那你会允许小殊收几个房?”

霓凰倒吸一口气,止步了。

林殊迅速转过身,正要抓那唯恐天下不乱的萧景琰的衣领,霓凰挡在萧景琰前,直截了当的问,“林殊哥哥,除了我,你还要娶其他什么人吗?”

林殊立刻忘了要对付萧景琰,急着解释说,“没有!我只要你一个。”说完,耳朵更加红了。

霓凰满意极了,像往常一样握住了林殊的手,一边往前走,一边说,“嗯,我爹爹也只娶我娘一个,林伯伯也只娶林伯母一个,你娶了我,可不能再娶其他人咯。要再娶其他什么人,我就告诉太奶奶,我不嫁给你。”

林殊忍住不说,这岂不是孩子话?若你嫁给我了,怎么去跟太奶奶说不嫁?这么煞风景的话,他自然不会在霓凰握住他的手的时候说。

萧景琰笑咪咪的跟在两个手拉手的人的后面。心里面想,小殊啊,小殊,你要把霓凰妹妹养成霓凰妻子,还要一段日子哦。

走没多久,萧景琰正在思考他下一个问题,见林殊与霓凰在前面交头接耳说了几句。霓凰转过头来,眸子大大亮亮的,清澄得不带一点杂质。

这小妮子,越是无辜的样子,越是要耍小计谋的时候。萧景琰立刻打起十二分精神应付。

“景琰哥哥,你比我、比林殊哥哥的年纪都大,为什么还没定亲呢?”

“我是千挑万选,不愿意滥竽充数。”萧景琰回答。

那是说我是滥竽?霓凰扁了扁嘴。“那景琰哥哥喜欢什么样的女子呢?说出来好让我帮你留意留意。”

好呀,把话题转到我身上。萧景琰朗声道,“我喜欢的女孩子嘛,既要端庄稳重持礼,又要温柔体贴。即要识大体,言辞恰当,能够打点好宫里府里的事,又要体贴知我心。聪慧,但不会在我面前强出头,或是给我增添不必要的麻烦。还要宠辱不惊,即使在我没有太多时间给她时,她也不会抱怨。” 嘿,看!小殊,我回答得多大方啊,才不像你,扭扭捏捏的。

林殊与霓凰相视一看,然后大笑了起来。这可不是萧景琰想象中的反应!

霓凰忍住了笑,回过头来揶揄道,“景琰哥哥,你可真孝顺哟!”

孝顺?这跟孝顺有什么关联?

“原来你要娶个跟静姨一模一样的女子啊!”霓凰下定论。

。。。。。

【注一】萧景琰与林殊第一次见到霓凰《记当年:初见》;

               小殊是个惹祸精 《记当年:景琰哥哥》;

               霓凰溺水《记当年:当蒙大统领还是懵大哥时

写文的人的自我反省:发现最近文里的人物总是在不知不觉间睡着了。。。大概是筋疲力尽的人的心理反射。


18 Sep 2016
 
评论(16)
 
热度(65)
  1. 增暮洒然照新绿 转载了此文字
    不得不说,这明明是隐藏的靖凰嘛~穆王府的小郡主成功避开了靖王选妻的全部条例,可是!霓凰郡主跟靖王的择
© 洒然照新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