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_are_the_people?”_resumed_the_little_prince_at_last._“It’s_a_little_lonely_in_the_desert…”___
“It_is_lonely_when_you’re_among_people,_too,”_said_the_snake.
― Antoine_de_Saint-Exupéry,_The_Little_Prince
 
 

【殊凰】记当年:青瓷马

【记当年:青瓷马】

【记当年】系列是殊凰琰小时候的故事。单篇,不定期更新。

。。。。。

霓凰从小爱马。一岁多时,穆王爷第一次把她抱上马,她就说什么也不愿意下来。后来,若在屋里找不到她,一定可以在马房里找的着。

穆王爷也爱马,所以云南穆王府的马房又大又宽,采光佳又通风。宽阔的走道两旁,各间隔出十来个厩间,每个厩间住一或两匹马。大多数时候,小霓凰乖乖的站在走道上喂食,抚摸把头伸出厩间的马匹。但也有好几次,乘着负责马房的方大叔没留意时,小小人儿越过栏栅,进入厩间。当方大叔第一次在厩间里找到小郡主时,差点哭了,害怕小郡主会被马匹踢伤。可是说也奇怪,小郡主从不怕马,马匹也不欺负她,都很乐意与她亲近。

在马房所有的马匹里,小霓凰最爱一匹上了年纪的白马,皎皎。滇马以栗、黑毛为主,白毛极为少见。尤其像皎皎般,全身几乎没有任何杂毛的白马,更是可遇不可求。

小霓凰觉得皎皎是她见过,最漂亮的一匹马。长长的鬃毛白如雪,体质结实,结构匀称。明明每块肌肉都显示出力量,却又让人觉得牠是那么的优美柔和。

小霓凰最喜欢皎皎平静祥和的眼睛。她记得方大叔说过,要读懂马的思想,就要学会凝视马的眼神。所以小霓凰,常常与皎皎作眼神交流的练习,希望可以与牠心意相通。

这一日,穆王爷在马房里找到小霓凰时,正好看见她在与皎皎进行眼神交流。小霓凰大概怕皎皎看不懂她的眼神,所以嘴里还喃喃的道,“皎皎,你蹲下来,蹲。下。来。我就可以骑上你的身上。”

穆王爷又又好气又好笑,更害怕这个专门闯祸的小丫头,会在无人注意下,自己骑马去,所以就与她立法三章 - 把皎皎送她当生日礼物,但她必须答应在她学会骑马前,不可以自己单独一人去骑马。

就这样,皎皎成了霓凰第一匹马。

皎皎从来不是跑的最快的一匹马,却是跑的最稳的,跑的最远的那匹。牠从不乱发脾气,也不易受惊,是匹非常合适于初学者的马匹。霓凰很爱皎皎,把牠千里迢迢的从云南带到金陵来。即使在她已经可以骑其他跑的更快、性子更烈的马驹后,她仍在每个午后,骑皎皎去蹓跶。即使是林殊的讪笑,也没有让她爱皎皎的心少一分。

林殊管皎皎叫“非马”。一,取'白马非马'的典故;二,笑话皎皎温顺的像头绵羊,不像马。

霓凰不理会林殊的嘲笑,也不介意他们三人骑马出游时,她总落在后头。反正林殊哥哥再怎么笑话她,总会等她,不会让她落单,景琰哥哥就更不用说了。

霓凰十岁生日那年,穆王妃托人在云南,请一位即将归隐的老师傅,根据皎皎的画像,打造了一尊青瓷马给霓凰。

青瓷马大约有一个巴掌高,玉翠绿色,似玉非玉,晶莹剔透。更重要的是,瓷马的神态与皎皎神似,就如缩小版的皎皎,实在叫霓凰爱不释手。就连向来挑剔的林殊,也不得不惊叹,这尊青瓷马近乎完美。

那也是穆王妃送个霓凰的最后一份生日礼物。几个月后,穆王妃生下穆青,就因失血过多去世了。

从此,霓凰更是视那尊青瓷马为至宝。把它放置在床边矮书柜上,临睡前看着它;睡醒时,第一眼看见的也是它。常常在思念母亲时,抱住青瓷马,偷偷哭泣。

皎皎的年纪越来越大,眼睛开始模糊。霓凰不再骑牠,但每日仍会牵着牠散步。霓凰更加珍惜那尊,永远保住皎皎最美好的状态的青瓷马。

有一日,大约在霓凰十三岁生日前四个月左右,不足两岁的小穆青,成功的从嬷嬷身边溜开。等到嬷嬷发现时,小人儿已经在霓凰房间里。矮书柜翻倒,青瓷马跌在地上,马头与身体破裂分开了。

当霓凰看见裂开的青瓷马,觉得自己的心似乎也被撕裂了。看见害怕的哭的稀里哗啦的嬷嬷,以及不明就里、张开双臂在旁边叫,“姐姐,抱抱!”的穆青,霓凰咬紧下唇,不愿意说出任何日后她会后悔的话来。她握住破裂的青瓷马,转身往外走。

霓凰一边往林帅府的方向走去,心里一边不住对自己说,“林殊哥哥一定有办法的!”到底林殊哥哥可以做些什么,她不管。就只是认定,林殊哥哥一定有办法的!从小到大,无论有多大的问题,来到林殊哥哥这里,他总是有办法帮她的。

娘亲去世后,青儿年幼,爹爹一边强忍哀伤,一边要照顾家与王府的事务,两鬓的头发一转眼都白了。霓凰不愿意给爹爹添任何麻烦,遇事,若能够自己处理的就自己处理,真的解决不了,林殊哥哥成了她强而有力的后盾。

进到林帅府里,见到林殊,她强忍住的眼泪如断线的珠子流下来了。张开紧握的手掌,把残裂的青瓷马伸到林殊眼前,咽哽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林殊小心翼翼的把青瓷马从她手掌中取出,放在桌上。再叫人取盆水,巾与创伤药,霓凰这才发现自己的手掌被瓷划伤了。

林殊仔细的为她清理伤口,敷药。处理好后,轻轻的搂住她,让她在他怀里继续哭。等她所有的眼泪哭干了,他的衣襟湿了,他温柔的为她擦干脸上的眼泪,对她说,“我一定会有办法的,霓凰相不相信我?”

她破涕为笑。嗯,她相信。无论她的林殊哥哥平日里有多可恶,多爱作弄人,但是他答应她的事,从来不食言。

青瓷马留在林帅府,林殊哥哥没有说他到底有什么办法,她也没问。心里却一直很安心。她知道这事林殊哥哥说有办法,就一定会有办法,只是时间迟早的问题。

四个月转眼就过,霓凰十三岁生日这一日,林殊用过早饭,就到穆王府去。一进凤凰阁,就看见霓凰坐在石桌前,对着一尊青瓷马发呆。林殊也呆住了,这尊青瓷马左看右看都像从前穆王妃送霓凰的,简直是一模一样。

霓凰抬起眼,告诉他,“爹爹托人拜托退隐已久的老师傅出山,再为我打造一尊。今早才从云南送到。”

林殊也坐了下来,伸出食指,轻轻的抚摸光滑的青瓷马,感叹道,“老师傅的功夫一点也没搁下,简直跟从前的那一尊一模一样。”

“我也没有想到,爹爹会放在心上,叫人去。。。”霓凰想了想道,“那也好,就不需要为难林殊哥哥想办法去修补从前那尊。”

林殊怔怔的望着青瓷马,似乎发呆了,好一阵子才回答道,“嗯。到底再怎么修补也会有痕迹,比不上全新的完美。”

霓凰觉得林殊哥哥今日怪怪的,还来不及问,就看见景琰哥哥匆匆的踏入凤凰阁。

“哎,我来迟了。母亲知道今日是霓凰的生日,特别准备了一些点心,吩咐我带来给霓凰。”说完,就把一盒点心放到桌上,这才看见青瓷马。“小殊!你真的补好了?怎么这么完美?连个痕迹也看不出来?”说完,索性把整尊瓷马拿起来详细看。越看越觉得不太可能。。。

萧景琰放下青瓷马,讪讪地瞥了林殊一眼。

林殊没好气地道,“这是穆王爷特地在云南,给霓凰定制的。”

“那你修补好的那尊怎么办?”萧景琰立刻问。

“林殊哥哥,你把娘亲送我的那尊修补好了?”霓凰惊喜的站起来。

林殊还没可以回答,萧景琰就抢先道,“小殊他缠着锔匠老师傅,缠了十来天,老师傅才肯教他补瓷的功夫。接下来几个月他一有时间就往老师傅那里钻,林帅府灶房里的碗呀杯呀,差不多全给他弄破了,又再修补起来,连茶壶也不放过,厨娘去找晋阳姑姑哭诉了好几次。两周前他总算觉得自己学艺有成,开始修补你的青瓷马。说要拿来当你的生辰礼物,神神秘秘的,连我也还没有看见过。“说完,推了一脸不愿意的林殊一把。“礼物呢?”

林殊一把推回去。“要你多嘴?”

“我不多嘴,行吗?”萧景琰笑着说,“我要不多嘴,你看见这新的青瓷马,怕要把那幸苦修补过的藏匿起来了吧?”

林殊又再推他一把。萧景琰几乎从椅子上掉下去。

“林殊哥哥,”霓凰指着林殊怀里的盒子问,“这是你修补好的那只青瓷马吗?我可以看吗?”

林殊把手压在盒子上,考虑了片刻,才有点不情愿的打开盒子,把青瓷马拿了出来。

霓凰拿在手里细看,分开的马头与马身用了八个锔钉连接起来。土褐色的锔钉打在青绿的马身上,应该是粗糙、格格不入的,但林殊聪明的在每个锔钉上,用细红线绑上个小巧玲珑的铜铃。绕着马颈一圈的锔钉,看起来就像围了一圈的马铃铛,不但不碍眼,反让人以为是特意为之的设计。

霓凰眨了眨微湿的双眼。她把青瓷马抱在胸前,问,“林殊哥哥,可以给我吗?”

林殊指了指桌上的青瓷马。“你已经有了一个全新,完美无缺的。要这个满身钉痕的来干什么?”

“我就喜欢它的满身钉痕。我就喜欢它的不完美,有如涅槃重生,浴火凤凰。”霓凰把两只青瓷马摆放在一起。“林殊哥哥,你看,它的钉痕让它更显得更耀眼,更特出。”

林殊与萧景琰一起看过去。两尊几乎一模一样的青瓷马,但目光却自然而然的,被系上马铃铛的那只吸引住住。正如霓凰说的,修补过的青瓷马,更具特质,更迷人。

霓凰对上林殊的眼,慎重的道谢,“而且,看见它,我就会记得你为我,下了这么大的工夫。谢谢你,林殊哥哥。”林殊觉得这四个月来的幸苦,不值一提。

萧景琰看看林殊又看看霓凰,大煞风景地笑道,“明明是残缺不全的,霓凰你却能够看出它的特别,真是独具慧眼哦!难怪你会看上小殊。”一说完,在林殊反应过来之前,快步走开。


14 Nov 2016
 
评论(41)
 
热度(105)
© 洒然照新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