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_are_the_people?”_resumed_the_little_prince_at_last._“It’s_a_little_lonely_in_the_desert…”___
“It_is_lonely_when_you’re_among_people,_too,”_said_the_snake.
― Antoine_de_Saint-Exupéry,_The_Little_Prince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一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一

我想苏哥哥了。纯糖浆~没脑袋,没情节,没文笔,极可能OOC。

祝新年安康幸福,与心爱的人团圆。

注:这虽是《北境之后》的番外,但是若在读完《十月拾忆》后再读,会更加 make sense。

。。。。。

正月初一~

他转醒过来的时候,屋里黑漆漆的。该是过了子时,大年初一了吧?

医馆设在山林间,临近没有居民,但仍旧依稀听到从远处传来的炮竹声响。

但这不是他醒过来的原因。

他在睡梦中,仿佛觉得身边有人,就醒过来了。

一个他想见的人。很想。

但那是不可能的。

蔺晨说过,天亮后才带她过来。

所以除夕夜里他一早就睡了,希望养足精神见她。

昏迷了超过一年,清醒过来才不过两三日。这两三日以来,大部分时候还是虚弱的昏昏沉沉在睡。

他希望她过来时,他的精神比较好了,不会吓到她。

他忽想起,清醒后他还没有照过镜子,不知道样子会憔悴成什么。。。

伸出苍白瘦骨嶙嶙的长手,抚摸上自己的脸孔。

。。。是瘦的见骨了吧?半点肉都没有。。。

现在的他更像披上人皮的鬼魅吧?

明知道她不会介意的,却忍不住想以最佳的状态见她。。。

他嘴角上扬,想不到他林殊,也会有担心自己的仪容的时候。

啊!他忽记起,清醒过来至今还没梳理过头发。哪里知道他昏迷时,那个江湖郎中有没有帮他梳过?

胡子像是有人定时给他刮了,头发。。。

一想到蔺晨平日里披的一头乱发,就觉得自己的好不到哪里去。

他掀开被子,挣扎着要坐起来。

一双温暖的手制止他的动作。

她!

她果然来了。

他睁大眼睛,想要看清楚她的模样,却只能看见模模糊糊的黑影。

他清醒过来后,眼力耳力皆不如从前。尤其在暗里,几乎像个瞎子。问起,蔺晨就跳脚,说什么当初服冰续丹时为何不想后果,要不是他爹即时找来的仙药,不管是林殊还是梅长苏早就没命了,还敢挑三嫌四的。

他就问了那么一句,怎么成了挑三嫌四?

看来蔺晨对他服药的事,仍旧很不满。

幸好在一边的晏大夫保证说这只是暂时的,把身子养起来,耳目也会越来越清晰。晏大夫捋着胡子,满脸笑容的说他这次是因祸得福,虽然惊险非常,但连火寒毒也一拼给解了。这一回只要他好好的养生,必能享常人之寿。

常人之寿。

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臂。

这一回。。。他们是不是真的可以厮守至白头?不需要等来生。。。

他喉结滚动,想要开口说什么,却发不出声来。

他顺着她的手臂,抚摸上她的脸颊。

她的脸颊冰冷湿淋淋的,眼泪如断线珍珠。

他轻轻的要把她的头按下到他襟前。

她摇摇头。

他立即松手。

她一把拉过他掀开的被子,把他盖得严严实实。然后才隔着被子抱着他,轻轻的把头枕在他心口上。

她是怕泪水浸湿了他的衣襟。

她一直是那么的小心翼翼,只怕他有所损伤。

他的左手环抱着她的肩头,右手抚摸上她的脸,温柔的为她擦揩那一颗又一颗不住落下的珍珠。

一颗泪珠悄悄地从他的眼角无声地滑下。今后,他有一辈子的时间来呵护她。

在苏宅临别的那一夜里,他们选择了欢笑;在团圆重聚的这个大年初一里,他们却选择了眼泪。

喜极而泫然落下。

汇集成河的眼泪流干后,属于他们的锦绣年华开始转动。

28 Jan 2017
 
评论(35)
 
热度(99)
  1. 七色乳酸君洒然照新绿 转载了此文字
© 洒然照新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