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 are the people?” resumed the little prince at last. “It’s a little lonely in the desert…”
“It is lonely when you’re among people, too,” said the snake.
― Antoine de Saint-Exupéry, The Little Prince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二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二

正月初二~

除夕夜里她摸黑来到医馆。

沉在被褥间昏睡着的那人瘦骨嶙峋,但确实有呼吸。

她坐在床边看他,一直看他,不敢相信这是真实的。如果这只是个梦,她希望永远也不要醒。她甚至不敢碰他,只怕一碰就会幻灭梦醒。

子时一过,他忽然醒过来,一把掀开被子,挣扎着要坐起来。

她连忙向前阻止。

不发一声,他却立即知道是她。

他什么也没说,只是轻轻的拥抱着她,为她擦眼泪。

她把头枕在他心口上,聆听他的心跳到天明,一刻也不敢睡去。

天一亮,蔺晨与晏大夫相续前来,他却昏昏沉沉的睡着了,一整日都没有再醒过来。蔺晨。。。大哥戏说兄长大概以为自己在作美梦,所以不愿意醒过来了。

晏大夫见她心慌,拍拍她的手,说他现今最需要休息,那样子身体才能复原得快,不需要担心。

当晚她不打算离开他的身边,想好了说辞却用不上。没有人劝她离开,仿佛她陪在他身边是理所当然的。蔺。。。大哥临走前,指了指房子里的角落头,她这才发现那里有个卷起的厚垫子,大概从前情况紧急时,晏大夫或大哥就是在哪里打地铺,就近照顾兄长。

她把垫子拉到床边,整个晚上睡睡醒醒的,惴惴不安。醒过来总要听见他的呼吸声才放心睡过去。

天刚亮,睁开眼睛,看见他已经醒了,侧着身子,目不转睛的凝视她。他没有说话,专注的目光,始终注视在她脸上,仿佛害怕他一闭眼,她就会消失不见了。

见她醒了,他使力往床内移进去,空出他身边的位置。她上床,和衣在他身边躺了下来。

他左手掌贴住她的右手掌,五指与她交叉握住。

这一回,谁也不需要放开手。

她把头轻轻靠在他肩上,轻声说,“天刚亮,再睡一会儿吧。”

他点点头,手指握的更紧。“别离开。”声音有点沙哑,有点哽咽。

“嗯。”她轻声答应。

再也不离开了。

29 Jan 2017
 
评论(20)
 
热度(88)
  1. 七色乳酸君洒然照新绿 转载了此文字
© 洒然照新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