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 are the people?” resumed the little prince at last. “It’s a little lonely in the desert…”
“It is lonely when you’re among people, too,” said the snake.
― Antoine de Saint-Exupéry, The Little Prince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四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四

正月初四~

昨日从总舵里来的众人索性全在医馆里住了下来,连吉婶也搬了过来掌厨。咋看下还以为是回到了昔日的苏宅。

青儿自然不肯独自回总舵。说什么大过年的,怎么可以留他一个人冷清清,连姐姐也不在?房间不够?不要紧,他住进了蔺晨的房间。那两个人最近好的像亲兄弟似的。

人多了,她自然不好再留宿在兄长的房里。而且兄长房里的地铺,只怕她抢不过飞流。加上两夜没睡好,眼下黑了一圈,连兄长也吩咐她到房里好好睡一觉。

晚饭后,她依依不舍的离开兄长的房间。她以为自己一定睡不好,结果大概是太累了,一觉到天明。

一觉好眠,醒过来果然精神爽朗。梳洗后就赶紧到兄长的房间,她竟然不是第一个抵达的。

大伙们都集合到兄长的房里吃早饭。

兄长坐在床上喝粥,他们吃他们的。大家有谈有笑,一个上午就过去了。

等黎纲帮吉婶把餐具撤了,蔺晨就嚷嚷说病人需要多休息,把全部人赶了出去,连飞流都给抓去帮忙制药,却把她给留了下来。

“医女留下照顾病人。”

把门掩上时,还故意朝她眨眨眼。

她脸上一热,回头望向兄长。

他认真的回望,一脸无辜。唯有他乌黑的瞳仁里闪亮着漝漝光泽与笑意出卖了他。

他点点头赞成,“病人的确是需要有人照顾。”

然后再补上一句,“等会儿请吉婶给蔺晨煮碗好吃的粉子蛋。”

她爽朗的笑从房间里传了出来,房外的人们都会心一笑。

只有飞流很气愤为什么他不可以留在房里陪苏哥哥。


31 Jan 2017
 
评论(21)
 
热度(75)
  1. 七色乳酸君洒然照新绿 转载了此文字
© 洒然照新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