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 are the people?” resumed the little prince at last. “It’s a little lonely in the desert…”
“It is lonely when you’re among people, too,” said the snake.
― Antoine de Saint-Exupéry, The Little Prince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三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三

正月初三~

大年初一,他除了凌晨醒过来外,据说就昏睡了一整日。

大年初二,天刚亮醒过来,慌乱地在半暗半明的房子里寻找她的踪影。看见她打地铺睡在床边,他才放下心来。

他痴看着她的睡颜,贪看着随着日光越来越清晰的轮廓。她转醒过来时对上他的眼,他即没有移开视线,也没有装睡,就只是继续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她。

已经没有装睡或移开视线的必要了。

他挪出位置,让她睡在身边。

五指与她的交叉握住。

心一安,再次入眠。

再次醒过来时已过午时,她坐在床边。

蔺晨的扇子刷一声张开来,他这才发现蔺晨与晏大夫都在房里。蔺晨手摇着扇子,渡步过来,嘴里没正经的道,“啧啧啧!终于醒啦?你好歹把我妹子的手给放了。她单手吃饭有多困难吖!”

他这才发现自己还紧紧的握住她的右手。

顺着他们紧握的手,他的视线慢慢的移到她脸上。只见她脸抹红霞,嘴角带着羞涩的笑容,但眸子里却闪亮着欣喜的光芒。

他想松开手,她却反手握得更紧。

蔺晨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她一眼,嘴里再次“啧啧啧”响,“我懒得理你们!”

翻了个白眼,折扇又扇了扇,接下去说,“你们就清静多一日。明早盟里的那几个人,怕等不及要来见你了呗。”

看来他活了下来的消息已经传出去了。想想也对,霓凰在他这里两天了,其他人不可能不生疑。蔺晨大概已是尽力拖延,才让他们有这清静独处的两日。

说是清静独处的日子,其实他睡着的时候多过清醒的时候。每一回醒过来,看见她寸步不离的在身边,他又安心的睡过去。

睡了两日,大年初三他的精神很好。

早饭霓凰刚喂了他一小碗药膳粥,飞流就飞身入屋。嗖的一声,少年已经蹿上床,像小时候遇见害怕的事时般,紧紧地抱住他的腰不放手,嘴里不住的叫,“苏哥哥!苏哥哥!”

他轻拍飞流的后背,柔声安抚,“飞流乖,苏哥哥没事了,没事了。”

他还正在安慰飞流,蔺晨已领黎纲、甄平与穆青进屋。飞流一看见他们,就生气地往黎纲等的方向指了指,告状道,“坏人!烧!不是苏哥哥!” 

蔺晨刷一声打开扇子,幸灾乐祸道,“对,他们都是坏人。烧了个不是苏哥哥的尸体,还骗飞流说是苏哥哥。幸好飞流聪明,没有上当!” 

黎纲甄平还在擦眼泪,却又给蔺晨与飞流弄得哭笑不得,百口莫辩。明明当初是少阁主您说那是宗主的尸体的好不好!还让他们陪上了不少眼泪!

被夸聪明的飞流很满意的点点头,指着蔺晨说,“有你。不死。”

蔺晨乐得合不拢嘴,骄傲的像只开屏的孔雀。“对!有我,不死!”


30 Jan 2017
 
评论(35)
 
热度(88)
  1. 七色乳酸君洒然照新绿 转载了此文字
© 洒然照新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