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 are the people?” resumed the little prince at last. “It’s a little lonely in the desert…”
“It is lonely when you’re among people, too,” said the snake.
― Antoine de Saint-Exupéry, The Little Prince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五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五

重申:纯糖浆~没脑袋,没情节,没文笔,极可能(绝对)OOC。

。。。。。

正月初五~

这几日,他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好。不只是清醒的时间长了,耳目也逐日恢复正常。接下来就应该要下床走动。晏大夫的意思是这不急,可以再多等一两日。

所以虽然他的三餐已经不再只是药膳粥,而是配上些清淡滋补的小菜,但饭还是在床上用。

既然他不能到前厅用饭,所有人就索性挤到他的房子来用餐。

口里好听说是陪他吃饭,蔺晨等才不会跟他一起吃些 '病人的食物'。虽然还不至于餐餐山珍海味,但有嘴刁的蔺晨在,加上心情很好,自从来到医馆就笑个不停的吉婶,桌上他可望不可入口的食物,可说是层出不穷,日日有新花样。

今日正月初五,照例吃饺子,连他也破例被分到一个特小的饺子。

除了饺子,吉婶还弄了几个精致小菜,蔺晨则拿出私货照殿红来,连晏大夫都喝上一小杯。有时候他会怀疑,这些人是以陪他吃饭为名,炫耀为实 - 叫他有份看,没份吃(喝)。

但他宰相肚里能撑船,才不跟他们一般见识。只要他能恢复正常体力,牵他要牵的人的手过一辈子,他宁可一生清茶淡饭。

照殿红再甘甜醇香,又怎么比得上霓凰亲手为他熬的一碗药汤?

饺子吃过了,酒过几巡,借着几分酒壮胆,微醺的穆青站了起来。“我说,梅宗主,你是不是时候该给我姐一个名份了呢?”

这话一出,所有人当场一愣,呆住了。

除了蔺晨以外的所有人。

蔺晨继续小口品他的照殿红,仿佛什么事情也没发生。

看来蔺晨是早知穆青会有此一问。

他放下药汤碗,察觉身边的她眼神一肃,正打算开口训人。

他立即握住她的手。

拇指在她手背上搓摸安抚她,他转过头 '不桡不诎' 又 '诚恳' 地对穆青说道,“谢穆王爷主持公道,是时候该请郡主给我一个名分。”

到底怎么说,他只是一个江湖白衣。

他话一出,她立刻按住他的拇指,瞪他一眼~说什么混话?随即又转开目光,红晕满脸。

穆青没想到他会如此回答,一时呆住了,半醉的脑袋不知道要如何应对。

蔺晨一听,可乐了,“你看,你看,梅宗主都认了!我家妹子吖,你身为郡主,也应该对他负起该负的责任吧?”

她一听,立刻又瞪了他一眼 ~瞧!乱说话,现下被笑话了。

他什么也没说,直对着她笑。他就喜欢看她微嗔微窘的样子。

那一厢蔺晨还在等她的回话。“妹子,你怎说?”

她皱了皱鼻头,深呼吸,眼神坚定的瞅他一眼。

糟糕!这眼神他熟悉的很!这是霓凰在不顾一切,勇往直前时的眼神。

他正要开口安抚她,却听见她已朗声道,“择日不如撞日,趁青儿在,我们上元节成亲吧!”

所有人先是一怔,然后如火药般炸开来,每个人都同时开声说话,喧哗吵闹乱成一片。

其他人说什么,他都没有入耳。只有 '上元节成亲' 这句话在他耳边响。他原意只是想把亲事定下,择日成亲。。。

她回过头来面对他,眼里有些腼腆,但笑的很灿烂。“兄长,我们在上元节成亲,以免。。。夜长梦多,好不好?。。。你会觉得太仓促吗?”

看着她的笑脸,忽然觉得自己也不想再多等待。他垂下眼,看着他们相握的手,轻笑着道,“怎会仓促?我们这头亲事已经定了十六年了。”

他抬起头,看进她的眼里。“霓凰,我们成亲吧。”


01 Feb 2017
 
评论(40)
 
热度(104)
  1. 七色乳酸君洒然照新绿 转载了此文字
© 洒然照新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