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_are_the_people?”_resumed_the_little_prince_at_last._“It’s_a_little_lonely_in_the_desert…”___
“It_is_lonely_when_you’re_among_people,_too,”_said_the_snake.
― Antoine_de_Saint-Exupéry,_The_Little_Prince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六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六

Disclaimer: Written under the influence of painkillers.😝

。。。。。

正月初六~

她昨日的一句话,整个江左盟,甚至琅琊阁,穆王府都被炸开了。所有人都忙着筹备十日后的婚礼,没有人有空到兄长房间吃饭了。

她倒是挺闲的。一句“我照顾病人!”,躲进兄长的房子,就不去理会外面的兵慌马乱。

其实她觉得蔺大哥说的对,嫁给江湖人,行江湖礼,一切从简不就就行了吗?

她把门掩上,看见兄长笑眯眯的坐在床上看她。

她沿床坐下,他立刻握住她的手。自他醒后开始,只要她在身边,他就习惯的握住她的手。

“外边该是鸡飞狗跳的吧?”

“是啊。。。兄长难道我们就不能贴张红纸,披块红布就行了吗?”她有点郁闷的问。

小时候他们在河边玩出嫁的游戏,不就是那么简单的吗?她永远是那个头披红布出嫁的新娘,至于新郎就看哪个哥哥当日有耐心陪她玩。。。好像多数时候是景琰哥哥比较有耐心。而林殊哥哥宁可当路人,媒人,主婚人甚至。。。刺客。不知道为什么婚礼上总会出现刺客,往往礼未成,'新郎' 与 '新娘' 就跟 '刺客' 打起来了。

“难道霓凰不想风风光光的出嫁?”

“只要新郎是你,我才不管其它什么的。”那是她心里最真实的话。只要身边的人是他,什么都不重要;如果不是他,其他的又有什么意义呢?

他没有搭话,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目光深邃炽热如火。

她脸被烫热了,却不愿意移开目光。

他往前倾,轻轻擦过她的唇。

“醒过来后。。。”

话还没说完,又如蜻蜓点水在她唇办间点了下。

“我一直。。。”

再点一下。

“想。。。”

又一啄。

“这么做。”

在他轻点即要抽离时,她却忽然往前倾,彻底封住他的唇。

他愣住了。

天啊!她到底在干什么?她害羞起来,往后退,原本就已泛红的脸烧成一片,整个人羞得几乎要起火。若不是他回过神来拉住她,她只怕已经夺门而出了。

他把她的头压在他襟口上,不让她离开。

她几番思量,终于忍不住问。“兄长不喜欢?”

他轻轻假咳。“。。。太过喜欢。”

她把脸埋在他怀里,永远都不敢再抬头看他。耳边是他激烈不规则的心跳,诉说他的喜欢。

叫人怦然心跳的气氛在两个人间打转。

过了半响,她找个话题,打破这叫人面红耳赤不知如何是好的气氛。“我给景琰哥哥传了个飞鸽传书,请他来喝喜酒。”

“这杯酒,我们欠了他十六年。”

“这一回,一定要请他喝上。”


02 Feb 2017
 
评论(45)
 
热度(95)
  1. 七色乳酸君洒然照新绿 转载了此文字
© 洒然照新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