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 are the people?” resumed the little prince at last. “It’s a little lonely in the desert…”
“It is lonely when you’re among people, too,” said the snake.
― Antoine de Saint-Exupéry, The Little Prince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七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七

正月初七~

自初五霓凰定下他们婚期,黎纲甄平等就搬回总舵里,以方便筹备婚礼。为了他到底留在医馆还是回到总舵,蔺晨与晏大夫还着实斟酌了一番,最后的决定是,他留在医馆里静养为佳。晏大夫与飞流也留下照顾他。而霓凰,霓凰一句“我也留下”,就决定下了。

吉婶虽不放心,但也回到总舵,到底婚宴有好多事得作准备。

可是今日是人日,吉婶说什么都要给郡主与他做些好吃的。所以,所有人约好在医馆里用午饭。

午饭后,黎纲甄平匆匆忙忙的回总舵,穆青找飞流玩去,霓凰被吉婶与她带来的几个巧手女工捉到房子里去量身,连晏大夫也不见人影。房里就只剩下蔺晨与他。

他在房子里慢慢的来回步行。昨日才开始下床活动,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完全恢复体力。

蔺晨坐在一旁一边喝茶,一边咪咪笑地看着他练步。

他瞥了蔺晨一眼。“有什么话,说吧。”

“没什么,身为你的再生父母,我有点像在嫁女儿的心情。”

见他一脸波澜不惊没有回答,又故作关心的问,“终于可以跟你青梅竹马有情人终成眷属,感觉怎么样?会不会很紧张?”

还是没有反应。蔺晨再接再厉,“至于你的身体,你什么都不用担心噢。我保证,你在十五那日恢复的完完全全。从此龙马精神,气宇轩昂,身强力壮。。。”

他打断蔺晨的话,淡定的问起,“说起青梅竹马,吉婶说你请了陆姑娘过来帮忙?”

“是请了她过来帮忙,怎么样?” 蔺晨一脸故作坦然。“反正她唯一的长处,就是烧的一手好菜。”

“陆姑娘是陆帮主的千金,要她到灶房里帮忙好像不太妥当吧?”

“她爹都答应了,你担心些什么?”折扇开了又折回去。

他心里暗笑,嘴里诚恳的说,“我是担心,到时候忙起来,累坏了陆姑娘,你可会心疼。”

“我心疼?我会心疼?你可别把我跟你自己弄错了。不是每个打小玩到大的都是青梅竹马,好不好?我懒得跟你说,我去找穆小子玩去。”说完,近乎夺门而逃。

霓凰刚从吉婶等的 '魔爪' 下逃出来,就看见蔺晨从房里怒气冲冲的逃出去。

霓凰满脸狐疑的入房,看见他自己一个人站在房里,旁边没有任何可以扶手的,赶紧过去怕他摔伤。

他扶着她的肩头,笑了起来。

“是兄长把蔺大哥气走了?”

“不管他,他是在妒忌我要娶我的青梅了,而他自己却十划还没一撇。”

“喔!大哥也有个青梅竹马吖?”

“嘿嘿,比较像是难兄难弟。”

“我好想见见大哥喜欢上的姑娘长的怎么样子。”

“你会见到的,我们的婚宴由她一手包办。”

“那怎么行?吉婶呢?”

“别担心,吉婶是她训练出来后,送过来廊州的。蔺晨的嘴那么挑,也是因为她。”

“她是哪里的大厨吗?”

“不是,她是玄清帮的副帮主。”

“玄清帮?那个曾经是琅琊高手榜榜首的陆玄清帮主?可是听说他唯一的独生女儿。。。噢。。。兄长这么一说,我更加迫不及待要会一会这位陆姑娘了。”

“霓凰说的是,我也迫不及待上元节的到来。”

“。。。兄长明知道那不是我的意思。”

“这里没有外人,霓凰不用害羞,可以实话实说。”

“。。。”

。。。。。

給S:這是答應妳的故事的楔子,至於正文寫不寫的成。。。😅


03 Feb 2017
 
评论(22)
 
热度(69)
  1. 七色乳酸君洒然照新绿 转载了此文字
© 洒然照新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