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 are the people?” resumed the little prince at last. “It’s a little lonely in the desert…”
“It is lonely when you’re among people, too,” said the snake.
― Antoine de Saint-Exupéry, The Little Prince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八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八

正月初八~

江左盟的医馆里虽然没有什么新春的摆设,但院子里的梅花盛开。

院子边的小屋子里,她拿着木梳子站在兄长身后,为他梳理头发。

梳齿拂过时,他闭上双眼,一脸安详。

房里只有木梳滑过头发时,发出的轻微声响。

这几日来,兄长的身体神速的复原。已经可以自行上下床,走起路也不再摇摆,虽然走远了就需要停下来休息,但基本上已经不需要他人的扶持。林殊哥哥一向不喜欢依赖他人。

生活上的一切他都自行打理,只除了梳理头发。不晓得为什么,他总要等她为他梳头发。

而飞流一看见她拿起梳子,就会飞快的离开房子。大概是怕她梳了兄长的头发,会把他也给捉来梳一梳。飞流少年人心性,最不耐烦坐着好好梳发。有时候看见他那一头乱发,还真想把他捉过来好好打理一番。

飞流不在也好,她喜欢跟兄长两个人安静地相处的时光。她也喜欢看兄长乌发披肩的样子。她有些腼腆的想,脸有点热,但忍不住翘起嘴角。

“霓凰记不记得,“兄长忽然开口,没有张开眼睛。”有一回,你在苏宅里给飞流梳头发?”

她想了想,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下,轻柔的梳开一缕略微纠缠的头发。“兄长是说,你诓我说你是个披上人皮的鬼魅的那一次?” 

“嗯。”

“兄长为何忽然提起?”

“那时候,我很羡慕飞流。”

她顿了顿,动作更加温柔,心有点酸痛。“那从今日起,我每日为兄长梳头,束发加冠。”

他没有接话,过了一阵子才开口,“有时候,我仍然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她停下来,眼眶湿润。“我也是。一看不见兄长的时候,我就会胡思乱想,会害怕。”

“过些时日,我们慢慢的安定下来,就不会如此患得患失。”他是在安慰她也是在安慰自己。

他轻轻一笑,又道,“说不定,到时候我们还会为了柴米油盐而争吵起来。”

她顺他的意,转了话题。“要真吵起来,一定是兄长赢,我怎么辩得过麒麟才子?”

“听闻这麒麟才子惧内,所以照我说,娘子的胜算大些。”他道。

“你看,兄长又说赢了!”她一说完,两人都笑了起来。

静默片刻后,他嘴角含笑柔声道,“昨日小青把你亲手为我裁的衣服,带来给我。”

“啊!你不说我还真的把它忘了。“ 那衣服放在总舵里,想不到青儿竟会心细的记起。“第一次做衣服,针线粗糙,叫兄长你见笑了。”

“霓凰。。。”

“嗯?”

他伸手握住她的手背。“我们婚后的第二日,劳烦你亲手为我穿上可好?”

她的脸热了,心里却是甜丝丝的。点了点头,才想到他看不见,轻声答应,“好。”

他放开她的手。她继续不厌其烦的,把他的乌发,一遍又一遍,由发根梳到发梢。

只愿能够就一直这样梳下去。

一遍又一遍,一日复一日。

梳到天荒地老,白发齐眉。


04 Feb 2017
 
评论(24)
 
热度(94)
  1. 七色乳酸君洒然照新绿 转载了此文字
© 洒然照新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