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 are the people?” resumed the little prince at last. “It’s a little lonely in the desert…”
“It is lonely when you’re among people, too,” said the snake.
― Antoine de Saint-Exupéry, The Little Prince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九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九

【恶搞番外~众读者篇】

各位可爱的小伙伴的留言,太逗比了,往往把我弄的开怀大笑。承蒙看得起,竟然有人觉得我开的起船!船是不可能啦,这临时加的一篇,回送给你们,谢谢你们带给我欢笑与温暖。自己对号入座吧!爱你们!

Disclaimer: 人物与对白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误!)

。。。。。

正月初九~

话说江左盟资深的舵主们集聚在总舵里,商量六日后的婚礼细节。说着说着,大伙们越讨论越对宗主的身体状况深表忧心,就在穆青与黎纲的率领下,一行人秘密前往医馆,要去晏大夫那里问个明白。甄平表示仍有工作在身,就不陪他们同去了。

一伙人在晏大夫的房子里安静等候,没多久,房门开了一个缝隙,正是晏大夫,用过晚饭回来了。晏大夫半个脸出现在门口,大伙就纷纷站起来。晏大夫看见有这么多人出现在他房里,自然愣在门口。

大伙们可不管晏大夫在想些什么,也不管他人还没入房,给了穆青一个眼色,就由他先开口。

穆小王爷也不遑多让,开口道,“晏大夫打扰了!我们有要事请教。这关系到我姐终身幸福,所以只好不请自来夜访您老人家,还望见谅。” 穆小王爷心里打算着,礼多人不怪,等会儿还得拜托晏大夫别把他们夜访的事告诉姐姐,要不然他可会吃不完兜着走。

黎纲接口,“是啊,这些话我们是问过蔺公子,可是那没正经的,谁知道他说的可信不可信?”

黑哲舵主有点不耐烦啦,说来说去还没说重点,就开门见山的问,“咱们是担心到底宗主的身体恢复的怎么样?这么急着成亲,到时候他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咱们真是为他俩的洞房花烛夜操碎了心!”

这点,何舵主可不赞成了。“这亲也定了十几年啦,怎算急?既然人都在,何必再等?” 

晓梦舵主,春雨舵主,心言舵主连声道,“是啊,是啊!”点头表赞成。

行人舵主道,“再等六日我都嫌长!真怕好事多磨,徒生变数吖。”

鬼灵精舵主右手一拍桌面,激动的说,“对!再等六个时辰都嫌多!”

连温和的风舵主也说,“我也等不及喝这喜酒了。”

说的像是要立即把人压去拜堂似的,负责邀请宾客的娜娜舵主连忙道,“等不及也得等啊!要不,宾客来不及抵达,到时候怪罪下来,谁当得起?等会儿,我还得再看看有没有漏了请谁。”

负责礼仪以及编排婚宴座位的兰舵主,一想到某个贵客就一个头两个大,哀叹道,“有的贵人,还是礼到人别来比较好!” 兜舵主在一旁,点头称是。

刚刚还在劝人不要急的娜娜舵主,忍不住说,“不如索性请郡主把宗主横手一抱,抱回云南当个压寨郡马算了,那我们可省事多了啊!” 

马舵主插嘴道,“所以我说,你们是瞎操心!洞房什么的,只要有郡主在,不就成事了吗?朱舵主,你说对不对吖?嗯?朱舵主?”

朱舵主从幻想里被唤醒过来,徐徐道,“朱某脑海里瞬间浮现出,一副美人横陈的画像。只听那美人道,'苏某体弱,还望郡主怜惜!' ”

大伙们脑海里同时出现衣衫不整乌发披肩我见犹怜的苏美人模样。。。口水流了一地。

黑哲舵主擦了擦嘴角,老实的说出众人的心愿,“这个风情万种绮丽香艳的洞房戏,我还真想看啊!”

萌萌的葵舵主很有义气的说,“行!十五那一晚,我负责把飞流引开。你们其它人要做什么事,尽管去做!飞流归我。”

大伙们立刻喧哗吵闹起来,几个舵主过来拍拍葵舵主的肩旁,太有义气了。

只有向来顾全大局的清音舵主,还惦记着他们到这里来的目的,“我们不是应该先问问晏大夫,宗主的身体到底是恢复的怎么样了吗?”

无晴舵主与行云舵主也对看一眼,摇摇头。“这些人,都在说些什么?正事没问,只会起哄!”

但在一片的兴奋热闹里,没有人听见他们的话。

被罚站在门口好一阵子的晏大夫,终于忍无可忍,大喝一声,“安静!” 然后把门推开,显露出站在他身后的宗主与郡主。

顿时,鸦雀无声。

糟糕!穆青心想。这下子,我会被罚抄功课抄到明年新年!

糟糕!众舵主心想。这下子,我们偷窥的计划泡汤了!

再想想,那个随便搓一搓手指就心生一计的宗主,不知道会如何秋后算账,想些什么计谋来玩他们,他们的脸色就变得更加难看了。

神色萎靡的众人,在宗主与郡主的注视下讪讪道别,飞快离开医馆。

晏大夫在一片静默中与那对璧人相对无语。他想安郡主的心,但又不知道要怎说才不会太露骨。终于,他捋了捋胡子,道,“嗯,郡主别担心,别听他们一派胡言,这小子很好。嗯,'一切' 都很好。”说完,就往外走去,耳朵有点红。

晏大夫匆匆离开后,只剩下霓凰与梅长苏四目相望。

霓凰怕他多想,拉了拉他的手,打破静寂道,“霓凰没有担心。”

梅长苏低下头,徐徐施礼。“苏某体弱,还望郡主怜惜。”

抬起头时,眼里全是笑意。

霓凰脸一红,压低声音,伪嗔地道,“别闹!再闹,把你捉回云南当个压寨郡马!”

梅长苏哈哈大笑。“只要能在一起,当个压寨郡马又有什么问题?”

又往她眨一眨眼,一脸骄傲的说,“我可是个 '一切都很好' 的压寨郡马噢,用捉的太煞风景了,要用抱的!”


05 Feb 2017
 
评论(77)
 
热度(97)
  1. 七色乳酸君洒然照新绿 转载了此文字
© 洒然照新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