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 are the people?” resumed the little prince at last. “It’s a little lonely in the desert…”
“It is lonely when you’re among people, too,” said the snake.
― Antoine de Saint-Exupéry, The Little Prince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十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十

千辛万苦才贴上的一篇吖!LOF要欺负我欺负到什么时候?

。。。。。


【黎纲篇】

正月初十~

为了五日后的婚礼,总舵里里外外上上下下都在他的安排下,被打扫的一尘不染,只除了新房。

新房自然设在宗主从前的房子,也是郡主来到总舵时暂住的地方。这,他得亲自打扫布置,不假手于他人,才能放心。要是甄平知晓,必定又笑话他婆婆妈妈的像个老妈子。

他能不操心吗?他们这个宗主真是失而复得的。才三十几岁的人啊,却几度生死关头。以为永远再也见不到的,现在老天有眼,竟然有机会为他办婚礼,他能不尽全副心力做到最好吗?黎纲一边擦眼泪一边继续抹家具。

甄平要笑就笑吧!自从宗主回来至今,他还是动不动就红了眼眶。只要宗主能回来,他才不管谁笑话他。

忽地,他像被点了穴道似的,停下所有动作,呆呆的站着。

一盏茶的时间后,甄平在宗主的房间里找到他时,他仍然手握抹布,定定的站立在床头的矮柜子前。

“怎啦?”甄平问。站到他身边,看来看去,看不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他战战兢兢的伸出食指,指着矮柜上摆设的一物。

甄平一看,一头雾水的问,“青瓷马?这个我们从苏宅搬过来这里的青瓷马,有什么问题?”

“甄平,你说会不会....”他咽下口水。“就是......就是因为这个青瓷马,宗主才回得来?”

“什么?”一向觉得自己比黎纲聪明的甄平,完全听不明白。

“你知道的,被下蛊的人,要死也死不掉......除非下蛊的人死了,或者下蛊物毁了。”

天啊!他们又回到这个话题了吗?甄平双眼朝上,无语问苍天。

“所以我不敢擦抹这马。”黎纲继续说。“万一不小心弄破了,那宗主他岂不是......岂不是......”声音可疑的咽哽起来。

甄平一把抢过抹布,道,“那我来抹。你先出去。交给我,你放心了吧?”说完,推了推仍然像个木偶人般呆站在一旁的黎纲一把。

等黎纲离开后,甄平才开始擦抹起那青瓷马来。

虽然口里说不相信,但心里还真有点毛毛地担心起来。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想到他家宗主和他难得来的幸福,甄平手上不自觉地轻柔起来,嘴里喃喃道,“得罪了,得罪了。您可要保佑宗主与郡主,从此平平安安,白头偕老。”

躲在屋檐上倒挂着往内看的飞流,越看越不明白。

难道这是个新鲜的玩意儿?

等会儿他去找青梅,把他的宝贝玩具搬出来,跟它们说说话。

青梅现在应该在.....苏哥哥的头发应该梳好了....那他们应该在院子里散步。他现在回去,说不定还来得及与他们手牵手再走一圈。

。。。。。

看不明白的朋友,请补读:

《记当年:青瓷马》

《十月拾忆番外:青瓷马之谜》


06 Feb 2017
 
评论(22)
 
热度(48)
  1. 七色乳酸君洒然照新绿 转载了此文字
© 洒然照新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