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 are the people?” resumed the little prince at last. “It’s a little lonely in the desert…”
“It is lonely when you’re among people, too,” said the snake.
― Antoine de Saint-Exupéry, The Little Prince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十一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十一

【晏大夫篇】

正月十一~

医馆里晚饭后,他悠闲自在地品茶。

他必须说,那小子泡的茶,挺好的。

那小子做什么事,都做的最好。

连中毒,也中天下至奇的毒。

自从医以来,他从没有遇见过这么困难的病症。

刚开始的时候,答应到金陵帮他,是存心跟老天爷较个劲,想看看自己的医术是否能扭转乾坤,力挽狂谰。

到了后来,每日与阴府斗智强留人,绞尽心思为他添寿,竟然是一心只望他有足够的时间完成心愿。

哪知道,心愿一完成,那小子就一心找死,说什么都要服下冰续丹。

那小子有多固执,他还没领教过吗?决定了的事,就绝无更改!

他被气的脸都绿了,差点连夜搬离苏宅。

那个蔺小子还想用他三寸不烂之舌,说服他跟去北境。门都没有!

跟去干什么?跟去看那不要命的小子,毒发身亡惨死状吗?

不去!

最后,是郡主劝服他。

郡主来见他,礼貌地施礼,恭敬的说,“谢谢晏大夫一直以来对兄长的照顾,接下来的日子,还要再拜托您。”

对着这个一向对他以礼相待的郡主,他还真的扳不起脸来。“唉!拜托我又有什么用?那冰续丹是至毒的毒药啊,三个月期限一到,就算我要救,也救不了。”

郡主微微一震,脸色苍白,但语气坚定的回答,“霓凰明白。霓凰不求其它,只求晏大夫能让兄长,在最.....在最后的日子里,免些痛楚。”

看见她眼里极度的痛苦与坚定的隐忍,他还能够说什么?他还拒绝的下去吗?

所以北境,他去了。

就当是送那小子最后一程吧,他告诉自己。

结果!结果万万没想到,竟然让那蔺老小子给找来那传说中的奇药,逢凶化吉把人给救活了回来。

嗯,半活。关键在一年后,可不可以清醒过来。

在那小子昏迷的期间,看见郡主她那么的痛苦,好几次几乎忍不住想要告诉她真相。但一想到那小子若是醒不过来,她岂不是又要再痛上一场?就只好忍住了。

现在那小子不只醒了过来,还把亲事定了下来,真是,真是件叫人深感欣慰的事呵。

那两个人呵,像是情窦初开的恋人。只要分开一时半刻,见面时,眸子熠熠發亮,隐透着雀跃,彷若多日不见。

偶尔一个四目相接,或是手指轻触,郡主的臉頰还会浮起霞暈。那小子故作镇定,看起来神色自如,但红透的耳尖总出卖他。

说他们像对小恋人,可又像是相依走过无数风雨的老夫老妻。

他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合拍的两个人。一个眼神,一个小动作,就能够明白对方的意思,仿佛言语都是多余的。

就好像现在,两个人坐在软垫上看书,那小子抬个头,郡主就给添茶。郡主看那小子一眼,另一本书就递了过去,彼此配合的天衣无缝。

连他,看见他們时,也会忍不会想,若是年轻的时候遇上一个与自己心愿相通的人,从此相知相守,真的不是件坏事呵。





。。。。。

明日正月十二(Feb 8) 后日正月十三 (Feb 9) 要开天窗了,文来不及写了。原本预算用来写文的时间,全被用来想法子登入LOF。

其实是有点沮丧的,到底只差两篇,就可以每日都给你们送粒糖。但后来想想,本来就没有打算写完十五日,这已经比自己预期的多了很多,也就释怀。

刚刚我又突发奇想,不如我开个篇,放个设定,让我文笔比我佳的读者们(对,就是你!)来写写小段子。要玩吗?正月十二的设定是 【穆青篇】,从穆青的角度看苏凰。

若无意外,下一篇番外是正月十四,GMT+8 Feb 10  00:01 贴文。

正月十二【穆青篇】GMT +8 FEB 8  00:01贴文

谢谢 @朱朱 捉虫。


07 Feb 2017
 
评论(30)
 
热度(68)
  1. 七色乳酸君洒然照新绿 转载了此文字
© 洒然照新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