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 are the people?” resumed the little prince at last. “It’s a little lonely in the desert…”
“It is lonely when you’re among people, too,” said the snake.
― Antoine de Saint-Exupéry, The Little Prince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十二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十二

送给为了抢沙发,预先计划好洗澡时间的你。(笑晕!)

。。。。。

【穆青篇】

正月十二~

自从忙起婚礼的事宜开始,几乎都见不着姐姐。今晚他特到医馆里与姐姐吃晚饭。

晚饭后,林殊哥很有眼力劲儿的留在房子里看书,让姐姐单独与他散步。

有如过去,许多个晚饭后的时间,他和姐姐漫步在月色下。在那一瞬间,他却忽然后知后觉的发现,姐姐嫁后,就不会有太多这样相处的时光!

他心里一惊,竟然立刻捉住姐姐的手说,“姐,你还是先别嫁!你跟我回云南,然后才慢慢的,办个风风光光的婚礼。”说完,恨不得拉着姐姐的手立刻回家去。

姐姐停下步伐,大概是看见了他眼里的失措,伸手拍拍他的肩旁,和蔼的说,“怎么啦,现在知道舍不得姐姐啦?当初不是你带头起哄,叫他给名份的吗?”

他看着姐姐在月光下的脸孔,即使不施胭脂,也愈发柔和美丽。是因为林殊哥缘故?他答非所问,“他就是那个有缘人吧?”

“他是。他一直是。”姐姐笑了。眸里带着些许腼腆。

对于赤焰一案前的林殊哥,他记得的不多,那时候他年纪太小。但他记得他们带他去玩,去踏青,去湖边,他记得跟他们一起时,那温馨暖和的感觉。他记得林殊哥的笑脸,他记得姐姐的笑声。在他所有的印象里,姐姐真正笑的最开怀的时候,就是林殊哥在的时候。

后来姐姐还是有欢笑的时候。他听过姐姐爽朗的笑声,看过姐姐从容淡定的笑脸,但却再也没有见过那个无牵无挂的笑容,也再没有听见过那种让人一听见,嘴角也会忍不住跟着上扬,心里暖洋洋的笑声。

至于后来的苏先生,虽然那时候他不知道他就是林殊哥,但他看得出姐姐眼里的温柔。所以他知道,对于姐姐而言,这个苏先生,与其他人不一样。但那个时候的姐姐,笑的更少。温柔的眸子里,参杂了许多忧心与不安。

而如今,忧虑与不安已如乌云般被春风吹走,姐姐的笑容如月光般温润柔和。

看着她的笑脸,他知道即使再怎么不舍得,他还是会放开姐姐的手。即使不能再像从前一样,日日见到姐姐,但只要他想起姐姐在月光下的笑脸,他的心就会暖和起来。

“姐,我们云南穆府这么好,又是你的娘家,照我说,婚后你们应该要常常来住。“越说越觉得有道理。“嗯,一年至少要来住上七八个月!姐,你说好不好?”他还是忍不住撒娇。

姐姐又笑了,笑容里面带着宠溺。“我们当然会去云南。我也会念着青儿。”

姐姐答应来云南,可是没答应来住多久。只要姐姐来了云南,还怕他留不住人?重点是在他回云南前,要先让姐姐许下回云南的日子,他心里盘算着。

他与姐姐继续在月下散步,谈天说地。大半个时辰后,才依依不舍的与姐姐道别。姐姐站在廊下目送他,林殊哥听见动静,立刻从屋里走出来。

他走了几步,回头望过去时,看见林殊哥把姐姐的斗篷拉拢,又伸手牵着姐姐的的手。即使在烛光下,他仍旧能看得见姐姐红透半边天的脸孔,她洋溢着温柔的眸子,而她的笑容...

.....那就是幸福吧?



。。。。。

我肥了。想到有人连洗澡的时间也要安排好以便抢沙发,我不忍心连续两日没文。

明天真的没有啦......除非你们不想看上元节的文。明天我开个正月十三的篇,只打《北境之后》的 tag,设定是【蔺晨篇】。请你们以蔺晨的角度在评里写苏凰小段子。等你们来喂我糖,我亲爱的小伙伴们。糖多,上元节才会甜哦...嗯,这算不算威胁?😝


08 Feb 2017
 
评论(32)
 
热度(68)
  1. 七色乳酸君洒然照新绿 转载了此文字
© 洒然照新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