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 are the people?” resumed the little prince at last. “It’s a little lonely in the desert…”
“It is lonely when you’re among people, too,” said the snake.
― Antoine de Saint-Exupéry, The Little Prince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十四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十四

【飞流篇】

正月十四~

明日。苏哥哥。青梅....?亲....?亲......

他用力打一打自己的脑袋,怎么也想不起来那词怎么说。

再试一次:

明日。苏哥哥。青梅。成...... 成!.....成?...... ?成.......蔺'成'?坏人!

不对!不对!

他双手抱胸,双眼往上瞧,努力想想吉婶昨日是如何教他。

啊!

他忽然跳了起来!

成亲!

明日。苏哥哥。青梅。成亲!

他满意的笑了!

他记得那日吉婶是这样说的:

“成亲就是永远一起。”

他问吉婶,“苏哥哥。青梅。飞流。成亲?”

吉婶愣住了,然后大笑,笑完说了好多好多。他听不太懂,只知道自己不可以跟苏哥哥与青梅成亲。

可是他想跟苏哥哥永远在一起。还有青梅。

那个时候苏哥哥不见了很久很久,一直是青梅陪他。青梅很想苏哥哥,就像他很想苏哥哥一样。

更早更早以前,在还没有见到青梅前,苏哥哥也很想青梅。苏哥哥只画青梅。苏哥哥不开心。

现在,苏哥哥跟青梅永远在一起,开心。

现在,青梅跟苏哥哥永远在一起,开心。

那飞流呢?为什么他不可以永远跟苏哥哥,跟青梅一起?为什么他不可以也成亲?

很烦恼的飞流,用头轻撞柱子。

“飞流怎么啦?在烦恼吗?”他抬头一看,是青梅。

他张开嘴,有许多的话要说,许多的问题要问,但千头万绪不知道要如何说起。

他把嘴合起来,委屈的抿嘴,就地在小阶上坐了下来。

青梅在他身边坐了下来,递了一粒柑橘给他。要在平日里,他早就开心的剥起来,但今日...他只拿在手里.....什么也不想吃。

青梅温柔的问,“飞流是不是在为明日成亲的事烦恼吖?”

他扁着嘴垂头丧气,有气无力地点点头。

青梅接下去说,“听吉婶说,飞流想要跟苏哥哥和我一起成亲,是不是?”

他抬起了头,一脸期待的望着她。

“那飞流晓不晓得,成亲是什么意思?”

他一脸骄傲的回答,“永远在一起!”

“喔!”青梅笑了。“所以飞流其实是想要跟苏哥哥,跟我,永远在一起?”

“嗯!”他认真的点点头。

“家人也可以永远在一起。”青梅很温柔的解释。“飞流是我们的家人。”

他拉起青梅的手,摇着说,“家人?“

青梅摸摸他的头,道,“嗯!家人”

他有点不肯定的说,“永远在一起?”然后肯定的再说一遍。“永远在一起!”

一说完,想了想,立刻把青梅来起来,嘴里囔囔,“苏哥哥!”

“好好,我们去找苏哥哥,告诉他飞流是家人,永远在一起。”青梅一边快步跟上他的步伐,一边笑着说。“就算飞流不说,苏哥哥也早就知道了。”

他转过头来,缠了他一天一夜的烦恼,如烟消失了。他眉眼舒展,神采飞扬的笑起来,如孩童般清澈的瞳仁里,是无比的信任与坚定。

“嗯!永远,在一起。”


10 Feb 2017
 
评论(44)
 
热度(72)
  1. 七色乳酸君洒然照新绿 转载了此文字
© 洒然照新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