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_are_the_people?”_resumed_the_little_prince_at_last._“It’s_a_little_lonely_in_the_desert…”___
“It_is_lonely_when_you’re_among_people,_too,”_said_the_snake.
― Antoine_de_Saint-Exupéry,_The_Little_Prince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十五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十五

正月十五~

今日江左盟总舵里的张灯结彩不会比山下的灯会逊色。高朋满座全是朝廷贵人与江湖名人,满堂生辉。

除了拜堂时被景琰搅和外,其它一切顺利。顺利到他不敢相信他真的如愿娶了霓凰。

拜了堂,新娘子被送入新房。而他,原应在外招待客人。但有谁敢真的要他这个大病初愈的人拼酒?就算他肯,晏大夫也不肯。加上景琰放话,今日新郎倌的酒全由他萧景琰代饮了。不是大梁圣上,而是他的兄弟萧景琰。

景琰这话一出,他看见蔺晨的眼睛一亮,连黎纲甄平也互望一眼,拿起酒杯笑眯眯的向景琰走过来。他不知道该不该告诉景琰,好些兄弟一直对景琰从前对他的态度很不满意,而又一直苦于没有报复的机会.......。

看来明日还得请晏大夫给景琰准备些醒酒药......大前提是,如果晏大夫肯给的话.......只见晏大夫少有的拿起酒杯,向景琰走过去。当初是谁让晏大夫苦心照顾的病人,吹了一个时辰的冷风,差点砸了晏大夫的招牌?看来景琰今晚只能自求多福了。

有了景琰挡酒,那么他这个'病人',自然是早早就被请回房间休息。

十五的圆月皎洁明亮,他撤下仆人,独自一人,在月色里穿过熟悉的长长回廊,从宴客厅回到他昔日居住的院落。

年少的时候,霓凰与他一起度过无数个上元节。

一起挂花灯,赴灯会。

有多少次,他在灯下痴看着她的笑颜,心里恨不得能够立刻把她娶回家?

今日是如愿以偿,但为什么他一直有种不踏实的感觉,有如在雾里看花,好像是在梦里。

越接近新房,他的手的冷汗越多。他无法制止脑里闪过的各种念头。清醒过来后,他常常会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实的。这样的想法,时不时浮现,像针一样地戳进他的胸口,让他痛的无法呼吸。

........万一这一切都只是幻觉.....

在长长分离的日子里,有多少回他在脑里,想象着、描绘着他们婚礼的每个细节?当他躺卧在病床時.....当他疼痛的以为自己撑不过去时.......

.......说不定其实他是在北境,冰续丹毒发,就快死了,幻想自己与霓凰成亲了......

........又或者其实他根本还在琅琊阁里,老阁主为他解火寒毒,他没有挨过来就进入昏迷,这十几年都只是幻想.....

他越走越急,只希望能够快点见到霓凰,好让悬空吊挂在半空中的心安定下来。

.........可是若这全是幻觉,那么........当他推开新房的门的那一刻,他就会发现霓凰根本不在里面......

来到新房门外的身影浑身一颤,顿住了。

薄薄的一扇门,他伸出手又放了下来,放下了又伸出来。这两个动作,他重复了好几次,竟然不敢推开那门。

只怕门一开,就会被打回原来残酷的现实里。

一滴冷汗从他额头滑下,滴到他的手背,这才发现自己已出了一身的冷汗。

他转过身,背对着门,在门口的小阶坐了下来,望着从年少至今不变的圓月.......如果这只是一场梦,就让他一直继续作梦下去吧,他不想醒过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轻轻的被推开,有人轻步走出房。

他肩头一紧。

然后他闻到她独特的幽香。熟悉而淡泊的香气,总能叫他安心味道。

“兄长怎么啦?”她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柔软的身躯依偎着他的背坐下来。

悬挂的心,终于落地。是真的。霓凰真的在这里。他忽然很想笑。

“我........”声音沙哑,他清了清嗓子。“........我怕这一切都只是水月镜花梦一场,你根本不在里面......我害怕得连推开门的勇气也没有,是不是很可笑?”

她没有笑。

她伸出双手由后紧紧的环抱着他,把头埋在他的肩头上,闻到他身上淡淡的药味,闷声道,“我也害怕。一直等不到你来,我怕在我看不见时,你出了什么事端.......我正打算去找你。”

他握住她的左手,与她五指交握,举至他的唇边。他的唇轻碰触她的手指,一一亲过她每根手指,一次又一次,轻柔地吻着。

他声音沙哑低但清楚地说,“霓凰,今生今世,我不再放开你的手。”

“这可是兄长你答应的。”她脸颊轻轻蹭着他的衣衫。“无论日后面对什么样的事,你总要握紧我的手,让我们一起面对。”

他转过身面对她,墨眸专注。“我答应。”

她眉眼舒展,笑眼弯弯,灿若繁星的眸子里是无尽的喜悦与柔情。

他情不自禁的吻上她的额头。

她的睫毛在月光下微微的颤抖,他的心也跟着颤动 。

他轻轻的擦过她的鼻尖,徐徐的往下移,就快吻上她的唇时,她往前倾,主动地贴上他的唇瓣。

双唇紧贴,贝齿轻启,炙热的舌头交缠。

时而深入,时而浅啄。这些年来所有的爱慕、思念、渴求、梦想、需要都投入这个吻里。

辗转厮磨间,再也分不清到底谁是主动谁是被动。

两颗心狂跳着,渴望着,再也分不清哪一个是谁的心跳。

低微交错亲密的呼吸声,深深浅浅地浮沉。

他从她甜蜜的唇边抽离,无法克制的吻上她的秀发,嘴里喃嚷着她的名字。顺着她的秀发,他吻上她的耳轮。

他在她耳边轻轻的耳语。她微不可见的点头。

五指交叉握住,他们手牵着手入房。

整个晚上,无论是在缠绵悱恻的激情还是过后的温存相拥入眠,两只紧握的手没有放开过......

.....从今夜持续到白首。


11 Feb 2017
 
评论(86)
 
热度(112)
  1. 七色乳酸君洒然照新绿 转载了此文字
© 洒然照新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