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 are the people?” resumed the little prince at last. “It’s a little lonely in the desert…”
“It is lonely when you’re among people, too,” said the snake.
― Antoine de Saint-Exupéry, The Little Prince
 
 

【翻译】圣瓦伦廷日三部曲之二: 生存者

原名:Valentine‘s Day Trilogy 02:Survivors (原文链接)

作者:Kalina Lea

同人:Harry Potter

CP:SSHG

等级:R(未成年者请跳到下一章,影响不大。)

原文日期:2004年 2月份14日

。。。。。

译者的话:这篇是R。未成年的读者,请自动约束自己。虽然有车,但是一点也不甜,我是哭着翻译完的。下一篇很长,比01 还长,所以会需要更长的时间来翻译,也有可能会分几个 parts 来贴。

重复 01 时说过的:我尝试多方面的联络作者,但是一直联络不上。她已经不在这个圈,好一段时间了。若有一日,作者认为侵权的话,我会立刻删文。所以请不要转载,谢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正文)

她一直把 Harry 的眼镜带在身边。

有的时候,她会把它拿出来,握在手里,仔细地察看镜框以及镜片上的每个小瑕疵。

她会想象自己刚把它修复完毕,然后她会假装自己接下来就会把眼镜还给 Harry,而他会带着有点傻气又有点羞涩的笑容把眼镜戴上。她会再次好好地教训他 ~应该要更小心地保护好自己的眼镜,要不然,至少得学会修复自己的眼镜。然后他会翻个白眼,说这就是为什么需要有她在身边呗。

有的时候她会戴上他的眼镜,然后下一刻,周围的一切都会漂浮旋转起来。这就是 Harry 眼中的世界 - 扭曲的......荒诞的,所以她无法长时间配戴 Harry 的眼镜。

Harry 的确是个英雄,但不是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不是因为他杀了 Voldemort ,所以他是个英雄。他是个英雄,因为即使身处在这样一个扭曲、荒诞的世界里,他仍然努力地活出他生命里的每一天,直到最后。

这就是她不知道如何去解释的一点。即使在面对着那沉睡在她身边的男人时,她也无从解释起。她答应过他,会把 Harry 死的那一天发生的事全部告诉他。可是那最后一日,从来就不是整个故事的全部。

没有多少个存活下来的人,真正的认识 Harry ,并且为他的死而哀悼。不是为了那位大难不死的男孩而哀悼,而是为了那个在考试时作弊、那个一心热爱魁地奇 (Quidditch) 、那个害怕在舞会里跳舞的男孩而哀悼。

那个一直不断的弄坏眼镜的男孩。

那个男孩。


躺在她身边的那个男人动了动,她想要说些什么,然后才忽然想起,她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他。

叫他 ‘教授’,在现在这个状况下,似乎有点荒唐。叫他 ‘Severus’,她害怕还没有说出口,自己的舌头就会先断掉。她其实不太懂他到底是个这么样的人,她也不太确定他们之间有很多的共同点。但是她很高兴他在这里。她很高兴他稳定的呼吸声,打破了房间里的寂静。他温暖的体温,安抚了她。她渴望再一次感觉到他的手在她身上,让她为着自己还活着而感到雀跃。

他们之间有很多的历史,而且大部分是不愉快的。然而毁掉 Great Hall 的那场爆炸,即摇动了Hogwarts的根基,也把她的世界重新进行排列。从此他们之间大部分的黑历史,变得微不足道了。

那些在她学习生涯中琐碎的侮辱、不公平的被罚留堂,不是被遗忘掉,而就只是,不。再。重。要。了。她甚至想不起来,为什么这些事情曾经是那么的重要。若现在的她还去在乎这些事情,就好比一个流血不止的伤患者,却为着脸上的痘痘而烦恼不已。

“你痴看得目不转睛,”他闭着双目,徐徐地说道。从羽绒被下传出来低哑的嗓音,有点含糊不清。

“我只是在想,”她回答说,“你睡的好吗?”

他睁开一只眼睛。“四十岁男人的问题。”

她轻笑。“不要紧的。”

“我不是在道歉。” 现在他用两只眼睛~一只真眼和一只魔眼~瞪着她。曾经,他这个表情会让她踌躇不前,而如今却让她露出笑容。

“当然你不是在道歉。我真笨,怎么会以为你在道歉呢?”

“确实如此。”他单手撑起身体,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她。

她知道他在等什么 ~他已经等了整整一年~然而所有的字句,卡在她里面,无法说出来。所以她一言不发地投入他的温暖里,把自己埋在他精瘦的胸膛里。

他叹了一口气,腾出一只手摩挲她的头发,抚摸她的肩膀与后背。他的手指是粗糙的,手上的表皮因常年酿制魔药而脱皮变色,然而他抚摸却是温柔的。

她轻微的颤动,更加的贴近他。

她用她的唇,一次又一次地蹭贴上他的胸膛。

她把大腿巧妙地移动到他两腿之间,她听见他倒抽了一口气。

他的反应鼓舞了她,她的手往下温柔地抚触,一次.....两次。他立即的反应先是移动离开,后转念又移回来,迎向她的手掌。

她没有什么经验可言,但她尽全力要让他再度渴慕她。她要他渴望她的身体,因为那比分享她的记忆来得容易。她要岔开他的注意力.....耗尽他的精力......让他累得忘记了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当然他们俩都享受这个过程,是个额外的好处。

“Granger,”他低声咆哮。她知道他想劝阻她,然而她听出他声音里夹着的欲望与不满足 。

他定意要她开口告诉他,她的故事。他的身体,却背叛了他。

她用唇画出他的平滑的胸膛。

她紧闭着眼睛,一心一意的专注于他温暖的肉体,坚固的体格以及平稳的心跳。像个孩子似的,她想象着只要她闭上眼睛,就没有人能看得见她。只要她能够一直保持忙碌,她就可以把回忆驱逐赶走。

忽地,他把她从他身上推开。在她还来不及表示遗憾之前,已被他翻身压倒在床垫上。

她惊讶的眨了眨眼。

他瞪着她,他的眼睛如火焰般要烧入她的内心,要寻觅看见她里面每个黑暗的角落,要让她无处可隐藏。

他用他的膝盖分开她的大腿,然后用两只修长的手指探入她两腿之间。他的动作不再温柔。

“这就是你要的?”他低声咆哮。当他的手指卷曲进入她时,她倒抽了一口气。“这就是你要的?你这个胆小鬼。”

“是的,”她低声道,一边依偎着他的手指摇晃磨蹭起来。

“你知道,这行不通的。“他低声而凶猛的道。“一点也行不通。” 他天赋过人的手指跟上她的节奏,拨弄她里面敏感的核心,点燃一小撮欢愉的烟火。“我可以操你一整个晚上,可是到了明天早上,你想要逃避的还是会在那里的。”

像是要证明这话,他抽出他的手指,然后迅速地进入她。他发出一声沙哑低沉的嘶吼声,她分不清那是出于欢快还是怒气,但也不想去弄清楚。

他追求自身的释放,而她追求她的。她弓起背脊,迎合他的每一个猛烈的冲刺。她把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一波又一波的欢愉上,利用它们来阻挡住他残忍的诚实,利用它们来阻挡住所有的一切。

在那几分钟里,记忆模糊融化掉了。除了听见他们粗嘎的喘气声,除了感觉到他在她上面也在她里面之外,她什么也没有去想。

在汗水湿滑与炽烈的热情里,他们合成一体,只存在于这个地方,这个时刻。

当他的激情终于爆发释放出来时,他埋首在她脖子边闷哼。欢愉的浪潮把她推到顶峰,她猛撞入他,让自己随之化为千万个碎片。

她紧紧的抓住欢愉,沉浸于其中。可是慢慢地,欢愉渐退,她什么也抓不住了,只除了他。

她能够抓住的,只剩下他。

他已经不在她里面,可是她却无法停下来,继续不断地依偎着他,磨蹭摇晃着。他低声细语说了些什么,可是她什么也听不进去,因为她,终于哭了.....

她上一次哭泣,是一年前的事。

一年前的今天,他曾经静默的站在一旁守护着,让她自己渡过悲痛。
然而这一次,他把她拉向他。

他把她抱在怀里,用身体吸收她的眼泪,用喃喃耳语安慰她。她紧紧的抓住他,指甲深陷入他肩膀上苍白的皮肤里,但他仍然继续的抱着她。

她连续两年与这个男人一起度过圣瓦伦日,真是件不可思议的事。她很难想象他们还会在一起度过第三年。然而她知道在现在这个时刻里,这里就是她的归属。

自从他们在她被摧毁的童年瓦砾堆中重遇,她就深深地被他所吸引。

他们可能不是心心相印的心灵伴侣,但他们同是生存者。

他们都还在这里。

The End


27 May 2018
 
评论(7)
 
热度(21)
© 洒然照新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