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 are the people?” resumed the little prince at last. “It’s a little lonely in the desert…”
“It is lonely when you’re among people, too,” said the snake.
― Antoine de Saint-Exupéry, The Little Prince
 
 

If Only :The beginning of an end

写给徘徊在我梦里的苏哥哥。

苏哥哥不断地出现在我梦里,他一身古代装扮,背景却是现代。他什么也没说。就只是默默地凝视着前方,仿佛在等待又像是放弃...

梦言梦语,怕是不知所云,所以不敢打 tag。看到的朋友,就将就着看看吧。打了苏凰tag, 有点心虚,哈哈哈哈。

。。。。。

他不常亲自到银行里去办理事务。

到底在这个年代里,大部分的财务事宜可透过网络进行。若非基金会近日里要调动一笔数目极大的基金,而需要他们其中一个负责人亲笔签字,刚自严重感冒康复的他,是不会冒着细雨亲自到银行走一趟的。

踏出公寓大楼的他,拉起风衣的帽子,双手插入裤袋里,往左慢步跑去。四月的SF,虽已有春天的气息,但是当寒风夹雨吹过来时,仍旧透骨奇寒。

他原以为这是件极快即可完成的事。至少在他的预算里,这是件40-60分钟左右即可完成的事。

所以临出门前,他把衣服放入公寓大楼底层住户共用的洗衣机里清洗。一桶衣需要47分钟清洗。根据他的预算,47 分钟已经足够他步行到银行,办理好事务。还有时间可以顺路在回来的路上,在巷口的希腊餐馆外卖柜台处,买个Gyro回来当午餐。若无意外,他回到公寓大楼时,正好是时候把清洗好的衣服拿出来,放入烘干机里。

当然,预算归预算,世事变化多端,再好的预算也会被无常的变化打断,这是他熟知的事。就比如说若不是一星期前,很少生病的他忽然感染上重感冒,那么按计划,他现在应该是在乌干达而不是在加州。Aidan 临时取代他去了非洲,而他则留在加州养病。因此到银行去的工作,也落到他头上。

变化来时往往是突发的,毫无预告的。所以来得叫人措手不及。

而他的工作,就是与这些"未来的不确定性"打交道。把一切可能发生的突发状况放入预算里,并且事先计算好应对方针,正是他工作里最重要的一环。Asa 常说他是双指搓一搓,就算尽天机。

当一个人把衣服放进洗衣机洗时,就做好了把衣服在清洗干净后取出来的打算,这个是不需要搓手指也可预想的到的事。他预算过自己可能会因突发事件而耽误了些时间,比如说与他约好的银行经理,可能临时有急事而稍微误了时,或者希腊餐馆的外卖处忽然排长龙,但在他的预算里,再怎么误时也应该会在20分钟以内的事,到底银行就在街尾而已。当初开户口时,就特意选择了最靠近公寓的一家银行。

虽说生命不在人的掌控之中,但是没有任何正常人会在把衣服放人洗衣机时,预算无法回来取出的可能性吧?正如再怎么未雨绸缪,没有人到银行去时,会把遇见劫匪的时间,事先预算下去。

(他忽想起 When Harry Met Sally 里的 Harry 阅读时总是先读结局,以防自己在还没有读到结局时就忽然离世的可能性...)

美国大约有9万5千间实体银行,而全国每年大约发生4千宗银行抢劫案。一间银行一年里,只有大约0.0421被劫的机率。那么在任何一天要在任何一间银行里遇见抢劫案,就只有大约万分之一的机率而已。

所以当他办理好事务,跟银行经理握手告别,正准备离开时,看见三个蒙面人手持枪火像电影一样地,从银行大门闯入,厉声道,“所有人不要轻举妄动,这是抢劫。”,他第一个反应是忍不住悄声吐糟,“你在开我玩笑吧?!”

“那枪看起来是真货,不是开玩笑的。”一把柔和顺耳的声音在他左侧轻声道。

他全身僵硬,完全愣住了。

他寻找这把声音的主人,已经找了将近二十八年。

如果说遇见银行劫匪的机率是万分之一。

那么遇见她的机率就是200万分之一。

14 May 2017
 
评论(22)
 
热度(22)
© 洒然照新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