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_are_the_people?”_resumed_the_little_prince_at_last._“It’s_a_little_lonely_in_the_desert…”___
“It_is_lonely_when_you’re_among_people,_too,”_said_the_snake.
― Antoine_de_Saint-Exupéry,_The_Little_Prince
 
 

If Only: 两条平行线

要在茫茫人海中寻找一个人,是件机会非常渺茫的事。那机率比在银行里遇见劫匪还要低的多。

正确的来说那是70亿份之一的机率。

后来获知她人在加州湾区,他们相遇的机会率立即大幅提高。

他们有200万份之一相遇的机率。


虽然他无从找起,(要怎么在200万的人口里,去找一个你从来没有见过面,只认得她声音的人呢?)却也从来没有真正的放弃过。

他一直相信他们会相遇的。


看他那间空荡荡的公寓就知道了。一千五百平方尺的地方,除了一张床,一张书桌,一堆书,什么也没有。

工作忙绿,常年在国外奔波,没有时间与必要好好地去装置他的公寓,是他常用的借口。但他心里一直知道,这不是真正的原因。


他拿到公寓的钥匙,第一次带着他的双A死党来参观,Aidan 随口问他会如何装修时,他就肯定的回答,他什么也不打算做。

Asa 先是不明所以的挑起眉头,然后一转念,就明白过来了。Asa 笑他说,“哦,是要等找到女主人后,让她来装修!”

他没有回答,算是默认。反正这两个人从小跟他一起长大,他的事,他们清楚的很。

Aidan 默默地拍拍他肩膀,无声地安慰鼓励他。

最了解他的一直是 Asa, 最同情他的却是 Aidan。


那是十四年前的事了。


他一知道她人已在湾区,就用尽积蓄交了首付,把公寓买下。他以为他们很快就会相遇。

结果一等就是十四年。


这十四年来,他常站在公寓的露台,俯望着SF繁华的夜景,万家灯火若星朗。

想象着她会在哪个闪耀的灯火下,想象着她在做些什么。


这十四年来,每一次踏出公寓大楼时,他就会想,说不定今日在下一个转角,就会遇见她。

他在转角遇见过无数的流浪汉,跑步的人,带婴孩或狗出来散步的邻居,卖taco 的车子,巡逻的交警,派單張的耶和华见证人,但从来没有碰见她。


Asa 多次故意过来逗他。“说不定你已经遇见过她数百次了...说不定你每天不断地与她擦身而过;在希腊餐馆排队时,她站在你后面;在金门饼家等蛋挞时她排在你前面...只是她从来没有开口说话,所以你就认不出她来。”

Aidan一听见,就会走过来捂住 Asa的嘴,强行把他拖开,一边安慰他说,“不要管这个口无遮拦的家伙。”

其实Asa 说的,他又何尝没有想过?虽然从来没有见过她的样子,可是他一直有个感觉,当他看见她时,一定会把她认出来。这样的信心从何来,他不知道。就如所有关于她的事,有许多的不知道,却又有许多莫名其妙的由心而起的确定。



昨晚出门买晚餐时他往右走,今早他到银行去就往左转。

虽然银行在右边。


因为几米的《向左走向右走》,他每天坚持往不同的方向路线走去。

当然他想过,说不定在他转换方向时,她也正在转换方向。所以若他依照原来的路途反而可以遇见她...在翻来覆去的演算下,他知道无论是往哪一个方向走去,相遇的机率都是一样的。

到底她,是个未知的变数。

又或者他们其实只是两条平行线...


他冒着风雨慢跑到街尾,过了路再往银行方向跑去。反正SF的街道倾斜得像山路,就当作是运动吧。

刚自重感冒恢复过来的人冒着风雨作运动?嗯,还是别让 Dr. Asa 知道为佳。他拉紧风衣领口,白烟在口中呼出。他稍微加快速度,银行已出现在眼前。


他拉开银行厚重的玻璃门,暖气迎面而来。他礼貌地先让一对老年夫妇踏出门外。老先生回过头来道谢,才再牵起老太太的手。

看着他们相依的背影,他忽想到几米笔下的他与她,虽有如两条平行线,却也有交会的一天。


15 May 2017
 
评论(20)
 
热度(22)
© 洒然照新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