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_are_the_people?”_resumed_the_little_prince_at_last._“It’s_a_little_lonely_in_the_desert…”___
“It_is_lonely_when_you’re_among_people,_too,”_said_the_snake.
― Antoine_de_Saint-Exupéry,_The_Little_Prince
 
 

If Only: 线的另一端

他踏出公寓大楼,拉起风衣的帽子,把耳机塞入耳朵,把双手插入裤袋里,冒着细雨往银行相反的方向慢步跑去。四月的SF,虽已有春天的气息,但是当寒风夹雨吹过来时,仍旧透骨奇寒。耳机里的流出的是首不合时宜的圣诞歌曲。


第一次听见这首歌是在十四年前,他二十一岁。

那年,他成了全美最年轻的精算师。

那年,他也再次听见她的声音。在电台点唱节目里。


圣诞节前夕旁晚时分,他开着车子从SF往父母亲在Saratoga的家驶去。

随手扭开电台,就听见她的声音从扬声器里传出,充满了整辆车。

他急踩刹车踏板。

幸好他走的是小路,后面没有跟着其他车辆,否则只怕已造成意外。

他按下紧急信号,把车靠边停。

她点播了一首歌曲给母亲。她的声音柔和顺耳中带稳重,就如他记忆里的一样。一股深深的哀伤几乎再次淹没他。他仍旧不知道到底忧伤从何而来,但心里深处升起一股决心~他不愿意再次错过她。

若在今时今日,他可以拿起手机把那段录音录起来。遗憾的是十四年前,手机还没有如此先进。然而那短短几秒的播音,深深的植入他的脑海。


至少他知道了,她人在加州湾区。他听的的电台,只有在湾区收的到。他们之间的地理位置距离拉近了。

在他听见广播后的五天后,元旦前,他买下了这间公寓。

他以为他们很快就会见面,他等她来一起布置他们的家。

这一等却是十四年。


他们之间缘分似乎与七的倍数有关。七,十四,二十一,所以他很期待二十八岁的到来。

他很努力的在重逢前使自己变得更加优秀,更圆满。


除了在工作上取得极佳成绩,他与AA死党开始了基金会,为乌干达的一个社区提供 micro financing。开始的时候,他们单纯的想尽些力。后来他们发现社区的居民需要的不只是金钱的支助,更需要知识与技能培训,于是就开始开班授课,教导当地居民自力更生。

他负责管理基金会的财务,策略与运作。Aidan包办所有法律上的事务以及义工团队的管理。而Asa开始的时候负责义诊以及教导基本卫生知识,到了后来开始在社区里培训起护士与医生等医务人员。

Asa 三年前终于娶到手他追了多年的同事。Jane 与Asa同是UCSF里的专科医生。每年夏天,他们两人会挪出一到两个月的时间,到乌干达义诊。不只如此,他们还把其它志同道合的医生护士们组织起来,轮流为乌干达提各类的医药供服务以及培训。

基金会在这七年里大幅成长,从帮助一个社区到现今已经成功地帮助了二十一个社区实现自力更生。更重要的是,他们的模式得到政府部门以及许多慈善机构的认同。现今他们积极的帮助其他组织与机构落实与运用他们的模式,以更有效率地帮助与转化更多的社区。


但他与她之间却完全没有进展。

二十八岁那一年来了又过去了,他没有听见的任何她的消息。接下来的七年也完全没有。有时候他觉得自己仿佛痴痴的手握着一条风筝的线,但其实他并不知道线的另一端,那只风筝,到底还存不存在不在。


Aidan 十年前与他的中学甜心 Alexandria 结了婚,开始了他们的AA家庭。婚后两年,先生下了他的干儿子 Andrew,一年后又生了他的干女儿 Andrea。

有时候他看见Asa 与妻子的手牵手散步,或是Aiden把一双儿女骑在肩上,他不只一次想,不如把手上的线放弃掉吧,不再求另一个与自己合拍的圆。就将就另一个人吧。


但是他始终不舍得。


所以他继续一个人住在空荡荡的公寓里。所以他的手机里没有spotify ,只有一首不合时宜的曲子,是她点给母亲的歌。


去年元旦前夕,他们三人都同时在SF,就相约在 Asa 家里 count down。Asa 与 Jane 位于 Mission Street 的公寓, 是看 count down 烟花最好的去处。

午夜时分,烟花应时升起,大伙互相祝贺 Happy New Year 后,就渐渐的静下来欣赏烟花。早超过她平日入眠时间的 Andrea,累倒在他怀里,只剩下 Andrew 还在为着各种不同类型的烟花而兴奋不已,在露台上跳来跳去。

大概是看见那两对夫妻亲密的依偎在一起,原本在一边看烟花,一边把玩着他毛衣领子的 Andrea 把嘴贴近他的耳边,轻声细语地问道,“为什么你不结婚?”

他有样学样的把嘴贴在她耳边,轻声回答,“我还没有找到对的人。”

“那你寂寞吗?”

“有时候。”

“不可以随便找一个人吗?要是Andrew不能陪我去公园玩时,我就在公园里随意找一个小朋友一起玩。”

“随便找一个人只会让我更寂寞。”

“那么你就应该加把劲去找吧!”

“遵命!公主大人的话,是我的命令。”

“在你找到她前,我陪你,让你不寂寞。”她想想又继续说下去。“可是我不会下嫁你的,你太老了。”

“你竟然说我老?!看我瘙你痒!” 装作生气的他,一把抓住Andrea,弄得她大喊大叫,挣扎出他怀里,跑到Asa那里求救。


他寂寞吗?

他是不寂寞的。

他有爱他的双亲,有关心他的好兄弟。


他是寂寞的。

当有极美好的事情发生,他转身想要分享时却发现身边没有人的那一刻,他是寂寞的。

比如当Kuruka,一个曾长期被虐打的乌干达小男孩,第一次露出令人融化的笑容的时候。

比如跟着Asa临急在基奧加湖东北部一个极偏僻村落里,为一个难产的婴儿接生的时候。经过九个钟头的奋斗,孩子活着生下来的那一刻,他接在手里。那时侯的感动,无法用言语形容的。过后,Asa一到了有电讯的地方,立刻打电话给Jane,跟她分享好消息。他只能把这些美好的一幕又一幕收藏在心里,等待着那一个人的到来。



Barbra Streisand 温暖的歌声不断地从耳机里流出,稍微驱逐了寒冷与寂寞。人行道的绿灯亮了,他过了路,脚步不自觉的再次跟上歌曲的步奏。


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

Your the gift that's made my dreams all come true

All I need for Christmas is here

Finding every sweet surprise wrapped up in your eyes

Waiting there for me underneath the tree

We'll the spend the day exchanging kisses

Smile and say What a Christmas this is

Long before the snowflakes appear

Without bells or mistletoe or the tinsle silver glow

You just look at me and Oh!

Christmas is here!

We will smile and say What a Christmas

This is

Long before the snowflakes appear

Without bells or mistletoe

Or the tinsle silver glow

You just have to look at me and Oh!

Christmas is here...


圣诞节还要等八个月,银行的大门则已近在眼前。



16 May 2017
 
评论(31)
 
热度(24)
© 洒然照新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