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 are the people?” resumed the little prince at last. “It’s a little lonely in the desert…”
“It is lonely when you’re among people, too,” said the snake.
― Antoine de Saint-Exupéry, The Little Prince
 
 

If Only: 寻找缺块的圆圈

“那枪看起来是真货,不是开玩笑的。”一把柔和顺耳的声音在他左侧轻声道。


他觉得时间似乎静止,所有的人与声音都黯淡失色了,他谁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到,唯一存在的是他左边的这个人。

他徐徐侧身,终于看见她。

两条平行线,终于聚头了。

心里模糊的影子终于有了样子。

原来风筝,一直在线的另一端。


她似乎在说些什么,他看见她的唇一张一闭在动,但他什么也听不见。

他看见她眼里的忧虑,眉头越皱越紧。

他伸出手想要为她纾解眉头。

她一把抓着他的手,用力把他往下拉。


劫匪!他终于想起了。


其中一人大概觉得这里有问题,大步的走了过来,手里的枪指着她的头。他想也没想,立刻用力推开那枪。

那劫匪大概没预料看起来文弱的他会反抗,狼狈地踉跄了几步后才勉强稳住了身子。那人一站稳,即刻怒气冲冲转身,向往他走过来。

人还未来到他跟前,她已出手。

只见她手施擒拿手,先夺过枪,然后反手用右肘击打他的太阳穴,那劫匪重重的摔在地上。

另外两个劫匪看见了,往这里跑过来。拿枪的哪个一边跑一边举枪。


瞄准。


开枪。


他想也没想,就覆盖在她身后,用身体为她挡去子弹。

一切如此的自然,仿佛为她挡子弹是理所当然的事。

仿佛保护她是他首要的任务。

当子弹打入他身体时,除了痛,他只是觉得遗憾。

遗憾没有机会带她去看他们的公寓。

遗憾没有机会与她分享他藏在心里许多美好的故事。

遗憾到了最后还是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然而名字又有什么意义呢?他知道是她,就可以了。

他倒下时看见的是她惊惶失措的脸孔。他牵动嘴角,想说“别怕”,但没能够发出声前,黑暗淹没了他。


一生的等待,就只为了这一刻,值得吗?


很小的时候,妈妈读过一本关于一个圆圈寻找他失去的缺块的故事给他听*。

那个时候,他问妈妈,既然他的心脏有个缺口,那么是不是只要找的合适的缺块,就能补上而完全?

妈妈抚摸他的头,温柔的说,每个人都有缺口,只是有些人的缺口是看得见的(像他的),有些人的是看不见的。有些人终其一生,寻寻觅觅寻找那块失去的缺块,却始终没有寻得。有些人,找到了却又再度失去。

他抬头问妈妈,“妈妈,那你找到你的缺块了吗?”

“嗯。妈妈没有刻意去寻找一块最合适的缺块,而是用许多小小不同的小缺块来填满我的缺口。“

“就像女娲补天一样。”上个星期妈妈读女娲的故事给他听,他记得。

妈妈亲了他一口,笑说,“宝贝真聪明。就像女娲补天。”

“那妈妈去哪里找这些小缺块呢?我也要去找。”

“妈妈的缺口是用亲人,朋友,知识,工作,一点一点慢慢地补上的。然后上帝的爱注入到这缺口中,把这些小小不同形状的缺块融合在一起,把缺口填满了。妈妈快乐的在人生的跑道上奔跑,偶尔会有其他缺了口的圆圈要跟妈妈一起跑,可是往往没一会儿,就跟不上了,被妈妈抛在身后。直到有一天,妈妈遇见另一个圆满的圆圈,我们就快乐的一起跑下去。”

“另一个圆满的圆圈是爸爸吗?”

“嗯,是爸爸。”

他把头枕在妈妈的肩上。“以后我也要成为一个圆满的圆圈。”

“你可以的。”妈妈又亲了他一下。他很喜欢妈妈亲他抱他,但只限于在他们独处的时候。他才不要让其他小朋友看见到,笑话他。“我把妈妈,爸爸,狗狗,爷爷奶奶还有 Aiden都装进去。”

“那装满了吗?”

“还没满。但以后会慢慢的越装越多,装得满满的。然后,我就可以跟你,跟爸爸一起跑。”

“到了那个时候,爸爸妈妈可能跑不动了,只能慢慢的走。可是我们会很高兴看见你跑的很快,跑得很远。说不定还可以遇见另一个圆满的圆圈,跟你跑的一样快。”

“嗯。我们会是最好,最合拍的朋友,像你跟爸爸一样。”

他心满意足地把头枕在妈妈的肩上。


那时候他年纪小,没有想过若是终于遇见了另一个圆满的圆圈时,自己却跌入万丈深渊谷底上不去,怎么办。



*《The Missing Piece》&《The Missing Piece Meets the Big O 》by Shel Silversteins



18 May 2017
 
评论(19)
 
热度(24)
© 洒然照新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