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_are_the_people?”_resumed_the_little_prince_at_last._“It’s_a_little_lonely_in_the_desert…”___
“It_is_lonely_when_you’re_among_people,_too,”_said_the_snake.
― Antoine_de_Saint-Exupéry,_The_Little_Prince
 
 

If Only: Ending into a new beginning

一生的等待,就只为了这一刻,值得吗?



他缓缓睁开双眼时,先入眼看到的是Aiden。口张得大大的,睡死在沙发上。

他知道自己在医院里。

所以他活了下来。

那她呢?

他不敢去想,也无法去想。黑暗再次淹没他,把他带入另一个无梦的睡眠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再次清醒过来,Asa 站在他床边。Dr. Asa。

看见他清醒了,Asa 开口说道:“ 子弹穿过你的右肩。你命大,没有击中任何要害。锁骨受创,已经成功进行手术。“他这时才后知后觉发现右肩被包扎起来。

Asa 望了手表一眼,继续说,“Aidan 去 SFO 接你父母亲了。大概一个钟头内会回到来。”

他点头表示明白。爸妈去了密歇根州参与研讨会,大概是接到消息立刻赶回来。

舔了舔干裂的嘴唇,他开口问,“她呢?”声音干燥沙哑。

“她?” Asa挑起左眉。

他吞咽了口口水,点点头,左手不自觉的握成拳头。

Asa弯下身,与他四目相对,以他一贯欠揍的表情问道,“噢,你是说你连人家的名字都不知道,就英雄救美去?”

他面无表情的回望着他。对付Asa最好的办法就是保持冷静,完全不给他反应。

果然Asa 啧啧几声,站直了身子,道,“人家可是个无国界医生。要不是她当时立刻作出正确的处理,你现在可能已经失血过多而丧命了。人报了案,就走啦,我也不知道她叫什么,人在哪里。”

报案,就代表她人没事。已经离开,那么就是没有受伤。握紧的拳头,慢慢放开。

看见他仍旧没反应,Asa 意兴阑珊的道,“啧,不跟你说啦!你好好休息吧,等会儿伯伯婶婶到了,我才再过来看你。”说完,就真的离开。


那也好,他乐得清静。他闭上眼睛,开始盘算要怎么联络上她。

她报了案,警方必会有她的姓名与联络。


有人轻声推开门,走了进来。不是 Asa。那个无良的医生才不会放轻手脚。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咖啡香。

他心头一紧。他很肯定。是她。

他与她的第一句话。要说些什么?他忽然有点紧张。手指搓了又搓。


他轻声打破寂静,“ Sightglass 的 Blueboon。”

他撑开眼睛,看见她站在他床前,手里果然拿着个Sightglass Coffee的纸杯。

她笑了。“鼻子真灵。”

看见她的爽朗的笑容,他忽然觉得很幸福。


大概他呆呆的看着她,看得太久,看到她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她找个话题,问他,“渴不渴?要不要喝点水?”

见他点点头,她倒了杯白水,放在移动床上桌上。然后走到他身边,熟练的扶他坐起来,没有碰到他的伤口。

“用左手吧。子弹穿过你右边身体,没有击中任何要害。You are lucky。”她的手指轻轻点了点纸杯,继续说。“先喝口水。然后我们需要谈一谈。”

他清一清喉,没理会那杯白水,问道,“谈什么?”

她走到沙发边,半坐着扶手上,脚踝交叉,帅气十足的说,“我们需要谈谈,你为什么会为一个陌生人挡子弹。”

他嘴角微扬。“我们不是陌生人。”

她挑眉。“别告诉我,你是我的 stalker。”

他笑了。“我们在二十八年前就见过面了。正确的来说,是你见过我,但我没见过你。”


The End



19 May 2017
 
评论(19)
 
热度(33)
© 洒然照新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