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 are the people?” resumed the little prince at last. “It’s a little lonely in the desert…”
“It is lonely when you’re among people, too,” said the snake.
― Antoine de Saint-Exupéry, The Little Prince
 
 

补文说明:《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十三》

《北境之后番外》是2017年春节期间贴的。那年春节我在生病,所以以写OOC甜文来转移视线,一天一小章,娱己娱人。从初一的重逢写到十五的婚礼,遗憾的是来不及写《正月十三》,所以留了个 placeholder, 等日后补发。原以为会在2018的春节补上,但后来现实生活中发生了许多事,只能把计划无限期延后。

最近终于把《正月十三》写完了,放在原来的位置里。

补上是为了完成整个系列,但是写的人的心情不一样了,很可能会接不上原本系列里较为轻快的节奏,所以其实不看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考虑了很久,才决定打上苏凰的 tag。因为虽然《正月十三》里苏凰占的篇幅有限,但整个系列是苏凰的。...


05 Apr 2018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十五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十五

正月十五~

今日江左盟总舵里的张灯结彩不会比山下的灯会逊色。高朋满座全是朝廷贵人与江湖名人,满堂生辉。

除了拜堂时被景琰搅和外,其它一切顺利。顺利到他不敢相信他真的如愿娶了霓凰。

拜了堂,新娘子被送入新房。而他,原应在外招待客人。但有谁敢真的要他这个大病初愈的人拼酒?就算他肯,晏大夫也不肯。加上景琰放话,今日新郎倌的酒全由他萧景琰代饮了。不是大梁圣上,而是他的兄弟萧景琰。

景琰这话一出,他看见蔺晨的眼睛一亮,连黎纲甄平也互望一眼,拿起酒杯笑眯眯的向景琰走过来。他不知道该不该告诉景琰,好些兄弟一直对景琰从前对他的态度很不满意,而又一直苦于没有报复的机会......

11 Feb 2017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十四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十四

【飞流篇】

正月十四~

明日。苏哥哥。青梅....?亲....?亲......

他用力打一打自己的脑袋,怎么也想不起来那词怎么说。

再试一次:

明日。苏哥哥。青梅。成...... 成!.....成?...... ?成.......蔺'成'?坏人!

不对!不对!

他双手抱胸,双眼往上瞧,努力想想吉婶昨日是如何教他。

啊!

他忽然跳了起来!

成亲!

明日。苏哥哥。青梅。成亲!

他满意的笑了!

他记得那日吉婶是这样说的:

“成亲就是永远一起。”

他问吉婶,“苏哥哥。青梅。飞流。成亲?”

吉婶愣住了,然后大笑,笑完说了好...

10 Feb 2017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十三 (正文贴于 April 05, 2018)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十三

删掉的部分是2017年留位时写的。正文在这之后。

【蔺晨篇】

正月十三~

谢谢这十几天,小伙伴们陪我一路走过来,让我原本应该是凄凄惨惨戚戚,在疼痛里度过的年,过的很快乐。我已经几乎完全康复了,需要继续的照顾与复诊,但不痛了。

开始的时候是以写甜文来转移注意力,没有力气去修整。就只是很简单的想,反正写了,就当OOC的糖发出去吧,说不定可以让其他人的日子也好过些。没有想到,发糖出去,也回收糖。谢谢你们看文,并且给予鼓励,问候与祝福,让我每天都过得暖洋洋的。

也没有想到会几乎写完十五日,就只差一天。

今天就让我任性的开个没有文的篇吧。如果有一天我想写又写得来...

09 Feb 2017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十二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十二

送给为了抢沙发,预先计划好洗澡时间的你。(笑晕!)

。。。。。

【穆青篇】

正月十二~

自从忙起婚礼的事宜开始,几乎都见不着姐姐。今晚他特到医馆里与姐姐吃晚饭。

晚饭后,林殊哥很有眼力劲儿的留在房子里看书,让姐姐单独与他散步。

有如过去,许多个晚饭后的时间,他和姐姐漫步在月色下。在那一瞬间,他却忽然后知后觉的发现,姐姐嫁后,就不会有太多这样相处的时光!

他心里一惊,竟然立刻捉住姐姐的手说,“姐,你还是先别嫁!你跟我回云南,然后才慢慢的,办个风风光光的婚礼。”说完,恨不得拉着姐姐的手立刻回家去。

姐姐停下步伐,大概是看见了他眼里的失措,伸手拍拍他的肩...

08 Feb 2017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十一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十一

【晏大夫篇】

正月十一~

医馆里晚饭后,他悠闲自在地品茶。

他必须说,那小子泡的茶,挺好的。

那小子做什么事,都做的最好。

连中毒,也中天下至奇的毒。

自从医以来,他从没有遇见过这么困难的病症。

刚开始的时候,答应到金陵帮他,是存心跟老天爷较个劲,想看看自己的医术是否能扭转乾坤,力挽狂谰。

到了后来,每日与阴府斗智强留人,绞尽心思为他添寿,竟然是一心只望他有足够的时间完成心愿。

哪知道,心愿一完成,那小子就一心找死,说什么都要服下冰续丹。

那小子有多固执,他还没领教过吗?决定了的事,就绝无更改!

他被气的脸都绿了,差点连夜搬离苏宅。

那个蔺...

07 Feb 2017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十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十

千辛万苦才贴上的一篇吖!LOF要欺负我欺负到什么时候?

。。。。。


【黎纲篇】

正月初十~

为了五日后的婚礼,总舵里里外外上上下下都在他的安排下,被打扫的一尘不染,只除了新房。

新房自然设在宗主从前的房子,也是郡主来到总舵时暂住的地方。这,他得亲自打扫布置,不假手于他人,才能放心。要是甄平知晓,必定又笑话他婆婆妈妈的像个老妈子。

他能不操心吗?他们这个宗主真是失而复得的。才三十几岁的人啊,却几度生死关头。以为永远再也见不到的,现在老天有眼,竟然有机会为他办婚礼,他能不尽全副心力做到最好吗?黎纲一边擦眼泪一边继续抹家具。

甄平要笑就笑吧!自从宗主回...

06 Feb 2017

《北境之后》番外通知

我已经15 个小时进入不到LOF。一登入,就出现 “获取数据失败,请稍后重试” 或 “网路出现异常” 等的状况。我的网络上其它网站都没有问题。也尝试用手机,平板,手提,电脑,MacBook登入,结果都一样。这情况我在写《十月》期间也经历过,那时候将近十天进入不到LOF。


之前甚至不知道《正月初九》有没有按时被贴出。现在我可以贴文,但access 不到自己的文,也回不到评。我只是想在我还可以贴文时说声,若是接下来哪一天忽然没贴文而我又没有通知,极可能是因为我进入不到LOF。



Update : 我把手机的LOF软件卸载后无法重装。现...
05 Feb 2017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九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九

【恶搞番外~众读者篇】

各位可爱的小伙伴的留言,太逗比了,往往把我弄的开怀大笑。承蒙看得起,竟然有人觉得我开的起船!船是不可能啦,这临时加的一篇,回送给你们,谢谢你们带给我欢笑与温暖。自己对号入座吧!爱你们!

Disclaimer: 人物与对白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误!)

。。。。。

正月初九~

话说江左盟资深的舵主们集聚在总舵里,商量六日后的婚礼细节。说着说着,大伙们越讨论越对宗主的身体状况深表忧心,就在穆青与黎纲的率领下,一行人秘密前往医馆,要去晏大夫那里问个明白。甄平表示仍有工作在身,就不陪他们同去了。

一伙人在晏大...

05 Feb 2017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八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八

正月初八~

江左盟的医馆里虽然没有什么新春的摆设,但院子里的梅花盛开。

院子边的小屋子里,她拿着木梳子站在兄长身后,为他梳理头发。

梳齿拂过时,他闭上双眼,一脸安详。

房里只有木梳滑过头发时,发出的轻微声响。

这几日来,兄长的身体神速的复原。已经可以自行上下床,走起路也不再摇摆,虽然走远了就需要停下来休息,但基本上已经不需要他人的扶持。林殊哥哥一向不喜欢依赖他人。

生活上的一切他都自行打理,只除了梳理头发。不晓得为什么,他总要等她为他梳头发。

而飞流一看见她拿起梳子,就会飞快的离开房子。大概是怕她梳了兄长的头发,会把他也给捉来梳一梳。飞流少年人心性,...

04 Feb 2017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七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七

正月初七~

自初五霓凰定下他们婚期,黎纲甄平等就搬回总舵里,以方便筹备婚礼。为了他到底留在医馆还是回到总舵,蔺晨与晏大夫还着实斟酌了一番,最后的决定是,他留在医馆里静养为佳。晏大夫与飞流也留下照顾他。而霓凰,霓凰一句“我也留下”,就决定下了。

吉婶虽不放心,但也回到总舵,到底婚宴有好多事得作准备。

可是今日是人日,吉婶说什么都要给郡主与他做些好吃的。所以,所有人约好在医馆里用午饭。

午饭后,黎纲甄平匆匆忙忙的回总舵,穆青找飞流玩去,霓凰被吉婶与她带来的几个巧手女工捉到房子里去量身,连晏大夫也不见人影。房里就只剩下蔺晨与他。

他在房子里慢慢的来回步行。昨日...

03 Feb 2017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六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六

Disclaimer: Written under the influence of painkillers.😝

。。。。。

正月初六~

她昨日的一句话,整个江左盟,甚至琅琊阁,穆王府都被炸开了。所有人都忙着筹备十日后的婚礼,没有人有空到兄长房间吃饭了。

她倒是挺闲的。一句“我照顾病人!”,躲进兄长的房子,就不去理会外面的兵慌马乱。

其实她觉得蔺大哥说的对,嫁给江湖人,行江湖礼,一切从简不就就行了吗?

她把门掩上,看见兄长笑眯眯的坐在床上看她。

她沿床坐下,他立刻握住她的手。自他醒后开始,只要她在身边,他就习惯的握住她的手。

“外边该是鸡飞狗跳的...

02 Feb 2017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五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五

重申:纯糖浆~没脑袋,没情节,没文笔,极可能(绝对)OOC。

。。。。。

正月初五~

这几日,他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好。不只是清醒的时间长了,耳目也逐日恢复正常。接下来就应该要下床走动。晏大夫的意思是这不急,可以再多等一两日。

所以虽然他的三餐已经不再只是药膳粥,而是配上些清淡滋补的小菜,但饭还是在床上用。

既然他不能到前厅用饭,所有人就索性挤到他的房子来用餐。

口里好听说是陪他吃饭,蔺晨等才不会跟他一起吃些 '病人的食物'。虽然还不至于餐餐山珍海味,但有嘴刁的蔺晨在,加上心情很好,自从来到医馆就笑个不停的吉婶,桌上他可望不可入口的食物,可说是层...

01 Feb 2017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四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四

正月初四~

昨日从总舵里来的众人索性全在医馆里住了下来,连吉婶也搬了过来掌厨。咋看下还以为是回到了昔日的苏宅。

青儿自然不肯独自回总舵。说什么大过年的,怎么可以留他一个人冷清清,连姐姐也不在?房间不够?不要紧,他住进了蔺晨的房间。那两个人最近好的像亲兄弟似的。

人多了,她自然不好再留宿在兄长的房里。而且兄长房里的地铺,只怕她抢不过飞流。加上两夜没睡好,眼下黑了一圈,连兄长也吩咐她到房里好好睡一觉。

晚饭后,她依依不舍的离开兄长的房间。她以为自己一定睡不好,结果大概是太累了,一觉到天明。

一觉好眠,醒过来果然精神爽朗。梳洗后就赶紧到兄长的房间,她竟然不是第...

31 Jan 2017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三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三

正月初三~

大年初一,他除了凌晨醒过来外,据说就昏睡了一整日。

大年初二,天刚亮醒过来,慌乱地在半暗半明的房子里寻找她的踪影。看见她打地铺睡在床边,他才放下心来。

他痴看着她的睡颜,贪看着随着日光越来越清晰的轮廓。她转醒过来时对上他的眼,他即没有移开视线,也没有装睡,就只是继续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她。

已经没有装睡或移开视线的必要了。

他挪出位置,让她睡在身边。

五指与她的交叉握住。

心一安,再次入眠。

再次醒过来时已过午时,她坐在床边。

蔺晨的扇子刷一声张开来,他这才发现蔺晨与晏大夫都在房里。蔺晨手摇着扇子,渡步过来,嘴里没正经的道,“啧啧啧!终于...

30 Jan 2017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二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二

正月初二~

除夕夜里她摸黑来到医馆。

沉在被褥间昏睡着的那人瘦骨嶙峋,但确实有呼吸。

她坐在床边看他,一直看他,不敢相信这是真实的。如果这只是个梦,她希望永远也不要醒。她甚至不敢碰他,只怕一碰就会幻灭梦醒。

子时一过,他忽然醒过来,一把掀开被子,挣扎着要坐起来。

她连忙向前阻止。

不发一声,他却立即知道是她。

他什么也没说,只是轻轻的拥抱着她,为她擦眼泪。

她把头枕在他心口上,聆听他的心跳到天明,一刻也不敢睡去。

天一亮,蔺晨与晏大夫相续前来,他却昏昏沉沉的睡着了,一整日都没有再醒过来。蔺晨。。。大哥戏说兄长大概以为自己在作美梦,所以不愿意醒过来...

29 Jan 2017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一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一

我想苏哥哥了。纯糖浆~没脑袋,没情节,没文笔,极可能OOC。

祝新年安康幸福,与心爱的人团圆。

注:这虽是《北境之后》的番外,但是若在读完《十月拾忆》后再读,会更加 make sense。

。。。。。

正月初一~

他转醒过来的时候,屋里黑漆漆的。该是过了子时,大年初一了吧?

医馆设在山林间,临近没有居民,但仍旧依稀听到从远处传来的炮竹声响。

但这不是他醒过来的原因。

他在睡梦中,仿佛觉得身边有人,就醒过来了。

一个他想见的人。很想。

但那是不可能的。

蔺晨说过,天亮后才带她过来。

所以除夕夜里他一早就睡了,希望养足精神见她。

昏迷了超过一...

28 Jan 2017

《北境之后》后记与番外

【北境之后:后记与番外】

当初写文主要是我自己一直想看看,北境之后每个人的反应,所以算是自娱娱人吧。

我想我大概是个奇怪的人,要我去想象我想不出来,一下笔写,人物的反应就会自然出来了 。在开始写时,完全不知道故事会去到哪里,也不写大纲,就一直往下写,写到轮廓出来为止。所以我一定得写完全文后,才会开始边修边贴。

第一次写文,没有想到会写这么长。。。以为大概会是三篇吧。。。结果今日用 word 一算,竟然写超过 19,000个字 (是的,我没有多打个零),我自己差点吓晕。(还没把殊凰那篇算进去)。

结局也在我计划外,竟然会是HE。。。算是七夕的意外惊喜吧。哦,是言公子的...

09 Aug 2016

【苏凰】北境之后:廊州 (九下)

【北境之后:廊州 (九下)完结篇】

在元祐八年正月初九,大梁皇上再次收到,没有署名的飞鸽传书:


景琰哥哥,记不记得,我们最后一次在梅园里埋酒时,你说你从东海回来后,不只要喝梅花酒?

若是你能快马加鞭,在上元节抵达廊州,我们就宴请你喝,那欠了你十六年的酒。


【全文完】


09 Aug 2016

【苏凰】北境之后:廊州 (九上)

【北境之后:廊州 (九上)】

景琰哥哥惠鉴,

今日是大年三十,霓凰在这里跟你拜个年。

青儿几日前就到了,曲指一算,大概是一接到我的信,就立即启程往廊州来。其实我也很思念他,所以很欢喜可以一起过年。

我亲手裁做了三件新衣,一件给青儿,一件给飞流。另外一件我折好,与兄长的衣服,放在一起。这是我第一次学做衣服,针线粗糙,但他们不嫌弃。

这几日,大概要因为要过年了,全府上下喜气洋洋。连晏大夫都笑呵呵的,蔺晨更是满脸桃花。我悄悄问晏大夫,是不是那个昏迷的病人有了起色?他老人家只是抚着胡子笑,不搭话。

吃年饭时,蔺晨忽然提起,我曾经说过我很感激他这十多年来照顾兄长。我不知道他为何故意...

09 Aug 2016

【苏凰】北境之后:廊州 (八)

【北境之后:廊州 (八)】

景琰哥哥惠鉴,

我以为我可以安静的渡过兄长的祭日,但事与愿违。蔺晨在庄里设午宴,宴请盟里的长老舵主。说是兄长的遗愿,不愿我们祭拜,只愿我们集聚,以思念为祭。为什么我会觉得这个点子,比较像是蔺少阁主的?

撤下午饭后,蔺晨就抚琴弹,奏起豫津与宫羽姑娘的曲子。只见他左手按弦,右手撥弦,朗声唱起:

半生意气,半世浪跡

药香缠骨,铸就一纸江湖名

踏归金陵,重遊故地

指点一局,浮沉江山的博弈

少儿郎,策马騁千里

不过旁人口中的一段嶙峋

古塚里,铮铮铁骨不屈

谁还忆烽煙下英魂的悲鸣

风起兮,风起兮,吹十载別离成曲

再相聚,被无情埋了曾經

一子...

08 Aug 2016

【苏凰】北境之后:廊州 (七)

【北境之后:廊州 (七)】

景琰哥哥惠鉴,

屈指一数,我已在廊州住了将近半年,再一个多月就要过年。

青儿来了几封信,询问我归期。后来大概知道,我暂时不会离开,就开始追问,他什么时候可以来廊州。我打算告诉他,要是他能把一切打点妥当,可以来这里来,一起过年。蔺晨,飞流再加上一个青儿,我们这个年,会过得很热闹。

景琰哥哥如今多了个小皇子,想来宫里过年,也会很热闹。

上封信里,我跟你提起蔺晨有意无意的,让我参与盟里的事。现在我可以确定,是有意的。

盟里这十几个月来,是由几位长老与甄平打理。遇到有什么要紧的事,就会请教蔺晨。

蔺晨其实是挺忙的,每天要跟晏大夫轮流到山另一头的医馆去...

08 Aug 2016

【苏凰】北境之后:廊州 (六)

【北境之后:廊州 (六)】

冬姐惠鉴,

微恙已愈,顽健如往日,勿念。知聂大哥身体无恙,甚欣。你们是回京过冬,仰或继续留守北境?

上封信里与你提及,我在廊州的暗格里,寻得几幅丹青与一叠信件,但一直不敢打开。虽我知兄长对我情深意重,但到底我们分隔两地十余年。我畏若他绘的是其他什么人,我接受不来,宁当从未发现过。面对南楚十万敌兵也豪不犹豫的我,竟然畏惧打开几幅画几封信,叫你见笑了。

仲秋那晚与飞流赏月后,我终于鼓起勇气,打开画像。如你猜测般,全是我的画像。有几幅是年少的我,站立在盛开的梅花下;一幅是我手握长剑在河畔;一幅是我在檐廊下挂花灯;我站在城门上送别。。。原来在兄长眼里的我,...

06 Aug 2016

【苏凰】北境之后:廊州 (五)

【北境之后:廊州 (五)】

景琰哥哥惠鉴,

你一连三封信,都收到了,气也消了。看在刚出生的小皇子的份上,原谅你。

我知道,你是在为我好。我终于了解,每一回黎纲他们围着兄长说“宗主,我们是为您好”时,他有多无奈。

我很好,身体很健康。为了不再喝晏大夫的苦药,我会好好的照顾自己。听闻蔺少阁主,也快要回到廊州了。到时候我身边,就有两个好大夫,请你不要挂心了。

你怎么知道,我为了兄长报梦的事恼你?我当然生气兄长第一次入梦,竟是为了你的事。虽然我也说不清,到底我是气他、气你还是气自己。可是你怎么会这么聪明,猜到我生气这个叻?是静姨猜的吗?

今日是仲秋佳节,霓凰在这里向你、皇后嫂嫂、...

05 Aug 2016

【苏凰】北境之后:廊州 (四下)

【北境之后:廊州 (四下)】

第二日,皇上收到一封更短的信:

兄长在梦里要我向你道歉。

好,我道歉。

霓凰笔


05 Aug 2016

【苏凰】北境之后:廊州 (四上)

【北境之后:廊州 (四上)】

元祐七年八月初一,当今大梁皇上收到,一封没有署名的短涵:

萧景琰,你这头笨水牛!我已经把你差遣过来的太医全给轰回去!我已经告诉过你,晏大夫说我没事,你还把那些太医差过来,那岂不是摆明看不起晏大夫的医术?他老人家气的差点七孔生烟。你要再差太医来,我就从此不给你写信。

静姨派遣过来教吉婶弄点心的宫女小梨,我们收下了。吉婶学会后,我们就会差人送她回宫。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这不是厚此薄彼,而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


05 Aug 2016

【苏凰】北境之后:廊州 (三)

【北境之后:廊州 (三)】

景琰哥哥惠鉴,

久未复函,甚歉。前阵子身体欠恙,无法回函,现已无大碍,勿挂心。

半个月前,我请黎纲,把兄长逝世时的情况,告诉我。想来景琰哥哥你,必已听蒙大哥陈述过了吧?我是第一次听。

黎纲说兄长在最后几日,毒性已渗入骨髓,皮肤开始肿胀。在昏迷状态之下,不断的吐血。我可以想象,当时的情况一定是乱成一团。

后来蔺晨发了脾气,把所有人赶了出去。差飞流守在帐篷门口,只有晏大夫与他自己,可以出入。听说到了最后一晚,连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琅琊阁老阁主都来了,可是还是无法挽回兄长的性命。

兄长毒发身亡,尸身呈腐烂状,死像极其可怕,只能立即火化。飞流由始至终,...

04 Aug 2016

【苏凰】北境之后:廊州 (二)

【北境之后:廊州 (二)】

景琰哥哥惠鉴,

勿挂心,一切安好。

皇后嫂嫂的产期将近,景琰哥哥你紧不紧张?不晓得会是一个像皇后嫂嫂般,娇滴滴的小公主,还是一只水牛小皇子?想来无论是男是女,也必定可爱非常。

那日我写完信后,就去歇着。大概真的累了,这一睡就睡了三日,把黎纲他们,全给吓坏了。后来有劳晏大夫诊了脉,说我没事,只是心神终于放松,他们才放下心来。

醒过来的时候,朦胧之间,还以为自己回到了苏宅。

其实这里,只有摆设与苏宅相似而已,只要一打开窗户或门扉,就会看见与京城,全然不同的景致。

从兄长的屋子眺望出去,是重峦叠嶂,终日云雾飘浮。山水丹青杂、烟云紫翠浮尽收眼底。虽说...

03 Aug 2016

【苏凰】北境之后:廊州 (一)

【北境之后:廊州 (一)】

景琰哥哥惠鉴,

今日平安抵达廊州江左盟总舵。勿挂。

昔日苏宅的人几乎都在。小飞流、黎纲、甄平、吉婶,甚至晏大夫。蔺晨原本也在,昨日刚离开。那也很好,不须碰面,免得惹他不高兴。许是他知道我要来了,先行避开。

总舵这庄子依山而建,占地甚大。虽说在半山腰,上下不容易,盟里的兄弟以及江湖朋友,出入的倒也不少。庄子里有正殿、汇报处、书房、客房属院、练武场、马棚等,一应俱全,井井有条。兄长昔日住的是座独立的院落,位置偏东,面向朝阳,偏僻清静,周围种满了青翠的竹子。

院落里有自己的灶房,由吉婶打理。几间客房,晏大夫、蔺晨各占一间。兄长起居的房子,竟与在苏宅的布...

03 Aug 2016

【苏凰】北境之后(三):林府

【北境之后(三):林府】

是一个天气很好的夏夜,风清月朗,圆月如白玉盘般高高的挂在漆黑的天空中。玉轮本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霓凰一个人靠着墙,坐在林府的祠堂里。祠堂里的烛火点得亮亮的,林殊哥哥的牌位摆在最前方,前面还祭奠着一颗很大的珍珠,是景琰哥哥从东海带回来的吧?

已是亥时,景琰哥哥也快到了吧?

果然听见有人匆匆的脚步声,霓凰转头往门外看过去,不出所料,是景琰哥哥。

萧景琰看见霓凰从祠堂里探出个头来,就安心了。一边放慢脚步走进去,一边说,“我就知道你离京前一定会到这里来。我还怕我来得太迟,你已经离开了。”

青梅竹马的三个人,从小到大就是心愿相通的。不需要任何言语,已经知道对...

01 Aug 2016
1 2
© 洒然照新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