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_are_the_people?”_resumed_the_little_prince_at_last._“It’s_a_little_lonely_in_the_desert…”___
“It_is_lonely_when_you’re_among_people,_too,”_said_the_snake.
― Antoine_de_Saint-Exupéry,_The_Little_Prince
 
 

【十月拾忆】后记

【十月拾忆后记】

终。于。写。完。了。

十章(五上、五下算一章)外加两个番外,真的不算长,但过程真的是。。。呕心沥血。对不起,没有想到会拖了那么久,这系列实在比想象中要困难多了。谢谢你们耐心的等待,谢谢你们愿意给予这个文笔钝拙的人关注,谢谢你们的慷慨。

特别要感谢曾经给予指正以及忠告的朋友,在没有任何义务为前提下,你们的劝勉更是诚然可贵;也要感谢所有留评以及私信的朋友,你们的评语,很多时候让这个对自己的文字没有信心的人,找到写下去的勇气。

虽然成果不太及格,但是尽了最大的努力去完成的,于是无愧于心,可以坦然面对。即便左右邻舍的花园美如仙境,这块七零八落的地,是我曾经全心全意耕种培植经营...

16 Dec 2016

【苏凰】十月拾忆 (十)

十月拾忆 (十)完结篇

【他与她】

十个月有多长?寒蝉知春不知秋,十个月是永不可及的岁数。

十个月有多短?区区三百个朝暮。仅有的三百个朝暮。

。。。。。


在金陵最后的一个早晨,他们坐在廊下等待日出,坐在这座为他们偷来将近十个月的时光的宅院里。两个人安静依偎着,让最后的时辰轻轻的在他们之间流过。

所有要说的话已经说过了。


他回想起这十个月来的点滴。

他把她的一颦一笑捡起来,用袋子装住,放入他怀里,最贴近他的心脏的地方。那袋子透出的温暖,会陪伴着他,一直到他的心脏不再跳动为止。

够了,足已。他告诉自己。

多说几遍或者他真的会相信。


她数算这三百多个的日子...

16 Dec 2016

【苏凰】十月拾忆 (九)

十月拾忆 (九)

【她】

她一直以为她可以陪他走到最后。

她知道他们从来就没有十年。但她以为至少在寥寥无几的日子里,他们可以携手走到最后。

从九安山他发病开始,她就仿佛有预感,他们之间的时间已在倒数中进行。即使在还没有知道火寒毒的真相前,她已经知道他的病,不只是身子弱那么简单。

蔺晨卸开火寒毒真相的那天,他诓她说他还有十年的那一刻,她就知道,他没有十年。

是的,他们总是能一眼看穿对方的谎言。

开始的时候,她希望自己看不懂他的隐瞒,那至少能够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快乐的度过剩下的日子。后来她庆幸自己知道真相,因为她不愿意再一次,在没有准备下分离。这l一次她要没有遗憾。

她问...

15 Dec 2016

【苏凰】十月拾忆 (八)

十月拾忆 (八)

【他】

他站在廊下,右手的拇指与食指无意识的搓着袖口,目光毫无焦距的投在前方,心里细想着蔺晨的出游计划。

他从来没有计划过昭雪后的事。

这十几年来他把所有的心思放在洗雪赤焰罪名这事上,其他什么的也都只是为了这个目的而进行与筹划的。梅长苏本就是为了昭雪而存在的。昭雪后,梅长苏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所以他从不计划之后的事。

他这份心思,没有向任何人透露过,但蔺晨看得很清楚。

蔺晨对大部分的事,都看得很清楚很透彻。所以蔺晨一直管他叫 '长苏',说自己只认识梅长苏,不认识林殊。好像希望只要他继续长苏前,长苏后的,就可以把一个编出来的人物落实了。

霓凰...

14 Dec 2016

【苏凰】十月拾忆 (七)

【十月拾忆 (七)】

谢谢耐心等待的朋友。这是《十月》最后一个段落 -九安山到出征,共四篇。会在接下来的几日内贴完。提醒一下,《十月》是贴紧着剧情走向的,要有心理准备哦。

。。。。。

【她】

如果说从相认到回云南的四个月是甜蜜的,那么从九安山到狼烟四起的那六个月是甜酸苦辣掺杂在一起,无法分的清楚的。

这六个月里,高峰迭起。然而每当她回过头去看时,首先忆起的,却是九安山的月景,洁白手帕裹住的点心,他令人安心的心跳,浅浅的药香。。。或许因为,那是万顷波澜前的片刻安宁。

。。。。。

金陵一别就是十个月,虽然说书信往来不断,但怎么比得上苏宅里的日日相见?她想象过各个重...

13 Dec 2016

【苏凰】十月拾忆之青瓷马之谜 (故事过门)

【十月拾忆之青瓷马之谜】

昨夜的绵绵春雨,为今日带来了春天的气息。连前几日仍凛冽刺骨的刮风,都似乎开始暖和起来。看来阴霾寒冷的严冬总算过去了,春天的和煦已在望。苏宅里也难得地,偷得一个清闲的午后。

“你说,宗主最近,是不是有些什么不对吖?”黎纲问坐在栏杆上、仔细地拭剑的甄平。

甄平抬起头,瞥了黎纲一眼。“怎么说?”

“我也说不上来。就是,就是好像跟以前有点不一样了。“黎纲有些吞吐。“甄平,你看人,一向可以看见别人看不到的,你没有察觉到吗?”

甄平眼里闪过笑意,又立即隐去。只见他慢条斯理地把剑收入鞘内,才徐徐地道,“你这么说来,我好像也觉得有点不对。”

“是吧?是有点不对吧?”黎纲一...

24 Nov 2016

【苏凰】十月拾忆 (六)~重写版

【十月拾忆 (六)】

龟速更文,慎入。

。。。。。

【他】

霓凰今日离京去卫陵,一早出发。他左右是醒了睡不着,就起来给她写信。昨日他答应,每两三日就给她写一封信。他打算每日写一点,两三日后再合在一起寄去。

想起昨日,他心里涌起一股他不愿意去深思的暖意,也同时为自己的后知后觉摇头。只要事关霓凰,他总是乱了步伐。

昨日霓凰不依他总看得穿她的算计,她又何尝不是?他心里想的,有时候连自己也还没意识到,她却看得一清一楚。看清楚后,还愿意接近他,那么是不是说梅长苏,不是那么的不堪?

回想起来,霓凰匆匆回京、守了灵就到苏宅来的那晚上的第二日开始,就有些异常。

她仍旧照常来苏宅,但在...

01 Nov 2016

【苏凰】十月拾忆之画面过门

读了《》、《五上》、《五下》 后,请自己在脑里重温这幕或者重刷第十九集19:30。我决定不写这幕。要点出来的已在《四》里点出来了。

明日或后日贴《六》《六》暂时无限期延展。还没开始读文的朋友,还是暂时先别读吧。 《六》贴了。龟速更文,慎入 。

。。。。。

十月拾忆》的分段:

》,《》,《》是第一个段落:长亭相认到除夕前

画皮》(或《修订版》)是衔接到下一个段落的故事过门 (bridge)。

》,《五上》、《五下》是第二个段落:大年夜到霓凰回云南

这是衔接到下一个段落的画面过门 (bridge)。

《六》是第...

20 Oct 2016

【苏凰】十月拾忆(五下)

【十月拾忆(五下)】

续【她】

这个年节过得不太平安。先是大年夜内监被杀案,一过完上元节,就发生私炮坊爆炸案。说起私炮坊爆炸案,她即想敲敲那只水牛的头,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些什么 - 兄长不认他,他就认不出兄长吗?又想为他们逝去的岁月大哭一场。赤焰一案改写了兄长与她的命运,何尝不也在景琰哥哥的心里狠狠地划了一刀?那个温暖可蔼的景琰哥哥已经再也见不着了。后来想想,她也该为自己哭泣。知道是誉王故意引爆私炮坊的消息,她竟然一点也不吃惊。连生气也生气不起来,只觉得心寒。

虽然说起头不好,但接下来的日子,倒是平静了下来。平日里暗涛汹涌的金陵,一反常态地,迎来了风平浪静的三、四个月。...

18 Oct 2016

【苏凰】十月拾忆(五上)

【十月拾忆(五上)】

"Attention is the rarest and purest form of generosity."~ Simone Weil

My dear readers, you humbled me with your generosity. This is for you.

“给予关注可说是最罕见以及最精纯的一种慷慨行为。”~ Simone Weil

亲爱的读者们,你们的慷慨叫我倍觉谦卑。这是我唯有的回馈。

。。。。。

【她】

这是十三年来她过得最快乐的四个月。

回想过去,在她与林殊哥哥相识、相交、相知的将近十年的岁月里,绝大...

17 Oct 2016

【苏凰】十月拾忆 (四)

【十月拾忆 (四)】

【他】

站在阴暗角落,掀开竹帘的一角,往外看。

看着在明媚的阳光下练武的霓凰与飞流。

金陵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明亮的阳光了。

自回京以来,大部分时候天气暗霾。即使有阳光,也仿佛蒙上薄薄一层灰蓝的雾。他几乎要以为记忆中那些年少时候阳光普照的日子,都只是自己因为怀念而加添上去的。

阴霾密布的天气,正适合现今的他。地狱归来,原本就只适合躲藏在阴暗的角落里。

而霓凰是属于阳光的。庭院里的霓凰傲立在明亮阳光下,耀眼的仿佛与日光融成一体。如太阳,她一直在发光发热。无论是从前还是现今。

有一段时间,他伸出手想要抓住些许的光辉。他已经失去霸占那太阳的可能,只单纯的想...

01 Oct 2016

【苏凰】十月拾忆之画皮 (修订)

【十月拾忆之画皮 (修订)】

《十月拾忆之画皮》写得很快。一个曾经一闪而过的念头,一下笔,所有的字句就一气呵成组合起来。通常我的习惯是写了,还要沉淀至少一日,才会决定是否还需要再修。可是那天,写完《画皮》后的几个时辰之后,我要开始一段很长的路程,所以我决定一写完就贴。后来在机上想想,又想要修。

以下是我在机上修的。看过第一版的朋友,若有时间,再看看这修订版,然后告诉我,你喜欢那一版。

。。。。。

【他们】

“兄长是借尸还魂吗?”凝视着在烛光下专心看书的他,她忍不住问。

他一征。放下书本,低下眉,有点阴森的低语道,“不是,不是借尸还魂。。。“

他欲言又止。“你真想知道,我...

27 Sep 2016

【苏凰】十月拾忆之画皮

【十月拾忆之画皮】

【他们】

“兄长,你是借尸还魂吗?”凝视着在烛光下专心看书的他,她忍不住问。

他一征。放下书本,低下眉,有点阴森的低语道,“不是,不是借尸还魂。。。“

他欲言又止。“你真想知道,我这身体是怎么来的?”

她点点头,倾前去。

“我的魂魄离开林殊的身体后,四处漂泊,不知道何去何从。然后我有一个晚上,我在乱葬岗里瞧见。。。”顿了顿,仿佛不想说,却还是下决心,咬牙说下去。

他的声音更为低沉。“。。。瞧见一只妖怪在缝制着一物。这引起了我的好奇心,想看看一只妖怪会缝出什么来着。我决定在一旁等候,等它一走开,我就把那东西拿出来瞧瞧。”

“哪知道,它这一缝就连缝了好几日,连一...

24 Sep 2016

【苏凰】十月拾忆 (三)

【十月拾忆 (三)】

龟速更文,慎入。

。。。。。

【她】

自从梅长苏病愈后,她几乎每日到苏宅报到。来的时候,若是有其他人在,她就到灶房里跟吉婶谈天。烧菜做饭她是帮不上忙,顾顾火候、剥豆切菜还算可以。

没外人时,她跟飞流打过招呼后(交出礼物),就直接往兄长的屋子里去。

有时候她来得早,兄长还在午歇,她会拿本他批过的书来读。读他的批文如同阅读他的思绪,是她乐此不疲的事。他醒过来的时候,通常会看见她坐在书桌边看书。

他不晓得的是,在看书前,她常常会坐在床边看他,一边思考他们的事。

从小到大,他一直是她的林殊哥哥,现在,还是吗?

容貌外表改变了,里面的灵魂呢?

涅槃重生...

12 Sep 2016

【苏凰】十月拾忆 (二)

【十月拾忆 (二)】

【他】

长亭相认后, 霓凰临别一问,“我还能去苏宅看你吗?”

虽知不应答允,却忍不住答允。

“如果你实在想见我,就来吧。”

只是他没有想到。。。霓凰会那么常想见他。

*****

刚开始的时候还好,霓凰翻墙而入,即使旁人尚未察觉,飞流自然知晓。飞流会在霓凰进入他的起居的房子前,知会他。

“苏哥哥。青。梅。” 【注一】

虽然他允诺了霓凰来苏宅,但走大门来访到底不妥。要是来往过密,只怕不只是留人口垢,更会把穆王府无端牵涉入党争,到底明面上他是誉王的谋士。

霓凰自然也懂这道理,所以她选择翻墙而入。她是上琅琊榜的高手,没有什么人可以...

01 Sep 2016

【苏凰】十月拾忆 (一)

【十月拾忆 (一)】

Hansel and Gretel followed the bread crumbs and found a gingerbread house; while I followed the bread crumbs and found a hidden love called 苏凰..let's hope there isn't a cannibal hidden somewhere....

《十月拾忆》系列是写从长亭相认后到霓凰被遣回云南前的四个月,以及九安山叛变后到出征前的六个月,大约一共十个月的时间。

。。。。。

十个月有多长?寒蝉知春不知秋,十...

31 Aug 2016
© 洒然照新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