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_are_the_people?”_resumed_the_little_prince_at_last._“It’s_a_little_lonely_in_the_desert…”___
“It_is_lonely_when_you’re_among_people,_too,”_said_the_snake.
― Antoine_de_Saint-Exupéry,_The_Little_Prince
 
 

消失的九

殊凰AU。单篇。

地设:实坝洛星球(Spero: 在拉丁文里是希望的意思)

。。。。

“1,2,3,4,5,6,7,8...8...”

“1,2,3,4,5,6,7,8...8...”

他一踏入后院就听见一把幼气的声音。

院子中央是条长长的台阶,台阶的上头是府邸,他刚从那里走出来,台阶下边是衔接出府的后门,两边是些园丁弄出来的花花草草。声音从左边传过来的,人被灌木丛挡住了,看不见。这里是后院,客人通常不会跑到这头来的。是哪来的笨小孩躲在这里数数目?景琰家最小的弟弟也已经七岁了。

还只会数到八?现在还有哪家的小孩不是三岁不到,就已经会数到一百?不管啦,他已经够烦了,不...

02 Jul 2017

【苏凰】多少楼台烟雨中

谢谢迎灯用她美丽的文字,以《If Only 》的人物写这篇文。能够在七十亿人中遇见真好,能够有你来给我文里的人物写文真好。若有一日我到江南去,一定会“穿着丁香色的旗袍,撑一把油纸伞,走过江南漫长的梅雨时节”。比心。


迎灯:

*现代au

*送给亲爱哒新绿ovo @洒然照新绿 感谢lof让我们相遇


大巴车从盘旋的高速公路转下来,疲惫的旅客在各自的座位上睡得颠倒。外面在下雨,淅淅沥沥,将车窗洒满横斜的水珠,窗外景色在雨幕与黑夜中朦胧。车速减缓,他抬眸看一眼前方高挂的“南京站”三个红字,目光不由凝滞。

Asa刚刚拜谒罢周公,向后伸了个懒腰,余光瞥见...

08 Jun 2017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十五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十五

正月十五~

今日江左盟总舵里的张灯结彩不会比山下的灯会逊色。高朋满座全是朝廷贵人与江湖名人,满堂生辉。

除了拜堂时被景琰搅和外,其它一切顺利。顺利到他不敢相信他真的如愿娶了霓凰。

拜了堂,新娘子被送入新房。而他,原应在外招待客人。但有谁敢真的要他这个大病初愈的人拼酒?就算他肯,晏大夫也不肯。加上景琰放话,今日新郎倌的酒全由他萧景琰代饮了。不是大梁圣上,而是他的兄弟萧景琰。

景琰这话一出,他看见蔺晨的眼睛一亮,连黎纲甄平也互望一眼,拿起酒杯笑眯眯的向景琰走过来。他不知道该不该告诉景琰,好些兄弟一直对景琰从前对他的态度很不满意,而又一直苦于没有报复的机会......

11 Feb 2017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十四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十四

【飞流篇】

正月十四~

明日。苏哥哥。青梅....?亲....?亲......

他用力打一打自己的脑袋,怎么也想不起来那词怎么说。

再试一次:

明日。苏哥哥。青梅。成...... 成!.....成?...... ?成.......蔺'成'?坏人!

不对!不对!

他双手抱胸,双眼往上瞧,努力想想吉婶昨日是如何教他。

啊!

他忽然跳了起来!

成亲!

明日。苏哥哥。青梅。成亲!

他满意的笑了!

他记得那日吉婶是这样说的:

“成亲就是永远一起。”

他问吉婶,“苏哥哥。青梅。飞流。成亲?”

吉婶愣住了,然后大笑,笑完说了好...

10 Feb 2017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十二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十二

送给为了抢沙发,预先计划好洗澡时间的你。(笑晕!)

。。。。。

【穆青篇】

正月十二~

自从忙起婚礼的事宜开始,几乎都见不着姐姐。今晚他特到医馆里与姐姐吃晚饭。

晚饭后,林殊哥很有眼力劲儿的留在房子里看书,让姐姐单独与他散步。

有如过去,许多个晚饭后的时间,他和姐姐漫步在月色下。在那一瞬间,他却忽然后知后觉的发现,姐姐嫁后,就不会有太多这样相处的时光!

他心里一惊,竟然立刻捉住姐姐的手说,“姐,你还是先别嫁!你跟我回云南,然后才慢慢的,办个风风光光的婚礼。”说完,恨不得拉着姐姐的手立刻回家去。

姐姐停下步伐,大概是看见了他眼里的失措,伸手拍拍他的肩...

08 Feb 2017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十一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十一

【晏大夫篇】

正月十一~

医馆里晚饭后,他悠闲自在地品茶。

他必须说,那小子泡的茶,挺好的。

那小子做什么事,都做的最好。

连中毒,也中天下至奇的毒。

自从医以来,他从没有遇见过这么困难的病症。

刚开始的时候,答应到金陵帮他,是存心跟老天爷较个劲,想看看自己的医术是否能扭转乾坤,力挽狂谰。

到了后来,每日与阴府斗智强留人,绞尽心思为他添寿,竟然是一心只望他有足够的时间完成心愿。

哪知道,心愿一完成,那小子就一心找死,说什么都要服下冰续丹。

那小子有多固执,他还没领教过吗?决定了的事,就绝无更改!

他被气的脸都绿了,差点连夜搬离苏宅。

那个蔺...

07 Feb 2017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十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十

千辛万苦才贴上的一篇吖!LOF要欺负我欺负到什么时候?

。。。。。


【黎纲篇】

正月初十~

为了五日后的婚礼,总舵里里外外上上下下都在他的安排下,被打扫的一尘不染,只除了新房。

新房自然设在宗主从前的房子,也是郡主来到总舵时暂住的地方。这,他得亲自打扫布置,不假手于他人,才能放心。要是甄平知晓,必定又笑话他婆婆妈妈的像个老妈子。

他能不操心吗?他们这个宗主真是失而复得的。才三十几岁的人啊,却几度生死关头。以为永远再也见不到的,现在老天有眼,竟然有机会为他办婚礼,他能不尽全副心力做到最好吗?黎纲一边擦眼泪一边继续抹家具。

甄平要笑就笑吧!自从宗主回...

06 Feb 2017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九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九

【恶搞番外~众读者篇】

各位可爱的小伙伴的留言,太逗比了,往往把我弄的开怀大笑。承蒙看得起,竟然有人觉得我开的起船!船是不可能啦,这临时加的一篇,回送给你们,谢谢你们带给我欢笑与温暖。自己对号入座吧!爱你们!

Disclaimer: 人物与对白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误!)

。。。。。

正月初九~

话说江左盟资深的舵主们集聚在总舵里,商量六日后的婚礼细节。说着说着,大伙们越讨论越对宗主的身体状况深表忧心,就在穆青与黎纲的率领下,一行人秘密前往医馆,要去晏大夫那里问个明白。甄平表示仍有工作在身,就不陪他们同去了。

一伙人在晏大...

05 Feb 2017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八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八

正月初八~

江左盟的医馆里虽然没有什么新春的摆设,但院子里的梅花盛开。

院子边的小屋子里,她拿着木梳子站在兄长身后,为他梳理头发。

梳齿拂过时,他闭上双眼,一脸安详。

房里只有木梳滑过头发时,发出的轻微声响。

这几日来,兄长的身体神速的复原。已经可以自行上下床,走起路也不再摇摆,虽然走远了就需要停下来休息,但基本上已经不需要他人的扶持。林殊哥哥一向不喜欢依赖他人。

生活上的一切他都自行打理,只除了梳理头发。不晓得为什么,他总要等她为他梳头发。

而飞流一看见她拿起梳子,就会飞快的离开房子。大概是怕她梳了兄长的头发,会把他也给捉来梳一梳。飞流少年人心性,...

04 Feb 2017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七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七

正月初七~

自初五霓凰定下他们婚期,黎纲甄平等就搬回总舵里,以方便筹备婚礼。为了他到底留在医馆还是回到总舵,蔺晨与晏大夫还着实斟酌了一番,最后的决定是,他留在医馆里静养为佳。晏大夫与飞流也留下照顾他。而霓凰,霓凰一句“我也留下”,就决定下了。

吉婶虽不放心,但也回到总舵,到底婚宴有好多事得作准备。

可是今日是人日,吉婶说什么都要给郡主与他做些好吃的。所以,所有人约好在医馆里用午饭。

午饭后,黎纲甄平匆匆忙忙的回总舵,穆青找飞流玩去,霓凰被吉婶与她带来的几个巧手女工捉到房子里去量身,连晏大夫也不见人影。房里就只剩下蔺晨与他。

他在房子里慢慢的来回步行。昨日...

03 Feb 2017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六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六

Disclaimer: Written under the influence of painkillers.😝

。。。。。

正月初六~

她昨日的一句话,整个江左盟,甚至琅琊阁,穆王府都被炸开了。所有人都忙着筹备十日后的婚礼,没有人有空到兄长房间吃饭了。

她倒是挺闲的。一句“我照顾病人!”,躲进兄长的房子,就不去理会外面的兵慌马乱。

其实她觉得蔺大哥说的对,嫁给江湖人,行江湖礼,一切从简不就就行了吗?

她把门掩上,看见兄长笑眯眯的坐在床上看她。

她沿床坐下,他立刻握住她的手。自他醒后开始,只要她在身边,他就习惯的握住她的手。

“外边该是鸡飞狗跳的...

02 Feb 2017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五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五

重申:纯糖浆~没脑袋,没情节,没文笔,极可能(绝对)OOC。

。。。。。

正月初五~

这几日,他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好。不只是清醒的时间长了,耳目也逐日恢复正常。接下来就应该要下床走动。晏大夫的意思是这不急,可以再多等一两日。

所以虽然他的三餐已经不再只是药膳粥,而是配上些清淡滋补的小菜,但饭还是在床上用。

既然他不能到前厅用饭,所有人就索性挤到他的房子来用餐。

口里好听说是陪他吃饭,蔺晨等才不会跟他一起吃些 '病人的食物'。虽然还不至于餐餐山珍海味,但有嘴刁的蔺晨在,加上心情很好,自从来到医馆就笑个不停的吉婶,桌上他可望不可入口的食物,可说是层...

01 Feb 2017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四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四

正月初四~

昨日从总舵里来的众人索性全在医馆里住了下来,连吉婶也搬了过来掌厨。咋看下还以为是回到了昔日的苏宅。

青儿自然不肯独自回总舵。说什么大过年的,怎么可以留他一个人冷清清,连姐姐也不在?房间不够?不要紧,他住进了蔺晨的房间。那两个人最近好的像亲兄弟似的。

人多了,她自然不好再留宿在兄长的房里。而且兄长房里的地铺,只怕她抢不过飞流。加上两夜没睡好,眼下黑了一圈,连兄长也吩咐她到房里好好睡一觉。

晚饭后,她依依不舍的离开兄长的房间。她以为自己一定睡不好,结果大概是太累了,一觉到天明。

一觉好眠,醒过来果然精神爽朗。梳洗后就赶紧到兄长的房间,她竟然不是第...

31 Jan 2017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三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三

正月初三~

大年初一,他除了凌晨醒过来外,据说就昏睡了一整日。

大年初二,天刚亮醒过来,慌乱地在半暗半明的房子里寻找她的踪影。看见她打地铺睡在床边,他才放下心来。

他痴看着她的睡颜,贪看着随着日光越来越清晰的轮廓。她转醒过来时对上他的眼,他即没有移开视线,也没有装睡,就只是继续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她。

已经没有装睡或移开视线的必要了。

他挪出位置,让她睡在身边。

五指与她的交叉握住。

心一安,再次入眠。

再次醒过来时已过午时,她坐在床边。

蔺晨的扇子刷一声张开来,他这才发现蔺晨与晏大夫都在房里。蔺晨手摇着扇子,渡步过来,嘴里没正经的道,“啧啧啧!终于...

30 Jan 2017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二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二

正月初二~

除夕夜里她摸黑来到医馆。

沉在被褥间昏睡着的那人瘦骨嶙峋,但确实有呼吸。

她坐在床边看他,一直看他,不敢相信这是真实的。如果这只是个梦,她希望永远也不要醒。她甚至不敢碰他,只怕一碰就会幻灭梦醒。

子时一过,他忽然醒过来,一把掀开被子,挣扎着要坐起来。

她连忙向前阻止。

不发一声,他却立即知道是她。

他什么也没说,只是轻轻的拥抱着她,为她擦眼泪。

她把头枕在他心口上,聆听他的心跳到天明,一刻也不敢睡去。

天一亮,蔺晨与晏大夫相续前来,他却昏昏沉沉的睡着了,一整日都没有再醒过来。蔺晨。。。大哥戏说兄长大概以为自己在作美梦,所以不愿意醒过来...

29 Jan 2017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一

《北境之后》番外之正月初一

我想苏哥哥了。纯糖浆~没脑袋,没情节,没文笔,极可能OOC。

祝新年安康幸福,与心爱的人团圆。

注:这虽是《北境之后》的番外,但是若在读完《十月拾忆》后再读,会更加 make sense。

。。。。。

正月初一~

他转醒过来的时候,屋里黑漆漆的。该是过了子时,大年初一了吧?

医馆设在山林间,临近没有居民,但仍旧依稀听到从远处传来的炮竹声响。

但这不是他醒过来的原因。

他在睡梦中,仿佛觉得身边有人,就醒过来了。

一个他想见的人。很想。

但那是不可能的。

蔺晨说过,天亮后才带她过来。

所以除夕夜里他一早就睡了,希望养足精神见她。

昏迷了超过一...

28 Jan 2017

【苏凰】十月拾忆 (十)

十月拾忆 (十)完结篇

【他与她】

十个月有多长?寒蝉知春不知秋,十个月是永不可及的岁数。

十个月有多短?区区三百个朝暮。仅有的三百个朝暮。

。。。。。


在金陵最后的一个早晨,他们坐在廊下等待日出,坐在这座为他们偷来将近十个月的时光的宅院里。两个人安静依偎着,让最后的时辰轻轻的在他们之间流过。

所有要说的话已经说过了。


他回想起这十个月来的点滴。

他把她的一颦一笑捡起来,用袋子装住,放入他怀里,最贴近他的心脏的地方。那袋子透出的温暖,会陪伴着他,一直到他的心脏不再跳动为止。

够了,足已。他告诉自己。

多说几遍或者他真的会相信。


她数算这三百多个的日子...

16 Dec 2016

【苏凰】十月拾忆 (九)

十月拾忆 (九)

【她】

她一直以为她可以陪他走到最后。

她知道他们从来就没有十年。但她以为至少在寥寥无几的日子里,他们可以携手走到最后。

从九安山他发病开始,她就仿佛有预感,他们之间的时间已在倒数中进行。即使在还没有知道火寒毒的真相前,她已经知道他的病,不只是身子弱那么简单。

蔺晨卸开火寒毒真相的那天,他诓她说他还有十年的那一刻,她就知道,他没有十年。

是的,他们总是能一眼看穿对方的谎言。

开始的时候,她希望自己看不懂他的隐瞒,那至少能够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快乐的度过剩下的日子。后来她庆幸自己知道真相,因为她不愿意再一次,在没有准备下分离。这l一次她要没有遗憾。

她问...

15 Dec 2016

【苏凰】十月拾忆 (八)

十月拾忆 (八)

【他】

他站在廊下,右手的拇指与食指无意识的搓着袖口,目光毫无焦距的投在前方,心里细想着蔺晨的出游计划。

他从来没有计划过昭雪后的事。

这十几年来他把所有的心思放在洗雪赤焰罪名这事上,其他什么的也都只是为了这个目的而进行与筹划的。梅长苏本就是为了昭雪而存在的。昭雪后,梅长苏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所以他从不计划之后的事。

他这份心思,没有向任何人透露过,但蔺晨看得很清楚。

蔺晨对大部分的事,都看得很清楚很透彻。所以蔺晨一直管他叫 '长苏',说自己只认识梅长苏,不认识林殊。好像希望只要他继续长苏前,长苏后的,就可以把一个编出来的人物落实了。

霓凰...

14 Dec 2016

【苏凰】十月拾忆 (七)

【十月拾忆 (七)】

谢谢耐心等待的朋友。这是《十月》最后一个段落 -九安山到出征,共四篇。会在接下来的几日内贴完。提醒一下,《十月》是贴紧着剧情走向的,要有心理准备哦。

。。。。。

【她】

如果说从相认到回云南的四个月是甜蜜的,那么从九安山到狼烟四起的那六个月是甜酸苦辣掺杂在一起,无法分的清楚的。

这六个月里,高峰迭起。然而每当她回过头去看时,首先忆起的,却是九安山的月景,洁白手帕裹住的点心,他令人安心的心跳,浅浅的药香。。。或许因为,那是万顷波澜前的片刻安宁。

。。。。。

金陵一别就是十个月,虽然说书信往来不断,但怎么比得上苏宅里的日日相见?她想象过各个重...

13 Dec 2016

【苏凰】十月拾忆之青瓷马之谜 (故事过门)

【十月拾忆之青瓷马之谜】

昨夜的绵绵春雨,为今日带来了春天的气息。连前几日仍凛冽刺骨的刮风,都似乎开始暖和起来。看来阴霾寒冷的严冬总算过去了,春天的和煦已在望。苏宅里也难得地,偷得一个清闲的午后。

“你说,宗主最近,是不是有些什么不对吖?”黎纲问坐在栏杆上、仔细地拭剑的甄平。

甄平抬起头,瞥了黎纲一眼。“怎么说?”

“我也说不上来。就是,就是好像跟以前有点不一样了。“黎纲有些吞吐。“甄平,你看人,一向可以看见别人看不到的,你没有察觉到吗?”

甄平眼里闪过笑意,又立即隐去。只见他慢条斯理地把剑收入鞘内,才徐徐地道,“你这么说来,我好像也觉得有点不对。”

“是吧?是有点不对吧?”黎纲一...

24 Nov 2016

【殊凰】记当年:青瓷马

【记当年:青瓷马】

【记当年】系列是殊凰琰小时候的故事。单篇,不定期更新。

。。。。。

霓凰从小爱马。一岁多时,穆王爷第一次把她抱上马,她就说什么也不愿意下来。后来,若在屋里找不到她,一定可以在马房里找的着。

穆王爷也爱马,所以云南穆王府的马房又大又宽,采光佳又通风。宽阔的走道两旁,各间隔出十来个厩间,每个厩间住一或两匹马。大多数时候,小霓凰乖乖的站在走道上喂食,抚摸把头伸出厩间的马匹。但也有好几次,乘着负责马房的方大叔没留意时,小小人儿越过栏栅,进入厩间。当方大叔第一次在厩间里找到小郡主时,差点哭了,害怕小郡主会被马匹踢伤。可是说也奇怪,小郡主从不怕马,马匹也不欺负她,都很乐意与她亲...

14 Nov 2016

【苏凰】十月拾忆 (六)~重写版

【十月拾忆 (六)】

龟速更文,慎入。

。。。。。

【他】

霓凰今日离京去卫陵,一早出发。他左右是醒了睡不着,就起来给她写信。昨日他答应,每两三日就给她写一封信。他打算每日写一点,两三日后再合在一起寄去。

想起昨日,他心里涌起一股他不愿意去深思的暖意,也同时为自己的后知后觉摇头。只要事关霓凰,他总是乱了步伐。

昨日霓凰不依他总看得穿她的算计,她又何尝不是?他心里想的,有时候连自己也还没意识到,她却看得一清一楚。看清楚后,还愿意接近他,那么是不是说梅长苏,不是那么的不堪?

回想起来,霓凰匆匆回京、守了灵就到苏宅来的那晚上的第二日开始,就有些异常。

她仍旧照常来苏宅,但在...

01 Nov 2016

【苏凰】十月拾忆(五下)

【十月拾忆(五下)】

续【她】

这个年节过得不太平安。先是大年夜内监被杀案,一过完上元节,就发生私炮坊爆炸案。说起私炮坊爆炸案,她即想敲敲那只水牛的头,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些什么 - 兄长不认他,他就认不出兄长吗?又想为他们逝去的岁月大哭一场。赤焰一案改写了兄长与她的命运,何尝不也在景琰哥哥的心里狠狠地划了一刀?那个温暖可蔼的景琰哥哥已经再也见不着了。后来想想,她也该为自己哭泣。知道是誉王故意引爆私炮坊的消息,她竟然一点也不吃惊。连生气也生气不起来,只觉得心寒。

虽然说起头不好,但接下来的日子,倒是平静了下来。平日里暗涛汹涌的金陵,一反常态地,迎来了风平浪静的三、四个月。...

18 Oct 2016

【苏凰】十月拾忆(五上)

【十月拾忆(五上)】

"Attention is the rarest and purest form of generosity."~ Simone Weil

My dear readers, you humbled me with your generosity. This is for you.

“给予关注可说是最罕见以及最精纯的一种慷慨行为。”~ Simone Weil

亲爱的读者们,你们的慷慨叫我倍觉谦卑。这是我唯有的回馈。

。。。。。

【她】

这是十三年来她过得最快乐的四个月。

回想过去,在她与林殊哥哥相识、相交、相知的将近十年的岁月里,绝大...

17 Oct 2016

【殊凰】记当年:重阳登高记

【记当年:重阳登高记】

【记当年】系列是殊凰琰小时候的故事。单篇。不定期更新。

。。。。。

每年九月九日重阳节,林殊、萧景琰与霓凰若在京城,必定相约登上孤山的顶峰。虽说“九月九,登高饮酒;佩茱萸,食篷饵”的习俗,在大梁还不普及,但对年少爱玩的他们来说,却是个郊游的好藉口。

离金陵最近的孤山虽不很高,但胜在从山腰开始,就没有已经开辟好的路径。要上顶峰,非要有两把刷子不可,所以上的去的人不多。这正合那三个小伙伴的胃口。

这一年清晨,十岁的霓凰,头上戴着红紫色的茱萸,跟在十四岁的萧景琰与十二岁的林殊后头。萧景琰手里领了一盅菊花酒、一包花糕,时不时转过头来拉霓凰一把。

林殊走在最前头,手里...

08 Oct 2016

【苏凰】十月拾忆 (四)

【十月拾忆 (四)】

【他】

站在阴暗角落,掀开竹帘的一角,往外看。

看着在明媚的阳光下练武的霓凰与飞流。

金陵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明亮的阳光了。

自回京以来,大部分时候天气暗霾。即使有阳光,也仿佛蒙上薄薄一层灰蓝的雾。他几乎要以为记忆中那些年少时候阳光普照的日子,都只是自己因为怀念而加添上去的。

阴霾密布的天气,正适合现今的他。地狱归来,原本就只适合躲藏在阴暗的角落里。

而霓凰是属于阳光的。庭院里的霓凰傲立在明亮阳光下,耀眼的仿佛与日光融成一体。如太阳,她一直在发光发热。无论是从前还是现今。

有一段时间,他伸出手想要抓住些许的光辉。他已经失去霸占那太阳的可能,只单纯的想...

01 Oct 2016

【苏凰】十月拾忆之画皮

【十月拾忆之画皮】

【他们】

“兄长,你是借尸还魂吗?”凝视着在烛光下专心看书的他,她忍不住问。

他一征。放下书本,低下眉,有点阴森的低语道,“不是,不是借尸还魂。。。“

他欲言又止。“你真想知道,我这身体是怎么来的?”

她点点头,倾前去。

“我的魂魄离开林殊的身体后,四处漂泊,不知道何去何从。然后我有一个晚上,我在乱葬岗里瞧见。。。”顿了顿,仿佛不想说,却还是下决心,咬牙说下去。

他的声音更为低沉。“。。。瞧见一只妖怪在缝制着一物。这引起了我的好奇心,想看看一只妖怪会缝出什么来着。我决定在一旁等候,等它一走开,我就把那东西拿出来瞧瞧。”

“哪知道,它这一缝就连缝了好几日,连一...

24 Sep 2016

【殊凰】记当年:为什么萧景琰没有爱上穆霓凰

【记当年:为什么萧景琰没有爱上穆霓凰】

家有突发事故,暂无力更《十月》,只能写《记当年》自娱,请见谅。

【记当年】系列是殊凰琰小时候的故事。单篇,不定期更新。

。。。。。

太奶奶赐婚于小殊与霓凰后的第二日,十六岁的萧景琰坐在芷萝宫里吃母亲做的点心。

在旁一边话家常,一边绣制药囊的静嫔望了儿子一眼,似慢不经心的说,“昨日,太奶奶赐婚了?”

萧景琰喝了口水,说,“是啊,小殊高兴的心花怒放,都快要飞上天了。”

静嫔又看了儿子一眼。“那你呢?”

“我?”萧景琰裂开嘴一笑。“我为他们高兴啊!小殊他求太奶奶求了大半年,才总算把这头婚事定下来了!我等着喝他们的喜酒。”

静嫔细细的观察儿子,...

18 Sep 2016

【苏凰】十月拾忆 (三)

【十月拾忆 (三)】

龟速更文,慎入。

。。。。。

【她】

自从梅长苏病愈后,她几乎每日到苏宅报到。来的时候,若是有其他人在,她就到灶房里跟吉婶谈天。烧菜做饭她是帮不上忙,顾顾火候、剥豆切菜还算可以。

没外人时,她跟飞流打过招呼后(交出礼物),就直接往兄长的屋子里去。

有时候她来得早,兄长还在午歇,她会拿本他批过的书来读。读他的批文如同阅读他的思绪,是她乐此不疲的事。他醒过来的时候,通常会看见她坐在书桌边看书。

他不晓得的是,在看书前,她常常会坐在床边看他,一边思考他们的事。

从小到大,他一直是她的林殊哥哥,现在,还是吗?

容貌外表改变了,里面的灵魂呢?

涅槃重生...

12 Sep 2016
1 2
© 洒然照新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