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_are_the_people?”_resumed_the_little_prince_at_last._“It’s_a_little_lonely_in_the_desert…”___
“It_is_lonely_when_you’re_among_people,_too,”_said_the_snake.
― Antoine_de_Saint-Exupéry,_The_Little_Prince
 
 

记当年:吃字的怪兽

《记当年:吃字的怪兽》

传说中很久很久以前有专门个吃字的怪兽。那是个上古的时代,言语还未成文,也还没有书籍,牠的食物就是人们的对话。牠常常会隐身躲在角落里,趁没有人注意时,偷偷把人们说话时的字句吃掉。牠最喜欢吃的是情人间的对话,尤其是表白的句子,吃起来特别甜。

当一个男孩经过数月的挣扎,终于鼓起勇气想向他仰慕的姑娘表白时,怪兽就兴奋地躲在附近等待机会。

这一日,男孩按捺住似乎要从他嗓子里跳出去的心跳,清了清喉,真诚勇敢的开口,向女孩倾诉他的仰慕之情。那里知道,他一开口,怪兽就把他说的话一一吞吃掉。

所以女孩看见的是男孩的口像水里的鱼儿一般张开又合起来,张开又合起来,什么也没有说,接着就...

03 Nov 2017

【殊凰】记当年:青瓷马

【记当年:青瓷马】

【记当年】系列是殊凰琰小时候的故事。单篇,不定期更新。

。。。。。

霓凰从小爱马。一岁多时,穆王爷第一次把她抱上马,她就说什么也不愿意下来。后来,若在屋里找不到她,一定可以在马房里找的着。

穆王爷也爱马,所以云南穆王府的马房又大又宽,采光佳又通风。宽阔的走道两旁,各间隔出十来个厩间,每个厩间住一或两匹马。大多数时候,小霓凰乖乖的站在走道上喂食,抚摸把头伸出厩间的马匹。但也有好几次,乘着负责马房的方大叔没留意时,小小人儿越过栏栅,进入厩间。当方大叔第一次在厩间里找到小郡主时,差点哭了,害怕小郡主会被马匹踢伤。可是说也奇怪,小郡主从不怕马,马匹也不欺负她,都很乐意与她亲...

14 Nov 2016

【殊凰】记当年:重阳登高记

【记当年:重阳登高记】

【记当年】系列是殊凰琰小时候的故事。单篇。不定期更新。

。。。。。

每年九月九日重阳节,林殊、萧景琰与霓凰若在京城,必定相约登上孤山的顶峰。虽说“九月九,登高饮酒;佩茱萸,食篷饵”的习俗,在大梁还不普及,但对年少爱玩的他们来说,却是个郊游的好藉口。

离金陵最近的孤山虽不很高,但胜在从山腰开始,就没有已经开辟好的路径。要上顶峰,非要有两把刷子不可,所以上的去的人不多。这正合那三个小伙伴的胃口。

这一年清晨,十岁的霓凰,头上戴着红紫色的茱萸,跟在十四岁的萧景琰与十二岁的林殊后头。萧景琰手里领了一盅菊花酒、一包花糕,时不时转过头来拉霓凰一把。

林殊走在最前头,手里...

08 Oct 2016

【殊凰】记当年:为什么萧景琰没有爱上穆霓凰

【记当年:为什么萧景琰没有爱上穆霓凰】

家有突发事故,暂无力更《十月》,只能写《记当年》自娱,请见谅。

【记当年】系列是殊凰琰小时候的故事。单篇,不定期更新。

。。。。。

太奶奶赐婚于小殊与霓凰后的第二日,十六岁的萧景琰坐在芷萝宫里吃母亲做的点心。

在旁一边话家常,一边绣制药囊的静嫔望了儿子一眼,似慢不经心的说,“昨日,太奶奶赐婚了?”

萧景琰喝了口水,说,“是啊,小殊高兴的心花怒放,都快要飞上天了。”

静嫔又看了儿子一眼。“那你呢?”

“我?”萧景琰裂开嘴一笑。“我为他们高兴啊!小殊他求太奶奶求了大半年,才总算把这头婚事定下来了!我等着喝他们的喜酒。”

静嫔细细的观察儿子,...

18 Sep 2016

【殊凰】记当年:仲秋

【记当年:仲秋】

《记当年》系列是殊凰琰小时候的故事。暂时全是单篇,不定期更新。

。。。。。

“怎么这么久?”在阴暗角落来回渡步的十三岁萧景琰不安的问。

双手交叉抱胸的十一岁林殊靠着墙,无所谓地耸耸肩。

“要不要进去看看?”萧景琰往农屋望去。在中秋的圆月照亮下,一景一物都看得很清楚,就是没有看见小霓凰的身影。

“嘿嘿,大概分不清楚那一根才是葱。”林殊撇嘴嘲弄。那丫头之前连葱长什么样子也不知道,临时抱佛脚强行记住了,可是要在半明半暗的菜园子里找,只怕不容易。

“那我们要不要进去帮她?万一出事了怎办?”萧景琰紧张的问,额头上冒出薄汗。早知道就不让她一个人去。

“能出什么事?最坏的可...

07 Sep 2016

【萧景琰】记当年:景琰哥哥

【记当年:景琰哥哥】

【记当年】系列是殊凰琰小时候的故事。以单篇为主。不腐。

。。。。。

萧景琰两岁半时,第一次见到小殊。母妃盼了许久,终于盼到晋阳姑姑抱着刚满月的小殊到芷萝宫来。

母妃抱着小殊,弯下身来让萧景琰瞧瞧小娃娃。萧景琰看见正在好眠的娃娃,颈上挂银坠,全身被层层的锦布紧包住,圆圆的小脸红咚咚的。萧景琰伸出食指轻轻的戳娃娃的脸蛋,软绵绵的。

萧景琰想起母妃的叮嘱,他是哥哥,要好好照顾小殊弟弟。这个他懂,就是要像皇长兄照顾他似的照顾小殊弟弟。

萧景琰很认真的对正在睡觉的娃娃说,“我是哥哥,我会保护你。”

大人们都笑成一团。晋阳姑姑还一把搂住他,说,“景琰真乖,姑姑希望日后我...

24 Aug 2016

【殊凰】记当年:中元节

【记当年:中元节】

【记当年】系列写的是殊凰琰小时候的故事。以单篇为主。

。。。。。。。。

近日小霓凰的心情很低落,从小照顾她的嬷嬷走了。嬷嬷去年年尾从云南随着穆王府的队伍来到金陵,身体就一直不好。年事已高,加上长途跋涉,今年五月在京城忽染风寒,病逝了。走的时候,小霓凰正好随穆王妃在郊外别院小住,所以连最后一面也没能见上。

小霓凰一来思念,二来觉得是自己坚持要嬷嬷陪来金陵才害死了嬷嬷,所以心情一直很低落。不但没有玩头,还常常会一个人时掉眼泪。穆王妃劝了几回也没果效,就吩咐小殊、景琰多陪霓凰玩儿,希望能让她慢慢淡化悲伤。

陪是陪了,玩也玩了,小霓凰看起来也好象比较好些了。穆王妃很欣慰,...

19 Aug 2016

【蒙挚】记当年: 当蒙大统领还是懵大哥时

【记当年: 当蒙大统领还是懵大哥时】

应我家丫头要求,写她最喜爱的蒙(萌)大统领。

。。。。。。。。。。。。。

蒙挚,人如其名,有点懵,很真挚。

十七岁的他,在一场演武赛事,被祁王从万千将士里选出,推荐入赤焰军。要说他一点也不觉得骄傲吗,那是不可能的。当然他不会把这事放在嘴边,又不是小孩。就只是走起路来背挺的比较平常直,笑声比平日响。即使在赤焰军里被安排去带小孩这种琐事,也不能叫他丢了笑容,至少他现在是大梁最强的军队里的一员。

这小孩,来头很大,更叫任何教过他的人,一个头两个大。赤焰的将士们宁可请缨上战场,也不愿意去当他的教头。但蒙挚初来报到,自然没有听过这孩子的伟绩丰功,...

12 Aug 2016

【殊凰 】记当年:初见

【记当年:初见】


今日是周年纪念,写个甜小品来庆祝。《北境之后》,明日再续。

。。。。。。。。。。。。。。。。


要真算起来,霓凰是先认识景琰哥哥,才认识林殊哥哥。虽然就差那一柱香的时间。

五岁的霓凰第一次从云南到金陵,随母妃拜见太皇太后时,九岁的皇七子萧景琰刚好也在。

小霓凰长得剔透玲珑,像个玉娃娃似,嘴甜又不惧生,太皇太后喜欢的不得了,就把她留下,让穆皇妃自己到各宫走动。太皇太后正在逗霓凰吃糕点时,宫女进来通报,林家小殊前来向太奶奶请安。

七岁的林殊进前来行礼,霓凰见他样子长得俊朗,但不特别,比较起来,景琰哥哥更好看些。可是剑眉下是一双清澈却不经意流露出精光的眸子,霓凰一...

07 Aug 2016
© 洒然照新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