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_are_the_people?”_resumed_the_little_prince_at_last._“It’s_a_little_lonely_in_the_desert…”___
“It_is_lonely_when_you’re_among_people,_too,”_said_the_snake.
― Antoine_de_Saint-Exupéry,_The_Little_Prince
 
 

If Only 番外:童话故事

还债用的。答应了 @也无风雨也无晴 ,若霓凰入梦,就写番外。

单篇。

。。。。。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王子一直在寻找他的公主...”


小女孩问:“他是怎么把她弄丢了?”


“王子从来没有见过公主的面,只听过她的声音...”


小男孩一脸认真的问:“她的声音像美人鱼的一样可怕吗?”


小女孩大声抗议说:“美人鱼的声音一点也不可怕!她的声音太美丽了,所以海底的巫婆才会要她用来交换。”(哥哥真笨。)


小男孩带点鄙视的回答,“我说的是希腊神话里的美人鱼,她们用歌声把水手们带入死亡。”(谁在说迪士尼动画?)


在两个孩子开始争斗前,他赶紧继续说下...

14 Sep 2017

【苏凰】多少楼台烟雨中

谢谢迎灯用她美丽的文字,以《If Only 》的人物写这篇文。能够在七十亿人中遇见真好,能够有你来给我文里的人物写文真好。若有一日我到江南去,一定会“穿着丁香色的旗袍,撑一把油纸伞,走过江南漫长的梅雨时节”。比心。


迎灯:

*现代au

*送给亲爱哒新绿ovo @洒然照新绿 感谢lof让我们相遇


大巴车从盘旋的高速公路转下来,疲惫的旅客在各自的座位上睡得颠倒。外面在下雨,淅淅沥沥,将车窗洒满横斜的水珠,窗外景色在雨幕与黑夜中朦胧。车速减缓,他抬眸看一眼前方高挂的“南京站”三个红字,目光不由凝滞。

Asa刚刚拜谒罢周公,向后伸了个懒腰,余光瞥见...

08 Jun 2017

If Only 后记(或前言)

开始的时候,我不想打tag, 因为我不是写一个苏凰的故事,而是一个关于等待的故事。

在生活里有些人不愿意虚无的等待,宁可将就,将就了又后悔。有些人等了,却又等的很无奈,等得不甘心,常常担忧万一最后等不到,就完全白等了。


等待本身有意义吗?还是等待的成果决定了(赋予)等待的意义?


因为不忍心,所以我的故事总是圆满结束。但若故事里的他,最后没有遇见她,(或是遇见后就为她死去),那么他一生的等待就没有意义了吗?这个就留给大家自己去回答吧。


等待是在时间里进行的,所以这文故意在时间上作文章。中间的几个章节,每一章是发生在前一章之前。(若你已经读完了却没有发现这点...就只...

19 May 2017

If Only: Ending into a new beginning

一生的等待,就只为了这一刻,值得吗?


他缓缓睁开双眼时,先入眼看到的是Aiden。口张得大大的,睡死在沙发上。

他知道自己在医院里。

所以他活了下来。

那她呢?

他不敢去想,也无法去想。黑暗再次淹没他,把他带入另一个无梦的睡眠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再次清醒过来,Asa 站在他床边。Dr. Asa。

看见他清醒了,Asa 开口说道:“ 子弹穿过你的右肩。你命大,没有击中任何要害。锁骨受创,已经成功进行手术。“他这时才后知后觉发现右肩被包扎起来。

Asa 望了手表一眼,继续说,“Aidan 去 SFO 接你父母亲了。大概一个钟头内会回到来...

19 May 2017

If Only: 寻找缺块的圆圈

“那枪看起来是真货,不是开玩笑的。”一把柔和顺耳的声音在他左侧轻声道。


他觉得时间似乎静止,所有的人与声音都黯淡失色了,他谁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到,唯一存在的是他左边的这个人。

他徐徐侧身,终于看见她。

两条平行线,终于聚头了。

心里模糊的影子终于有了样子。

原来风筝,一直在线的另一端。


她似乎在说些什么,他看见她的唇一张一闭在动,但他什么也听不见。

他看见她眼里的忧虑,眉头越皱越紧。

他伸出手想要为她纾解眉头。

她一把抓着他的手,用力把他往下拉。


劫匪!他终于想起了。


其中一人大概觉得这里有问题,大步的走了过来,手里的枪指着她的头。他想也没想,立刻用力推...

18 May 2017

If Only: 心的缺口

不常用电梯的他,今日选择用电梯。

他拿了一小篮衣物,从十八楼直接下到地下室的公寓住户共用的洗衣间。他打算先把衣服放入洗衣机里清洗,然后才去银行。预算中,从银行回来,正好是时候把清洗好的衣物拿出来,放入干衣机。


他的公寓单位在大楼第十八层。据死党Asa的说法,十八是个幸运的号码,“十八,实发吖!”

'实发'是广东话,意思是,一定会发财。身为医生的 Asa,对民间传说与信仰却有超乎寻常的兴趣。

发不发财他不知道,但住在十八楼是个很好的运动。他不喜欢健身室,所以当他在SF时,就以慢跑以及上下楼梯为主要运动。即可以运动又可以环保,何乐不为?


但是今天他状态不佳-病了一个星期,昨晚才退...

17 May 2017

If Only: 线的另一端

他踏出公寓大楼,拉起风衣的帽子,把耳机塞入耳朵,把双手插入裤袋里,冒着细雨往银行相反的方向慢步跑去。四月的SF,虽已有春天的气息,但是当寒风夹雨吹过来时,仍旧透骨奇寒。耳机里的流出的是首不合时宜的圣诞歌曲。


第一次听见这首歌是在十四年前,他二十一岁。

那年,他成了全美最年轻的精算师。

那年,他也再次听见她的声音。在电台点唱节目里。


圣诞节前夕旁晚时分,他开着车子从SF往父母亲在Saratoga的家驶去。

随手扭开电台,就听见她的声音从扬声器里传出,充满了整辆车。

他急踩刹车踏板。

幸好他走的是小路,后面没有跟着其他车辆,否则只怕已造成意外。

他按下紧急信号,把车靠边停。...

16 May 2017

If Only: 两条平行线

要在茫茫人海中寻找一个人,是件机会非常渺茫的事。那机率比在银行里遇见劫匪还要低的多。

正确的来说那是70亿份之一的机率。

后来获知她人在加州湾区,他们相遇的机会率立即大幅提高。

他们有200万份之一相遇的机率。


虽然他无从找起,(要怎么在200万的人口里,去找一个你从来没有见过面,只认得她声音的人呢?)却也从来没有真正的放弃过。

他一直相信他们会相遇的。


看他那间空荡荡的公寓就知道了。一千五百平方尺的地方,除了一张床,一张书桌,一堆书,什么也没有。

工作忙绿,常年在国外奔波,没有时间与必要好好地去装置他的公寓,是他常用的借口。但他心里一直知道,这不是真正的原因。


他...

15 May 2017

If Only :The beginning of an end

写给徘徊在我梦里的苏哥哥。

苏哥哥不断地出现在我梦里,他一身古代装扮,背景却是现代。他什么也没说。就只是默默地凝视着前方,仿佛在等待又像是放弃...

梦言梦语,怕是不知所云,所以不敢打 tag。看到的朋友,就将就着看看吧。打了苏凰tag, 有点心虚,哈哈哈哈。

。。。。。

他不常亲自到银行里去办理事务。

到底在这个年代里,大部分的财务事宜可透过网络进行。若非基金会近日里要调动一笔数目极大的基金,而需要他们其中一个负责人亲笔签字,刚自严重感冒康复的他,是不会冒着细雨亲自到银行走一趟的。

踏出公寓大楼的他,拉起风衣的帽子,双手插入裤袋里,往左慢步跑去。四月的SF,虽已有春天的...

14 May 2017
© 洒然照新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