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 are the people?” resumed the little prince at last. “It’s a little lonely in the desert…”
“It is lonely when you’re among people, too,” said the snake.
― Antoine de Saint-Exupéry, The Little Prince
 
 

【萧景琰】记当年:景琰哥哥

【记当年:景琰哥哥】

【记当年】系列是殊凰琰小时候的故事。以单篇为主。不腐。

。。。。。

萧景琰两岁半时,第一次见到小殊。母妃盼了许久,终于盼到晋阳姑姑抱着刚满月的小殊到芷萝宫来。

母妃抱着小殊,弯下身来让萧景琰瞧瞧小娃娃。萧景琰看见正在好眠的娃娃,颈上挂银坠,全身被层层的锦布紧包住,圆圆的小脸红咚咚的。萧景琰伸出食指轻轻的戳娃娃的脸蛋,软绵绵的。

萧景琰想起母妃的叮嘱,他是哥哥,要好好照顾小殊弟弟。这个他懂,就是要像皇长兄照顾他似的照顾小殊弟弟。

萧景琰很认真的对正在睡觉的娃娃说,“我是哥哥,我会保护你。”

大人们都笑成一团。晋阳姑姑还一把搂住他,说,“景琰真乖,姑姑希望日后我们家小殊也会像景琰一样懂事。所以呢,你要常常去我们家陪他玩,多多教导他,好不好?”

萧景琰很认真的点点头,心里想自己得加把劲把课业学好,要不然怎么能像皇长兄般教导这个弟弟?后来又想,等到这个只会哭的娃娃会走动时,大概自己已经像皇长兄那么老了吧?

*****

当然,从一个只会哭的娃娃到一个会走会跳专门惹是生非的混世魔王的时日,实在是比萧景琰预算的来的快。

萧景琰不知道其他人的弟弟是不是也像他的那么的。。。晋阳姑姑是怎么形容他来着?嗯,三日不打,上房揭瓦。

好象从小殊会走路开始,萧景琰就觉得自己是跟在后头,负责收拾烂摊子的。那小子有用之不尽的精力,去到哪里麻烦就跟到哪里,是个天生的惹祸精。

他要敢埋怨,小殊就会回一句,“谁叫你是哥哥?” 也只有这个时候,那小子才肯承认他是哥哥,其它时候都是管他 '景琰,景琰' 大呼小叫的,一点都不可爱。

老实说,有时候,小殊真的不是有心故意去惹祸上身,就不知道为什么事情到了最后,总会失控。就好像小殊是个慈石,总会把麻烦如铁片般吸到身上来。

有一段时期,小殊对事物很认真。若在书上读到的或从长者口中听说的,他总要去证明其中的可信、可行性。开始时还好,直到有一日,他听说躲在水里可以避过蜜蜂的追击,就拿了根长棍直捣蜂巢。事实证明那说法不完全正确,虽然蜜蜂不潜水,但会在水面上耐心等候,等他们上来换气。

结果是他俩被叮得满头红肿。

又有一次,小殊突发奇想,把鸡毛粘在竹干架子上,做成很大的一张羽翼,然后打算绑在身后,从高树上往下跃,看看可不可以像鸟一样飞翔起来。萧景琰自然不肯让林殊以身犯险,所以只好自告奋勇。

幸运的是他只扭伤了脚踝,而没有跌断腿。

这样的事一再发生,有时在事后,萧景琰难免会想,干嘛自己要跟着去傻。可是事到临头,总不放心小殊一个人,只好一再跟着陷进去。谁叫他是哥哥,保护小殊是他的责任。

有时候,祸闯得多,萧景琰怕会惹母妃伤心。他问过一回,母妃很温柔的摸摸他的头说,“小殊虽然顽皮,但本性善良,而你更是忠厚老实,所以母妃不担心你们会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来。童年时飞扬跳脱,总比老气横秋来得好,”萧景琰听得似懂非懂,但只要母妃不生气伤心,那就可以了。

*****

小殊从小聪明,他自是知道。后来在太奶奶的安排下,小殊拜入太傅黎崇老先生的门下,很快就成为黎老先生的得意门生。从那时起,全京城都开始知道小殊的聪明与杰出。

有些爱闹事的小人就拿他们两人作比较。这话要给小殊听见,必定闹得鸡犬不宁,非得让那人下不了台。

萧景琰自己倒不怎么介怀。听见外人称赞小殊,他只觉得很骄傲,恨不得立刻跑过去说,“我是他哥哥!” 

即使有心人被拿来比较,他也不觉得有什么好生气的,反正在文在武,他是比不上小殊,但那又这么样?难道会有人因为右手被称赞,而左手心生嫉妒吗?

*****

年级越长,萧景琰就越觉得自己很幸运。他上有个智慧贤德兼并的皇长兄,下有个聪明能干肝胆相照的弟弟。他只要尽本分做好自己分内的事,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宫斗政权阴谋从来不需要他来烦心。即使到了前方作战,他也从不需要为背部受敌而担忧。他常觉得他是个最快活自在的皇子。

有一次萧景琰梦见他们长大成年后的事。大梁在皇长兄的领导下国泰民安,小殊与他各守一方境地,保卫大梁江山,不让敌人侵犯国土。相聚在金陵时,就如往日,一边饮酒当歌,一边高谈阔论边疆防守策略。早已儿女满堂,鬓发已白的他们,仍然意气风发,豪情壮志不减当年,萧景琰只觉得此生已无憾。

“景琰哥哥!景琰哥哥!”一声声的呼叫声把萧景琰带离美满的梦境。撑开眼皮,用力地眨眨眼,适应光线后,看见霓凰笑容满面的在跟前。

“景琰哥哥,你睡着了。”霓凰笑着说。

萧景琰一看,原来自己在溪边草地上打了盹,太阳已快西沉了。

小殊站在不远处,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不耐烦的向霓凰招手,“霓凰,你别理那只懒虫。叫也叫不醒,就让他继续睡,我们先回去。”

萧景琰一跃而起,一边往他的小伙伴的方向追去,一边道,“谁是懒虫?来,谁最慢跑回穆王府,谁就是懒虫!”说完不管其他两人怎么说,就领先开跑。

嘿嘿,比武他比不上小殊,但腿比较长的他跑得比小殊快,尤其是当小殊得一边跑一边拖着腿更短的霓凰的时候。后面两个人一边抗议,一边追上去。

三个人你追我逐的越走越远,清脆爽朗的笑声在山间传开。


24 Aug 2016
 
评论(4)
 
热度(29)
© 洒然照新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