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_are_the_people?”_resumed_the_little_prince_at_last._“It’s_a_little_lonely_in_the_desert…”___
“It_is_lonely_when_you’re_among_people,_too,”_said_the_snake.
― Antoine_de_Saint-Exupéry,_The_Little_Prince
 
 

WIP 【苏凰】好命的你(二)

WIP 【苏凰】好命的你(二)

Disclaimer: 

WIP= Work In Progress

🐢龟速更新,慎入。

私设如山,慎入。

绝对OOC,慎入。

HE但不一定会甜,慎入。

(这篇好像有点甜🤭)


前文:1

(相隔太久,先行复习)


。。。。。


结果证明,哥哥他独具慧眼。

你嫁过去林家不久后,林家的产业在你夫君的精心的打理下蒸蒸日上。街谈巷议都说是你为林家带来好运。

这些话,你不喜听。你晓得你夫君为了这些产业,下了多少的时间与工夫。

他日夜殚精竭虑,费尽心思,你不愿意让人们用一句‘命好’,就涂抹掉他的辛劳。

反倒是你夫君不当一回事,常常故意在人前直赞你 '命好'。

你问起,只见他双指一搓,笑笑回答说:“那样子,家里上下都要敬你几分。我不在家时,也不会有人敢欺负你。”

果然不出他所料,婢女下人对你惟命是从,就连两位嫂子见到你时,也都特别有礼。

只是你不觉得需要他如此小心翼翼的庇护。大户人家的争权夺势你虽不屑去做,但你自信可以自保。


所以在一个夏日的午后,你轻轻的推开书房的门,淡淡的墨香扑鼻而来。坐在书桌前的他,抬起头看见是你,一如往昔立即停下笔。他左手将衣袖挽上一两分,右手将手中那支笔轻轻搁在了砚台上,动作从容不迫却又一气呵成。

哥哥自幼习武,健步如飞,举止动作带着武人的敏捷与灵活。

而他,明明是个文弱书生,但举手投足间不拖泥带水,反倒是异常的优雅与精准,有如行云流水,干净利落,没有半丝多余的动作。你常会觉得在一旁观看他的一举一动也是件赏心悦目的事情。

想到这里,你脸上一热。有好几回你看他看得目不转睛时,被他抓个正着。

你强行把目光从他身上移开,眼角间瞥见他已从书桌后站了起来,向你走了过来。不需要抬起眼,你也知道他是带着满脸笑容走向你。

你一直很喜欢他的笑容。他的笑噙着亲昵,带着怜惜还有许多你说不上来的情感,仿佛你是他最亲的人。而他这个笑容只保留给你一个人。

这并非说他平日里不笑,相反的他平日里总是笑脸对人。他眉目清秀,鼻梁挺拔,但过于削瘦的腮颊显得偏冷,不笑时,看起来有点阴森,像是在算计些什么。大概他自己也晓得这点,所以他嘴角平日里总是微微往上扬,无论是对着下人,长者或是他自己的两位兄长,他都是如此的面带礼貌而疏远的浅笑。

而那让人如沐春风的亲昵笑颜,只是你一个人的。


成亲的那一日,你的头巾被掀开的那一刻,首先入眼的就是他的笑容。

明明是陌生人,他的笑容却让你觉得熟悉,安心,仿佛你们真的是家人。

在他的笑容里,你们各自剪下自己的一綹頭髮,相互绾结缠绕起来;在他的笑容里,你们喝下交杯酒;在他的笑容里,你看着他把床幔放下,把你俩与床外的世界隔离。

那晚,你知道他其实也很紧张。他绷紧的身子覆盖在你身上时,不自觉的轻颤着;比常人稍微苍白的脸孔,红得像要滴血;即使在心中扑腾之声响彻耳际时,你仍旧听得见他急促有力乱拍无序的心跳声。

知晓他的紧张,让你微微放松。而他的嘴角一直噙着的笑容,让你慢慢地忘记了紧张与不安。在他的带领下,你羞䜧地开始探索。


过后,他紧紧抱住你,在你耳边说:“日后会越来越好的。” 那个时候的你不知道日后会不会越来越好,但你心里庆幸着至少那夜没有娘说的那么的可怕与尴尬,绷紧一整天的心情终于可以放松。

枕在他手臂上,嗅着他淡淡的味道,你不觉得排斥,只觉得安心,好似回到家般的安心。你心一安,睏倦涌上,閤上眼就在你即将睡着之时,迷迷糊糊间你知道他轻柔的吻落在你眉心间,听见他自言自语道:“果然百闻不如一见,再多的书籍也比不上...”


后来你才晓得为了那夜,他读了很多书籍。他指着床侧一箱的书籍,带着骄傲地与你分享:“我千辛万苦才弄到手的,圆房时一定不能让娘子难受呵。”你无言以对,把高温涨红的脸庞埋入手心里,你只想知道要把这一大箱的书藏去什么地方才永远不会被其他人发现。

他伸手硬生生地抬起你的头,眉开眼笑道:“有什么好害羞的?我对我家娘子好,可不介意让别人知道。”


明明他常常对你笑,可是每次见到他的笑容,你总会莫名其妙的从心里不由地升起”得好好的珍惜”的这个念头。

其实这实在是件奇怪的事,尤其是对你来说,向来对人与物看得极淡的你,可是每次见到他的笑容,竟会从心里不由地升起“要捉紧”的念头。

而这个念头让你有点害怕。

就好像当年对狗狗时一样。所以对他,你加倍的小心翼翼,如履薄冰。总觉得一不小心就会堕入万丈深渊。

而他却总是有意无意的不断的侵蚀你的意志。


在你发呆的时候,他已走到你面前。他伸出手,你认命地把手掌放入他双手中,让他握住。

他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虽然稍微嫌瘦,握笔处微长茧,但是与你常年累月打理家务帮补生计而粗燥不堪的双手相比下,显得优雅秀气得多了。每次看见这两双差异极大的手放在一起对比时,你总要强忍着才不会皱起眉头。

可他偏偏就是喜欢握你的手,每每与你说话时总要拉过你的手。想事时也习惯把玩着你的手指。亲热时他喜欢亲你每根指头,绵密的吻落在每根手指,每个指节上......


“娘子找我有事?”

他的声音把你带回现今。你清了清喉,希望脸额不会太红。

”郎君你为了生意上的事务费尽心思,不需要连家里妯娌间的小事也要担上心。这些事,我可以应付得来。”

他拉住你的手,注视着你,柔声道:“我知道你可以应付得来,但是我要的是,你不需要去应付。”

在他炙热的注目下,你不知道该如何接话,只能调开眼神。


03 Jun 2018
 
评论(38)
 
热度(63)
© 洒然照新绿 | Powered by LOFTER